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228‧0堅守正義 持續轉型—228七十二周年紀念行動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2/20

2月24日周日下午,六十餘個民間團體將再次集結,發起第三次「228‧0紀念行動」號召全民上街,共同反思二二八對台灣社會的影響,以「堅守正義 持續轉型」為題,表達人民堅守正義的決心,並起「228‧0紀督促執政當局持續推動落實轉型正義。

2017年,二十餘個公民團體共同發念行動」,復刻1987年陳永興醫師、李勝雄律師與鄭南榕先生發起的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之遊行,號召人民一起肅穆地走上街頭,提醒執政當局面對歷史責任。2018年有四十餘個團體加入,今年突破六十個團體,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鄭南榕基金會共同主辦,蔡瑞月文化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人民作主志工團等公民團體、大學高中社團共同合辦,發起「228‧0堅守正義 持續轉型—228七十二周年紀念行動」,再次邀請人民一起上街。

主辦單位台灣基督長教會總會教社幹事林偉聯牧師致詞時表示,「二二八事件是台灣人民共同的歷史傷痛,是一個重新凝聚台灣人國族認同一個重要的歷史事件,雖然是悲慘、血腥的,但是我們不可以忘記;我們可以原諒加害者的殘暴,但是這個事件不能被輕易地抹滅調,我們要一代一代的傳下去。」

主辦單位之二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凃之堯表示,「這幾年許多在過去威權統治下爭取民主自由的前輩離開了,我們必須接下這個擔子,接下繼續平反歷史真相的責任,更要開創一條自由、正確的路,讓下個世代的人勇敢自信地走。面對內部的分歧,和中國的侵略,台灣能不能走出這樣的路,靠的是全體台灣人和政府的決心,所以公民團體才要出來串連,才要站出來表達我們的決心,我們要一起面對過去、活在現在、共創未來,告訴台灣人和全世界,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邱伊翎致詞時表示,「我國已經解嚴三十二年,至今對於轉型正義的工程仍然是相當緩慢的,老前輩都已經逐一過世凋零,他們在世的時候,仍然看不到轉型正義的落實,卻只看到好不容易成立的政府專責機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被指責為"東廠",受難者的家屬在立法院質詢被翻桌,文化部長因為談論威權象徵的轉型被挨巴掌,這些現象都只呈現出台灣的轉型正義還很遙遠,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每年都還在舉辦二二八遊行,試圖提醒大家不要忘記,過去這些前輩的犧牲,台灣才換來今天的自由與民主。這並不是理所當然。民主人權是會倒退的。在我們面對中國越來越得寸進尺的強權壓迫,台灣的公民李明哲被中國關押至今,家屬無法探視,吃著腐敗食物,禁止對外通訊,也因為大家不想成為下一個李明哲,我們更要捍衛台灣的民主人權,持續深化並改變政府結構內的威權遺毒,讓台灣人民的意識覺醒,反抗中國的侵略壓迫,質疑那些向中國鞠躬哈腰的代理人,每年的遊行,都在提醒我們,台灣是怎麼走到今天,多少人犧牲,我們絕對不能忘記,也覺得要持續捍衛這些得來不易的自由。」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陳靖傑呼籲,「我們認知到轉型正義是找出真相並邁向和解的第一 步,只有當每一個人及每一個群體是否都能獲得人權和平等的保障,並消除存在於社會中的歧視時才能實踐正義。面對來自中國的滲透與威脅,政府必須要堅守台灣所擁有的自由與民主, 拒絕中國假冒和平之名來破壞台灣得來不易民主制度;面對來自惡意團體的抹黑與動員,政府必須要堅守憲法與大法官解釋所保障的平等與人權,拒絕透過訂定專法來歧視同志族群的婚姻權;面對來自財團的威脅利誘,政府應該堅守法治與國際人權規範,拒絕透過出賣與剝削勞動 權益來換取GDP數字上虛偽的增長。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沒有正義,就沒有和平。」

台灣共生青年協會理事長李思儀表示,1987年的「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給予受難者家屬出面訴說自身遭遇的勇氣,也帶給官方必須解開禁忌的壓力,「我們沒有忘記這些前輩的反省,與追求自由、民主的道德勇氣,因為他們的鮮血和眼淚,這座島嶼過去的傷痛才能夠重新攤開在陽光下,至今才有紀念和平反的可能。在解嚴後的今天,我們將持續監督政府的民主發展、處理轉型正義的進度以及公部門檔案的開放。這是我們這一世代承接的擔子,並應持續不懈。」

