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自由之路藝術節 台北發布記者會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2/20
資料來源: 

    2019年春天開鑼滙藝!讓我們不斷在創作與感受間,追求幸福,無懼主張,展現蓬勃生命力。

        紀念鄭南榕殉道三十週年,本著「啟動」與「連結」的初衷,鄭南榕基金會串聯在南中北東的透南風工作室、賴和文教基金會、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台中市新文化協會、書寫公廠、原創屋、蔡瑞月文化基金會、三語事劇場、洄龜少年、好日文化等十多個全國各地的文化團體,共同獻上「自由之路藝術節」,並於今日上午(2月20日)於鄭南榕紀念館召開台北發布記者會。鄭南榕基金會終身志工葉菊蘭、自由之路藝術節召集人鄭清華、好民文化行動協會理事長楊宗澧出席致詞,並由參展藝術家李文政和張紋瑄導覽簡介藝術作品,而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館長楊振隆、公視台語新聞資深製作人呂東熹與眾多文化界人士均到場力挺這場藝術文化運動。

        葉菊蘭女士分享,鄭南榕紀念館雖然場地不大,但充滿能量,總是帶給大家不同感受;而自由之路藝術節就是期盼透過不同的藝術表現方式及多元的議題,讓社會大眾可以在面對各種挑戰的時候,有不同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勇氣。鄭南榕殉道三十週年了,台灣社會在這三十年間的轉變很大,現今世代覺得「自由就像空氣一樣,是很自然的存在」,難以想像當年鄭南榕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當我們回到三十年前的背景,我們就能理解。這也是為什麼基金會要串聯眾多藝術家和NGO團體籌辦藝術節,為開啟一個新時代點火拋磚,讓社會大眾可以思考,面對中國侵略的野心與國內國族認同的分裂,我們要如何帶給下一代幸福的國度?

        自由之路藝術節召集人暨基金會董事鄭清華先生指出,籌辦藝術節的動心起念是「啟動」與「連結」,來自台灣民間的改革力量是難以估計的大,我們以鄭南榕殉道三十週年為支點,連結藝術創作力量,期望喚醒人民的覺醒,才能形成更大的力量形成社會變革。自由之路藝術節引入道路的觀念,要走入自由的國度,要有心靈道路的行程,這些充滿各地特色與歷史記憶的藝文活動將於台南、彰化、台中、新竹、桃園、台北和宜蘭熱鬧展開,並在4月5日、6日於鄭南榕成長之地──宜蘭中興文創園區集結,而這並不是終點,而是一個轉運。鄭清華強調,台灣社會曾因失去記憶,而造成一些不正確的選擇,我們應該要思考如何形成一個共生而有自覺的民眾全體共識,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

        好民文化行動協會理事長楊宗澧先生表示,這兩天網路流行「不顧北京反對」一詞,而三十年前,鄭南榕則是「不顧國民黨反對」,勇敢推動人權、民主的價值在台灣前行。自由之路藝術節於台中的主要活動──「自由路上」系列活動,正是會在「自由路」和「建國路」上舉辦,而這是個帶有意識型態的藝術節活動,自由是很重要的意識型態,「轉型正義」和「獨立建國」是兩大重點元素,我們既要建國,也要自由。然而轉型正義最大的敵人是時間,這些不能單靠政府的推動,透過藝文方式展演,得以傳達轉型正義的意念,文化台獨才能真正改變台灣人。

        來自宜蘭的參展藝術家李文政詳細介紹各項多位藝術家合力激盪創作,即將在中興文創園區展出的藝術裝置,包括受鄭南榕啟發,以燈光裝置為主體的「自由的路」,結合神社、忠烈門、廟門意象的「記智」,以及對比現在與過去歷史日常影像的「習以為常的自由」。除此之外,自由轉運站現場也有「自由書寫」活動,介紹自由與審查的框架,邀請民眾張貼自由書寫的思想,並有趣味的模板噴漆與名言幹話印章的互動區。這些藝術作品與藝文活動,能夠將歷史與政治事件轉化為影像記憶,以行動參與的方式讓民眾有所體會並切身感受自由與歷史的重要性。

