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不是反抗者的服裝

2018/09/11
紐約市立大學都市教育博士生
譯者: 
苦勞網特約記者

【編按】運動服飾品牌Nike(耐吉)近日以美式足球員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為主角的廣告引發熱議。這位前49人隊的四分衛,從2016年起,在球場演奏國歌時以單膝下跪的方式,抗議警察濫殺黑人。廣告推出至今,Nike銷售成長31%,另一方面也讓川普與許多右翼人士大為光火,紛紛揚言抵制甚至焚燒Nike商品。然而,Nike真的是支持黑人權益的企業嗎?

答案是否定的。本文指出,Nike昔日被杯葛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它利用血汗工廠剝削勞工。此外,在黑命關天(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控訴警察暴力的同時,Nike卻為警察特別舉辦折扣活動,向消費者推銷警察業務。因此,對於支持黑人生存權的運動者而言,Nike根本不是他們的服裝。

原文標題"Nike is Not the Uniform of the Resistance",刊登於Left Voice網站。

以單膝下跪抗議種族歧視的前49人隊四分衛卡佩尼克,近日成為Nike的廣告主角。(圖片來源:Eric Risberg/AP)

誰能想到卡佩尼克在唱國歌時單膝下跪的簡單舉動,兩年後仍是國內政治的焦點話題?卡佩尼克試圖引起人們關注警察暴力的問題,這不僅震撼體育界,更撼動了美國民眾。大眾的反應相當兩極化,全國各地的運動員也試圖聲援遭警方暴力威脅的黑人受害者。不只是職業運動員效仿他的抗議行動,甚至有高中足球員與高中老師因為抗議,分別被踢出球隊調職

另一方面,卡佩尼克象徵性的沈默抗議,使他上個賽季拿不到球隊的合約。美國總統川普也跳出來說了兩句。他將這位足球員的舉止,上升至全國性的議題。他在某次集會上說道:「要是有人不尊重我們的國旗,你會不會想看到那些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的老闆說:『讓那狗娘養的立刻滾出球場』?」此外,川普還在推特上貼文表示,「單膝下跪的問題和種族無關,這是關於對國家、國旗和國歌的尊重。NFL也得放尊重一點!」

「下跪傳奇」接下來的情節正在我們眼前展開。Nike製作一則以卡佩尼克為主角的廣告,並寫道:「相信一件事。即便這意味犧牲一切。」(Believe in something. Even if it means sacrificing everything.)某種程度上,這廣告蠻適合卡佩尼克的,畢竟他因為政治立場而被趕出NFL,還成了美國總統發怒的對象。

對於這則廣告的反應,顯示美國種族仇恨有多麼深刻。數百名頑固份子拍下自己割下Nike商標與燒毀Nike產品的影片。截至週二早晨,已有超過三萬人使用「杯葛Nike」的標籤(#NikeBoycott)推文。

以下這段推文被轉發了一萬六千次:「一開始,NFL強迫我在最喜歡的運動和國家之間做出選擇,我選擇了國家;接著,Nike又逼我在最喜歡的鞋子和國家之間做出選擇。美國國歌和國旗何時變得這麼冒犯人了?」

這種程度的種族仇恨代表了在川普執政的時代裡,一股強大的右翼勢力越來越敢於表達偏見並採取行動。仇恨犯罪的增加,以及2017年殺害海瑟‧海威爾(Heather Heyer)的那場新納粹「團結右翼」(Unite the Right)遊行都是明證1

但卡佩尼克抗議的是制度本身的暴力。光是2017年,美國警察就殺害了987人。手無寸鐵卻仍遭殺害的平民之中,黑人男性比例出奇地高,即便有影像為證,警察卻仍逍遙法外。其中一些警察殺人案引發大規模動員,但大多數的案子都被忽視或遺忘。卡佩尼克無聲的抗議,希望吸引人們關注警察對黑人社群持續施暴的問題。