今年的紀念行動強調年輕朋友站出來,特別邀請反黑箱課綱運動世代的學子起草行動宣言,撰寫人有鄭韶昀、朱震、游騰傑、許冠澤和廖崇倫,五位九零年代出生的青年,以「回覆習近平《告台灣同胞書》談話」、「針對『廢除促轉會』的回應」以及「給促轉會的建言」三大方向。游騰傑出席記者會時表達青年世代的心聲,「當代年輕人面對228,往往只會簡單定義成國定假日,從不曾瞭解整起事件背後的真相,對學生而言也只剩下制式的答案和選擇題,期許透過紀念活動,讓學生世代能認真了解這塊土地發生的故事。」

紀念行動預計步行數個歷史場景,在當年「二二八和平日運動」演講會的重要地點日新國小集合,前進228的事發點「天馬茶房」,行經「專賣局台北分局」、「臺北放送局」(台灣廣播電台),終站為「長官公署」(行政院)。在音樂為基底的行進中,將肅穆唱名228政治受難者姓名,讓民眾一起記得這些等待真相平反的名字。終點的紀念儀式,將以手語「念」柏楊的詩,用「無聲」表達受難者與家屬說不出的「心聲」,也將由李勝雄律師口述二二八歷史、李敏勇詩人獻詩、林宗正牧師祝禱,邀請青年世代表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許瑞福、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研究員陳靖傑發表原住民青年的聲明,同時,行動宣言起草者許冠澤發言、朱震將於現場宣讀「228七十二周年紀念行動宣言」,最後由民眾獻上長春花祝福台灣。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覺青受挫 「台獨吉娃娃」出籠
2019-01-03 《多維TW》月刊038期 呂婉君

台灣九合一選舉大局落定,「看頭」反而比選前更多。除了民進黨慘敗引發一連串民進黨逼宮、卡位的政治宮廷劇以外,更吸睛的,是事前被認為政治性極高的「東奧正名」公投,結果不如預期:有577萬人反對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而PTT屢次熱烈討論「東奧正名」,因為熱烈討論,也衍生了「台獨吉娃娃」的新鮮名詞。
公投前,多數人認為「東奧正名」公投一定可以通過。因為在國際賽事中,台灣運動員不能用「台灣」名義出賽,僅能用「中華台北」,一直被認為是台灣體育迷心中無法言喻的「痛」。國歌不能唱、國旗不能揮舞,滿腔運動與國族熱情無法適當發洩,故有此議論。對那些想以台灣為名獨立建國又大喊「台灣加油」的運動迷來說,東奧正名可能會是多數台灣人心裏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在公投前,獨派陣營勢在必得。
然令人玩味的是,選前5場公投意見發表會皆無人擔任反方代表的東奧正名公投,走進匿名的圈選處,竟然出現了577萬票反對票,比同意以台灣為名的476萬票還多了百萬票。結果是東奧正名被否決,中華台北繼續留校察看。
公投結果出爐後,PTT一片哀號,「覺醒青年」(俗稱覺青)心碎崩潰。他們認為,既然多數人不同意台灣,那便自稱「中國台北」,不斷地以中國台灣、中國台中、中國高雄等字眼瘋狂洗版。數日後,開始有民眾發文《覺醒青年鬧夠了沒?》,引起龐大回響,批評這群比覺醒青年更瘋狂的台獨分子為「台獨吉娃娃」。

覺青的誕生

PTT是台灣中青生代(約20歲至40歲)最具代表性的論壇。2014年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時,PTT更是民眾傳遞消息、互通有無的重要論壇。當時在立法院裏抗爭的學生藉著PTT,能夠即時地將場內的消息帶到場外,讓越來越多聲援學生的人群集結立法院外。最後,佔領立法院運動被定調為太陽花學運,PTT也稱呼那群反對黑箱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學生為「覺醒青年」。
覺醒青年,原先是意指在社會傾中主流下,膽敢站出來對抗馬政府,無懼警力衝進立法院的英勇青年。他們在2016年高舉「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旗幟,努力宣傳選票集中投民進黨,成功將蔡英文拱上總統寶座,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為台灣政治寫下新歷史。然而2016年總統大選一役後,台灣的發展卻並非如覺醒青年預想的「新氣象」。
「萬眾期待」的民進黨上台後,開始了一連串的「改革」。除了推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追殺國民黨外,民進黨「超乎期待」大砍法定七天假,「修惡一例一休」,華麗地從疼惜勞工轉身成照顧資方的「資進黨」。當初支持民進黨的「覺醒青年」一詞,也因為民進黨政策與價值反覆而就此崩毀。失去信仰的覺醒青年,從此被PTT嘲諷為只會「為反而反」的負面詞。