        而現正於鄭南榕紀念館展出的鄭南榕手稿史料展「南榕二三事」,是為本次藝術節的入口節目。策展藝術家張紋瑄(書寫公廠廠長)導覽作品時說道,「我選擇使用編輯室中會出現的文件櫃為展示手稿的載體,而不是單一資訊的大圖輸出,因為觀眾在選擇、拉開文件櫃的過程中,會堆疊出更想瞭解Nylon這個人的動機,最後藉由觀眾自身的參與,拼整出鄭南榕的立體圖像。」而葉菊蘭也親自帶領與會的朋友,拉開展櫃,介紹展櫃中觸人心弦的手稿,她感慨的說:「當看到鄭南榕寫給女兒的隻字片語,我看到當時鄭南榕心靈深處的溫柔。」

    兩線一站,全台串聯

            「自由之路藝術節」以兩線一站的概念設計:「米樂線」關懷土地、重視人權,這些基於人性尊嚴    和自由意志的藝術創作,真實傳遞創作者的信念,反映出言論自由的價值;「好民線」追求轉型正義, 藝術轉譯手稿史料,戲劇再現歷史場景,學術深究威權軌跡,透過好民活動拾回歷史記憶;「自由轉運站」集結了「行動紀念館」、「戲劇表演」、「電影放映」、「知性座談」、「藝術展演」與「不插電演唱會」,軟性趣味的藝文節目,適合闔家大小一同感知探尋,藝術創作深藏的自由精神與創作核心。

        各項精彩藝文活動於2月至5月熱鬧展開,邀請民眾走進以自由、利他、原創和自決為核心價值的「自由之路藝術節」,感受自由藝術的穿透力。本活動連結各地文化團體與各項領域的藝術創作者,期盼系統性的編織自由創作網絡;啟動集體維護人權、展現創意、轉型正義和建立國格的文化社會運動。誠摯邀請您,從全國各地搭上自由列車,前往幸福國度,成為獨立好民!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覺青受挫 「台獨吉娃娃」出籠
2019-01-03 《多維TW》月刊038期 呂婉君

台灣九合一選舉大局落定,「看頭」反而比選前更多。除了民進黨慘敗引發一連串民進黨逼宮、卡位的政治宮廷劇以外,更吸睛的,是事前被認為政治性極高的「東奧正名」公投,結果不如預期:有577萬人反對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而PTT屢次熱烈討論「東奧正名」,因為熱烈討論,也衍生了「台獨吉娃娃」的新鮮名詞。
公投前,多數人認為「東奧正名」公投一定可以通過。因為在國際賽事中,台灣運動員不能用「台灣」名義出賽,僅能用「中華台北」,一直被認為是台灣體育迷心中無法言喻的「痛」。國歌不能唱、國旗不能揮舞,滿腔運動與國族熱情無法適當發洩,故有此議論。對那些想以台灣為名獨立建國又大喊「台灣加油」的運動迷來說,東奧正名可能會是多數台灣人心裏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在公投前,獨派陣營勢在必得。
然令人玩味的是,選前5場公投意見發表會皆無人擔任反方代表的東奧正名公投,走進匿名的圈選處,竟然出現了577萬票反對票,比同意以台灣為名的476萬票還多了百萬票。結果是東奧正名被否決,中華台北繼續留校察看。
公投結果出爐後,PTT一片哀號,「覺醒青年」(俗稱覺青)心碎崩潰。他們認為,既然多數人不同意台灣,那便自稱「中國台北」,不斷地以中國台灣、中國台中、中國高雄等字眼瘋狂洗版。數日後,開始有民眾發文《覺醒青年鬧夠了沒?》,引起龐大回響,批評這群比覺醒青年更瘋狂的台獨分子為「台獨吉娃娃」。

覺青的誕生

PTT是台灣中青生代(約20歲至40歲)最具代表性的論壇。2014年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時,PTT更是民眾傳遞消息、互通有無的重要論壇。當時在立法院裏抗爭的學生藉著PTT,能夠即時地將場內的消息帶到場外,讓越來越多聲援學生的人群集結立法院外。最後,佔領立法院運動被定調為太陽花學運,PTT也稱呼那群反對黑箱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學生為「覺醒青年」。
覺醒青年,原先是意指在社會傾中主流下,膽敢站出來對抗馬政府,無懼警力衝進立法院的英勇青年。他們在2016年高舉「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旗幟,努力宣傳選票集中投民進黨,成功將蔡英文拱上總統寶座,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為台灣政治寫下新歷史。然而2016年總統大選一役後,台灣的發展卻並非如覺醒青年預想的「新氣象」。
「萬眾期待」的民進黨上台後,開始了一連串的「改革」。除了推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追殺國民黨外,民進黨「超乎期待」大砍法定七天假,「修惡一例一休」,華麗地從疼惜勞工轉身成照顧資方的「資進黨」。當初支持民進黨的「覺醒青年」一詞,也因為民進黨政策與價值反覆而就此崩毀。失去信仰的覺醒青年,從此被PTT嘲諷為只會「為反而反」的負面詞。