單膝下跪讓卡佩尼克賠上了他的美式足球生涯。利用此一事實作為廣告的核心資訊,Nike遭到右翼的大規模杯葛。白人至上主義完全展示了組織與動員的能力。

基於對Nike這支廣告的反應,某些人可能會認為,Nike是代表反抗與黑命關天運動的服裝,並與被警察槍殺的黑人、棕色人種同在同一陣營。

騙誰啊。

雖然右翼份子對Nike感到噁心,因此燒毀Nike商標,認為它是黑命關天的象徵,我們還是得談談Nike究竟代表了什麼。

包括卡佩尼克(中)等球員,在演唱美國國歌時,單膝下跪表示抗議。(圖片來源:Nhat V. Meyer/Getty Images)

Nike之所以成為美國最常遭杯葛的企業之一,不是因為他們挺黑人的生存權,而是因為他們在國內外血汗工廠裡的勞工近乎奴隸。在整個1990年代裡,Nike是社運動員和直接行動的主要目標之一,這些動員活動多半是由反血汗工廠團結學生聯盟(United Students Against Sweatshops, USAS)所組織。雖然Nike誓言清除反對行動,但是運動從未徹底消失。去年(2017),USAS號招反對Nike的全國運動,他們指出Nike正在破壞工會、偷竊取工資、口頭辱罵員工,以及營運的工廠室溫過高。Nike也拒絕工人權利聯盟(Workers Rights Consortium)的監督,並在時尚革命組織(Fashion Revolution)2017年度的時尚透明度報告中獲得36分的低分(滿分100分),原因是Nike並未公佈任何關於環境與勞工實踐的資訊。

此外,美國此刻正經歷史上最大的監獄罷工,這項罷工呼籲廢除監獄的奴隸制:企業給付囚犯遠低於最低下限的(甚至不給付)工資,藉此賺取暴利。Nike利用監獄勞工的事實眾所皆知,其他大企業則包括星巴克、維多利亞的秘密、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目標百貨(Target)等(這裡是曾經或正在使用監獄勞工的50家公司)。

Nike還在國家警察週(National Police Week)期間舉行年度「執法人員感謝祭」(Law Enforcement Appreciation Day),當日所有執法人員購買Nike商品都可以獲得折扣。這個活動在2015年引爆了抗議與抵制活動,當時人們使用「杯葛Nike」(#BoycottNike)和「別幹了」(#DontDoIt)的標籤發佈推文。Nike不為所動,並在聲明中表示:「自九一一事件以來,Nike持續為包含執法人員與軍人在內的第一線人員舉辦折扣活動。」

這是為什麼Nike從來都不是抵抗警察暴力運動的服裝。它不能代表有色人種的權利或尊嚴,反而象徵大規模的剝削,最明顯也最讓人反胃的表現形式是它利用監獄勞工。某些時候,Nike給警察打折,並向美國人推銷警察「業務」;另一些時候,他們又利用卡佩尼克的面子製作廣告,吸引反對警察暴力的新生代運動者。在這兩個案例中,Nike都在銷售監獄和血汗工廠生產的運動鞋。

資本家深諳警察保護私有財產,但也不會錯失任何宣傳噱頭。Nike在血汗工廠和監獄裡剝削黑人與棕色人種,如今卻利用一位為黑命關天發聲的運動員擔任代言人?Nike打算從卡佩尼克的支持者(而非種族主義者)手裡賺到更多的錢。如果你挺卡佩尼克,並支持黑人的生存權,就別再買什麼Nike,讓我們走上街頭。

  • 1. 【譯註】2017年8月,一群白人至上主義團體於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夏洛蒂鎮遊行,抗議拆除李將軍銅像,反對示威的群眾也聚集現場抗議。名為菲爾茲(James Alex Fields Jr)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車衝撞反對示威的群眾,造成海威爾死亡與其他19人受傷。
特約撰述: 
責任主編: 

回應

以前我會直接覺得這類說法好有道理。但我現在會想,如果右翼以反nike來表達對於被公眾認定為(無論事實上是否真的是)挺支持黑人權益廠商的不滿,那麼左翼反nike來表達對nike只是做樣子的不滿的這部分行動對爭取黑人權益有任何真實的作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