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新校友反對停招社發所:大學有公共性 非校董說了算

2019/01/04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碩士

身為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的畢業校友,得知世新校方強行決議停招社發所,我深感憤怒。我自大學就在世新就讀,大一時即在通識課上受到社發所老師的教導,開啟了我對世界的新視野,用世新大學特有的批判精神,思考著課堂裡外的事理。

在大學時期我常參與社發所舉辦的夏季草根學校營隊,在活動中大家思考、分析、溝通著對於地方的經驗與想像,讓不同的人們在此碰撞、產生火花,進一步思索社會改革的方向。

世新大學的批判媒體識讀課程是一門全校必修課,當初即是由社發所創所所長成露茜(Lucie)一手規劃,期許世新人能夠在紛雜的傳播界,從基層開始即有清楚的分析能力,不會人云亦云的盲從。

世新學生反對校方強行停招社發所,在成舍我銅像前撒冥紙抗議。(攝影:張智琦)

然而,在我就讀社發所期間,世新逐漸朝著一條公司化的方向邁進,在成舍我的外孫周成虎的勢力籠罩下,全校師生教職員都噤若寒蟬,深怕一旦惹怒「土皇帝」會招來嚴重後果。

世新打壓師生 紀錄斑斑可考

世新大學在2014年4月將《台灣立報》、《破報》停刊,校方宣稱其不賺錢,在新校長吳永乾的發言中還指責,《立報》發行量只有600份,「你告訴我這個報紙有什麼價值?」1

吳永乾上任後,在2014年底強迫社發所搬家,而此決議甚至連一紙公文、一場會議都沒有,完全是校方高層惡意的舉措,逼得我們人仰馬翻,最終仍被迫遷完成。

此外,過去也曾發生學生會的展示櫥窗中裝置了「冷氣不冷」、「校長座談會上的六百份立報」的作品,就被校方緊急撤下,連自己批准的學生會創意作品都可以任意下架,足見其完全不把學生的言論自由放在眼裡,也才引起學生不滿,發起了「我要說話」的運動。2

而世新大學的校內勞動狀況也經常違法,除了刻意打壓教職員外3,甚至連學生教學助理、工讀生的薪水都是經常性遲發兩個月,而社發所學生常為馬前卒,第一個跳出來檢舉學校,使學校屢次因違法而遭開罰4,最終成功與學校協調至少可在隔月10日前領到薪水,而且也爭取到103學年度起世新大學校內編制外人員比照《勞基法》之規定5,成功讓基本的勞動條件在大學中落實。

連年來世新大學也是調漲學費行動的戰場,在2013年6、2016年78、2018年9,世新大學都向教育部送出學費調漲的申請,而且經常無視校內與學生的溝通程序,逕行送出申請案,引發校內學生不滿,而教育部也屢次提醒應完備校內程序再來申請,但世新大學始終用賭一賭的態度送出,希望僥倖通過的心態,完全不顧校內學生的反對意見。

世新大學也任意裁撤兼任教師,在2017年也引發軒然大波10,我回想起教過自己、具有批判精神的兼任老師們,如今已經連一個也都沒有在世新任教了。校方總是用不續聘、不開課的名義任意地讓兼任教師失去工作權,但更多的是他們如果鼓勵學生分析、批判學校,就會被直接不續聘,這已經不是一個大學應有的精神了,而是打壓異己的惡質手段,讓世新大學的形象一落千丈。

參與了這些年來的世新校園,我如今以一個校友的身分,也還是希望學校能更好,而不是走向沉淪,世新大學近年已將自身的批判精神棄如敝屣,如今連最後的堡壘社發所都要剷除,將讓學校徹底淪為一個只看重賺錢、無視公共性的私人企業。然而,世新大學董事會不應忘記的是,大學具有公共性,且由國家補助支持,不是你家的產業,更不該是由校董說了算,不能任意地將不服從校董指示、常對學校提出建言的人們,給一刀砍殺殆盡。

世新大學校長吳永乾曾說,過去社發所都是在校外發聲,但這幾年都針對學校,十分不好。但我要在此說明,如果這幾年世新大學堅持辦學理念、孜孜矻矻,不去做些違法亂紀、破壞校園民主的事情,誰會有心思在校內進行抗爭?

此次世新大學裁撤社發所的舉措,程序上說不通,也十分具有針對性,怕是對於提出不同意見之人的「秋後算帳」,無異於殺雞儆猴,不禁令人懷疑,世新校方企圖在身為優久大學聯盟的龍頭位置上,立一個下馬威,好讓其他學校的師生也變得噤若寒蟬,無法言語,最終連「我要說話」的基本勇氣都消失殆盡。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