約翰‧馬侃不是英雄,他是戰爭販子

2018/09/10
作家、行動者、澳洲社會主義另翼組織(Socialist Alternative)成員
譯者: 
苦勞網特約編輯

【編按】美國聯邦參議員約翰‧馬侃(John McCain)上(8)月25日逝世,引起美國政壇和新聞界一片致敬和追悼的聲浪。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歐巴馬都對他讚譽有加,總統蔡英文也對這位「親台友人」的逝世深表哀悼,稱要「代表台灣人民向他致上最高敬意與謝意」。

然而,馬侃真的這麼值得我們尊敬嗎?本文回顧馬侃從一個在越戰中轟炸北越的飛官,到從政生涯中積極支持美國侵略他國、捍衛美國大資本家利益的歷史紀錄,指出馬侃非但不是「英雄」,而且是個「好鬥的戰爭販子」。這或許也是台灣目前最缺乏的觀點。

原文標題"John McCain was a warmonger",刊登於澳洲左翼網站Red Flag。

約翰‧馬侃(圖右)2010年前往阿富汗。(圖片來源:Sergeant Mark Fayloga/USMC)

一個接著一個,人們相繼哀悼約翰‧馬侃,這位6任的美國亞利桑那州參議員,同時也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Senat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的主席,於8月25日因癌症逝世。

前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形容馬侃是「一位擁有強烈信念的男人,同時也是一位重要的愛國者。」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米契‧麥康諾(Mitch McConnell)表示,「在一個對國家團結與政府部門充滿猜忌的時代,約翰‧馬侃的人生如同一盞明燈發亮。」

民主黨人也加入悼念的行列。歐巴馬(Barack Obama)表示他的一生展示了「將重大任務置於個人之上的勇氣」,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則形容他是「少數真正偉大的人」:「他對於國家與軍隊的奉獻無人能及。或許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說真話的人...,參議院、美國與世界在少了馬侃之後,顯得有些黯淡無光。」

接著是各大報的悼詞。《紐約時報》以6千3百字的巨大篇幅紀念馬侃,《華盛頓郵報》字數較少,但也來到4千3百字。《華盛頓郵報》社論形容馬侃是「無可取代的美國人」、「按榮譽感行事」,同時也是「勇氣與原則兼具的領袖」。另一則投書則形容馬侃是「參議院中最後的雄獅」、「戰爭英雄與參議院中的巨人」,以及「一位值得我們學習的獨行俠」。

為馬侃掉淚的不只是主流政治的建制派。亦曾於1960年代參與越戰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讚揚馬侃是「一位美國英雄、道德高尚之人,也是一位我的朋友。不只是美國參議院,所有尊敬道德正直與獨立的美國人都會想念他。」

亞力山卓‧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這位與桑德斯一樣,都自稱是社會主義者的紐約市新出爐的民主黨議員候選人,表示「約翰‧馬侃留給後人的,是無人能及的節操與為美國服務的精神。」

關於馬侃的真相

真相是:馬侃並不值得推崇。

終其一生都是共和黨人的他,是社會上層1%的骯髒代表。作為參議員,他最後的作為包括通過川普為大資本與超級富豪的課稅減免。

父親與祖父都是美國海軍將領的馬侃,是一位好鬥的戰爭販子。在越南,他執行了23次飛行任務,最後在試圖轟炸一間生產民生用品的工廠之際被射下。1980年代,他支持美國輸出槍枝至尼加拉瓜反動的「康特拉」叛軍(contras)1,企圖顛覆桑定(Sandinista)政權。

他支持1991年攻擊伊拉克的波灣戰爭以及後續幾年的經濟制裁,導致伊拉克血流成河,一百萬名伊拉克人民死亡。

911恐怖份子襲擊後的數月,他積極遊說侵略伊拉克,2007年,他支持進一步派遣2萬名援軍。2006年,他協助立法設立軍事委員會,起訴恐怖份子嫌疑人,剝奪被拘留者的人身保護令。

馬侃還力勸歐巴馬政府轟炸利比亞。此外,身為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的他,最後的作為之一,就是為美國增添數百億的軍事預算。