進化版覺青:台獨吉娃娃

東奧正名公投失敗後,由於無法接受多數人皆不同意以台灣之名出賽,覺醒青年不斷自稱中國台北。讓PTT又出現另一股厭煩覺醒青年的反撲力量,反撲力量「正名」亂版的人比覺醒青年更覺青、更台獨,並就吉娃娃神經質、愛吠、戰力弱的特性,描繪這群「堅決台獨」卻「無所事事」的激進台獨分子為覺醒青年進化版的「台獨吉娃娃」。
首先,是吉娃娃的神經質。吉娃娃不像黃金獵犬性情溫和,容易因為外在的聲響引發神經質一面。支持台獨的人,只要看到有台灣人向陸方伸出橄欖枝,立刻神經發作,質疑其「賣台」。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句「兩岸一家親」,就被認為是附和中國大陸對台統戰的語言,招致各方批判。連太陽花領導人林飛帆都就此事投書批評,柯文哲此言像是「過去的國民黨投胎轉世」,將會讓台北成為北京滲透台灣政治的開端。
再來,除了神經質以外,吉娃娃也很愛吠。信仰「台獨」的人自認是台灣主權的守護者,為了台灣,要對任何沾了陸方色彩的人「擴大檢查」。台灣開放陸資,就說大陸要用資金統戰台灣。台灣開放陸生入學,就說對方是職業學生。因為信念比較深,所以台獨吉娃娃常在PTT討論串裏大鳴大放。他們越在網路大聲疾呼「台獨」時,就越讓支持兩岸和平的人噤語,形成了「沉默螺旋」。因此PTT也逐漸從原來兼容並蓄的民間論壇,變成台獨吉娃娃的奔馳場。
最後,是讓狼犬變成吉娃娃的最重要一點——戰力弱。台獨派可以是台獨獒犬、也可以是台獨狼犬,但是為何民意最後送它一個「吉娃娃」之名?獨自走在黑夜裏,不斷有看不見的怒犬號叫,實在令人膽寒;然而一旦大燈亮起,發現原來想像中的大狗只不過是一隻虛張聲勢的吉娃娃,又令人發噱。於是,有人以「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為台獨吉娃娃做出最佳註解。
台獨吉娃娃雖能在網路上綱舉目張、振筆疾書,批評火力十足;但在台灣遭遇中共打擊、台中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取消時又愛莫能助,提不出好方案,實際建設性近於零。又如太陽花運動拒絕了馬英九版本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成功讓服貿退回立法院,卻也讓該協定擱置至今。而當時力推服貿的馬英九則痛批:「他們自以為是愛台灣,但害死台灣了。」
賴清德自從接下行政院長一職後,就以「務實台獨工作者」自居。柯文哲回應林飛帆對兩岸一家親的批評時,也特別強調自己是以「務實」的態度處理該面對的問題。有人自稱「務實」,就代表有人趨向「瘋狂」。很顯然,瘋狂的是不顧國際現實,硬是要讓體育挾帶上台獨「糖衣」,想強渡關山的台獨吉娃娃。公投前志得意滿的台獨派,原以為可以搶一個獨的「名」,沒想到被全台577萬人以52.3%過半數否決;讓台獨從驍勇善戰的「狼犬」被打回原形,變成只是吠而無力的「吉娃娃」。就結果來看,可看出多數台灣人還是秉持「務實」的想法。
畢竟在中國崛起下,PTT不只政治版出現中國大陸,生活話題裏也總是充斥著中國大陸:青年在赴陸工作版上討論上海工作,網路購物版教人如何淘寶集運,大陸影劇版裏討論愛奇藝最新陸劇上映。PTT一手教人買淘寶,又一手「拒陸、懼陸」,不免讓人精神錯亂。從PTT流行的「台獨吉娃娃」一詞,反映出台灣已經有人厭倦了「逢陸必反」卻毫無建樹的台獨招式。現今兩岸經貿緊密,台獨派若還將中國大陸當作敵人,還須想出合適的新論述;否則,無論在台灣還是中國大陸,終將被當成吉娃娃看待。