進化版覺青:台獨吉娃娃

東奧正名公投失敗後,由於無法接受多數人皆不同意以台灣之名出賽,覺醒青年不斷自稱中國台北。讓PTT又出現另一股厭煩覺醒青年的反撲力量,反撲力量「正名」亂版的人比覺醒青年更覺青、更台獨,並就吉娃娃神經質、愛吠、戰力弱的特性,描繪這群「堅決台獨」卻「無所事事」的激進台獨分子為覺醒青年進化版的「台獨吉娃娃」。
首先,是吉娃娃的神經質。吉娃娃不像黃金獵犬性情溫和,容易因為外在的聲響引發神經質一面。支持台獨的人,只要看到有台灣人向陸方伸出橄欖枝,立刻神經發作,質疑其「賣台」。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句「兩岸一家親」,就被認為是附和中國大陸對台統戰的語言,招致各方批判。連太陽花領導人林飛帆都就此事投書批評,柯文哲此言像是「過去的國民黨投胎轉世」,將會讓台北成為北京滲透台灣政治的開端。
再來,除了神經質以外,吉娃娃也很愛吠。信仰「台獨」的人自認是台灣主權的守護者,為了台灣,要對任何沾了陸方色彩的人「擴大檢查」。台灣開放陸資,就說大陸要用資金統戰台灣。台灣開放陸生入學,就說對方是職業學生。因為信念比較深,所以台獨吉娃娃常在PTT討論串裏大鳴大放。他們越在網路大聲疾呼「台獨」時,就越讓支持兩岸和平的人噤語,形成了「沉默螺旋」。因此PTT也逐漸從原來兼容並蓄的民間論壇,變成台獨吉娃娃的奔馳場。
最後,是讓狼犬變成吉娃娃的最重要一點——戰力弱。台獨派可以是台獨獒犬、也可以是台獨狼犬,但是為何民意最後送它一個「吉娃娃」之名?獨自走在黑夜裏,不斷有看不見的怒犬號叫,實在令人膽寒;然而一旦大燈亮起,發現原來想像中的大狗只不過是一隻虛張聲勢的吉娃娃,又令人發噱。於是,有人以「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為台獨吉娃娃做出最佳註解。
台獨吉娃娃雖能在網路上綱舉目張、振筆疾書,批評火力十足;但在台灣遭遇中共打擊、台中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取消時又愛莫能助,提不出好方案,實際建設性近於零。又如太陽花運動拒絕了馬英九版本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成功讓服貿退回立法院,卻也讓該協定擱置至今。而當時力推服貿的馬英九則痛批:「他們自以為是愛台灣,但害死台灣了。」
賴清德自從接下行政院長一職後,就以「務實台獨工作者」自居。柯文哲回應林飛帆對兩岸一家親的批評時,也特別強調自己是以「務實」的態度處理該面對的問題。有人自稱「務實」,就代表有人趨向「瘋狂」。很顯然,瘋狂的是不顧國際現實,硬是要讓體育挾帶上台獨「糖衣」,想強渡關山的台獨吉娃娃。公投前志得意滿的台獨派,原以為可以搶一個獨的「名」,沒想到被全台577萬人以52.3%過半數否決;讓台獨從驍勇善戰的「狼犬」被打回原形,變成只是吠而無力的「吉娃娃」。就結果來看,可看出多數台灣人還是秉持「務實」的想法。
畢竟在中國崛起下,PTT不只政治版出現中國大陸,生活話題裏也總是充斥著中國大陸:青年在赴陸工作版上討論上海工作,網路購物版教人如何淘寶集運,大陸影劇版裏討論愛奇藝最新陸劇上映。PTT一手教人買淘寶,又一手「拒陸、懼陸」,不免讓人精神錯亂。從PTT流行的「台獨吉娃娃」一詞,反映出台灣已經有人厭倦了「逢陸必反」卻毫無建樹的台獨招式。現今兩岸經貿緊密,台獨派若還將中國大陸當作敵人,還須想出合適的新論述;否則,無論在台灣還是中國大陸,終將被當成吉娃娃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