馬侃曾經要求美國以軍事介入的地區,包括東亞(北韓)、中東(阿富汗、伊拉克、敘利亞與伊朗)與北非(利比亞)都曾被馬侃點名。(圖片來源:Mother Jones)

馬侃因為擔心危害自己的政治前途,從未起身對抗種族主義,這樣的人很難被稱作「正直」及「有操守」。在他的政治生涯初期,馬侃投票拒絕設立紀念金恩博士的國定假日。

2000年,在南卡羅萊納州的總統初選活動中,他捍衛懸掛邦聯旗(Confederate flag)2的權利,並在不久之後坦承自己是為了獲取選票才這麼做。2008年與歐巴馬角逐總統大位時,他選擇莎拉‧裴琳(Sarah Palin)作為競選搭擋,讓這位強硬的右翼夥伴獲得全國支持,並為之後川普參選總統鋪平道路。

馬侃也是一位騙子,1980年代,他與其他四位參議員沆瀣一氣,協助不誠實的銀行家與捐贈者遊說聯邦監管機構,最後幾乎全身而退。之後的調查進行將近2年,毀了其他人的政治生涯,但是馬侃得以倖存。3

馬侃建立起自己作為川普反抗者的名聲。他投下關鍵的一票,阻止川普廢除歐巴馬的《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但是這是非常罕見的例外:川普就任後,他在參議院83%的投票,都是聽令於共和黨的黨意。

上述的紀錄,統治階級對於馬侃的讚揚溢於言表是可想而知的。馬侃對他們功不可沒。但是如何解釋那些為馬侃掉淚的自由派與社會民主黨人?通常來說,這些人反對越戰與伊拉克戰爭,理應不會對一位自稱是「保守派共和黨人」的逝世大驚小怪。

這就得談到當前美國政治局勢最糟糕的一個特徵:任何人只要稍微反對川普,都被視為英雄,無論他過往的政治生涯如何。不只是馬侃,小布希、季辛吉(Henry Kissinger),每個曾經批評川普的劊子手,如今都被美國自由派擁戴,他們過去的紀錄則悄悄地被掩飾。

即便是那些對美國帝國主義特定事件有所批判的自由派,仍然懷念美國主導的昔日時光;他們相信,是川普毀了這一切。

特別是,他們控訴川普危害美國帝國主義的重大利益,因為他攻擊那些歐洲、北美洲與亞洲的盟友,以及與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以及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友好關係。馬侃與布希之流也加入他們的行列,前者時常從右翼的角度批判川普,認為他對於俄羅斯與中國的態度過於軟弱。

不,馬侃不是英雄。他所支持的美國入侵下的犧牲者,才配得上這個頭銜,數百萬名國家遭夷平、同胞與婦女被殺害,孩童因化學武器攻擊而畸形,卻仍堅持抗戰,並對馬侃之流與他所代表的軍工複合體寸土不讓的越南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 1. 【譯註】1970至1990年代由美國資助、右翼、反共的尼加拉瓜反政府叛軍。
  • 2. 【譯註】美國南北戰爭(Civil War)時期南方邦聯的國旗。南方邦聯的佛瑞斯特將軍(Nathan Bedford Forrest),是3K黨首任領導人。南方邦聯人物的銅像與邦聯旗,都被視為白人優越主義的象徵。例如2015年南卡羅萊納州,一名名為魯夫(Dylann Storm Roof)的白人闖入黑人教堂掃射,造成9人死亡。警方之後搜出的照片,其中一張就是他手舉槍枝與邦聯旗的照片。
  • 3. 【譯註】1989年,包括馬侃等5位參議員被控代表林肯儲蓄和貸款機構介入聯邦住房貸款委員會該機構的調查。林肯儲蓄和貸款機構於1989年破產,造成聯邦政府損失34億美元,2萬3千名的債券持有人遭詐騙,許多投資者喪失積蓄。包括馬侃等5位參議員曾經接受該機構主席基廷(Charles H. Keating, Jr.)共計130萬美元的捐贈。參議院道德委員會在1991年指出其中兩名參議員嚴重干預調查,只有馬侃與俄亥俄州民主黨議員約翰‧格倫再度競選成功。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