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猶太大屠殺倖存者 91歲荷蘭奶奶參觀「阿嬤家」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2/10
資料來源: 

 “Those experiences make me stronger!”儘管已經高齡91歲,但說起話來仍然神采奕奕,元氣十足,來自荷蘭的施維雅老奶奶 (Sylvia van Praag) 為了探望孫子首次造訪台灣,並在親友的陪同下來到「阿嬤家」參觀《安妮與阿嬤相遇》特展,而她就和展覽的主角安妮˙法蘭克一樣,都是二戰時期遭到德國納粹迫害的猶太人,更巧的是,她小時候還和安妮念過同一所學校。

在「阿嬤家」導覽員的帶領下,施維雅奶奶專注聆聽解說,仔細參觀展場裡的文字圖片,並且和大家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她比安妮˙法蘭克大1歲,至今還清楚記得1942年德軍攻進荷蘭,當時14歲的她躲在屋內,聽到德軍踢踢躂躂的軍靴聲時,心中的驚嚇與惶恐。但不同於安妮的父親把家人全藏在同一間密室裡,施維雅奶奶的父親採取的是另一種「化整為零」的方式,爸爸、媽媽、她、11歲的妹妹,分別躲藏在不同的親友家中,一有危險,立刻再各自尋找下一個藏身地,就這樣,戰爭期間,施維雅奶奶輾轉從荷蘭逃到瑞士再到法國,幸運的是,失散的一家四口竟然都平安存活,並在戰後重聚。

儘管已經是70多年前的事,談起逃難時的艱辛,施維雅奶奶仍然不免哽咽,在《安妮與阿嬤相遇》特展的展場裡,展出了幾位幫助密室成員的善心助人者,而施維雅奶奶最感激的,也是當年願意冒生命危險收留她的善心人士,因為一旦被抓到藏匿猶太人,整個家庭都會遭受牽連,施維雅奶奶說,“Every survivor has a helper. No man is an island”每個倖存者的背後,都代表有一個幫助者,正因為有這些人願意對孤立無援的她伸出援手,她才能夠逃脫納粹的魔掌,幸運存活。但問到會因此痛恨德國人嗎?施維雅奶奶的答案卻是No,因為納粹不代表所有德國人,她甚至面帶微笑地說,自己的朋友當中,就有好幾個是德國人。

除了以安妮˙法蘭克為主題的特展之外,「阿嬤家」的展場內也有許多與「慰安婦」相關的文物,施維雅奶奶是第一次接觸「慰安婦」的議題,她非常感慨的說,自己在戰爭中受了很多苦,但她沒想到,原來在同一個時間的另一個地方,有這樣一群女性也經歷了另一種痛苦,戰爭真是太可怕了。施維雅奶奶的孫子雷恩(Ryan) 在台灣工作已經兩年,偶然間看到捷運站內安妮特展的廣告,決定趁著奶奶來台時帶她到「阿嬤家」參觀,雷恩說,他一年多前才和奶奶一起去過荷蘭的「安妮之家」,難得台灣第一次有「安妮之家」的展覽,一定要帶著奶奶來,讓她知道在台灣,也有人關心她當年曾經遭遇過的事件。而施維雅奶奶則說,相較於荷蘭「安妮之家」的重返現場身歷其境,「阿嬤家」安妮特展所呈現的現代感和藝術感,是非常不同的感受,她非常希望台灣民眾,尤其是年輕學生能夠來參觀安妮特展,才能夠了解歷史,而不會把現有的和平當成是理所當然的事。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