蔡英文德政:兩年內讓天然獨蒸發!(老共臥底無誤)
2018-11-28 王大師論壇

這次的九合一大選,如果教了台灣下一代什麼,應是跟4年前的太陽花族群稟報一個血淋淋的事實,就是:「哪來啥天然獨?」
抱歉,聽起來很打臉,看起來很冒犯,感覺頗是不爽,卻是不爭的事實。韓國瑜在當選後的第二天,即毫無懸念地對高雄市民宣布「設置兩岸小組」,強調九二共識的核心價值。充滿本土色彩的高雄選民,沒抱怨,只力挺。
在台北靠著不光明步數勝選的柯P,選後第二天念茲在茲的是「拼下月辦雙城論壇」,還大聲對媒體說「早設了大陸小組」。媒體忘記提的是,原本柯團隊希望以「國際事務委員會」名號處理大陸事務,然對岸一有微詞,馬上縮至極具「九二共識」的「大陸組」。這位4年前說是有「亞斯伯格症」、4年後突然成滿滿同理心的「阿北」,是公認最具本土價值的墨綠市長,如今連他都屈服在「哪來啥天然獨」的淫威之中,更不用談「兩岸一家親」、「床頭吵床尾和」等賣台言論。4年過後,就算這位姑息五大弊案、公宅跳票、政績空泛、砍樹砍到光溜溜的市長繼續競選連任,票投他的支持者,照樣是同一批年輕人;但這個族群,似乎也買了柯「後天統」的帳。
更不用說丟人現眼的「東奧正名」:在今年開放鳥籠的十大公投案中,就屬這項最符合天然獨「饋口」,卻諷刺地成為少數未過關的死胎。全台只有476萬民眾支持以「台灣」入奧,約佔人口5分之1,甚至有人說其中一半是看好戲的藍軍投的。請問,天然獨都死那去了?
更別提其他勝選的國民黨縣市長。「親中賣台」的國民黨從4年前的5席,激增至如今的15席;愛台灣的民進黨,則從4年前的13席,驟降至如今的6席。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就是台灣全為一片「親中賣台」的選民,天然獨儼然成了保育類動物。
事實上,這個神話破滅的跡象,早在上一次的大選後露出馬腳。雞排妹、五月天、九把刀、盧廣仲、戴立忍等台派演藝人員,一個個偷跑至對岸海撈人民幣。還有反課綱聯盟總召飛奔至國台辦前吶喊:「中華青年站出來!」
就連最該立下天然獨典範的民進黨政客,也相繼喊出「親中愛台」等令人噴飯的精神喊話,其中包括林佳龍、鄭文燦與柯P;就連「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也一度加入這「舔中列車」中。
所以,本人要回報蔡總統以及4年前的太陽花覺青們:台灣哪來天然獨啊?這個意象只不過是蔡總統為了騙年輕人選票,給涉世未深的小朋友們一個高糖份的棒棒糖。等到小朋友們最藐視的對岸一天天在國際上壯大,在一個期盼老美在貿易戰把老共打趴、卻發現對美貿易順差月月創新高後,他們突然意識到對岸怎樣都垮不了。
此時覺醒青年們才發現,他們驚醒了:老共是不會消失的。「天然獨」一詞是臉書、PTT編造出來的同溫層濃霧,一個如地下電台的壯陽藥:偶爾一試,讓人精神抖擻,健步如飛;一旦長期吞食,就會如失速的普悠瑪,將台獨列車摔出常識的軌道外,實得不償失矣!

台獨支持者假裝不餓 在台灣喊台獨 在大陸喊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賺人民幣
民進黨支持者果然將蔡英文抵制一國兩制當做飯吃到飽(肚子扁扁也是裝不餓)
今天看了某一家民調說過半數人支持台灣獨立 這真的是帶風向假民調嗎? 還是民進黨有心人的同溫層取暖?
我們現在明明就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中華民國
但是就是有一群人想要掏空國家資源 所以假喊台獨
所以我想請問 如果台獨是以下這群人來主政 你願意嗎?你有信心嗎?
貪污的陳水扁 無能的蔡英文 只顧掏空國家不顧人民生計的民進黨 垂簾聽政的台獨四大佬
只懂逢迎拍馬搶當吳音寧口譯哥的獨二代 不願當兵不敢打仗的時代力量假台獨青年們
你願意跟這一群人大喊 以台灣之名獨立嗎?

蔣月惠戳穿了轉型正義西洋鏡
2018-07-22 中國時報A14版 王丰

蔣月惠,兩個禮拜以前,全台灣絕大多數的民眾,幾乎對這個名字完全無感、不識。然而,才不過兩天時間,筆者寫稿的此刻,「蔣月惠」這三字,在Google大神的搜尋欄竟然顯示「約有1,030,000項結果」。一百多萬則有關她的資料。這充分印證了在自媒體瘋傳訊息的時代,已不是古語所謂的「一舉成名天下知」,而是瞬間成名天下知。
蔣月惠現象在大選前四個月爆發,有幾層意義值得人們關切。其一,蔣月惠的說理敘事,完全運用俚俗鄉里最通俗語言,講述她所遭逢的地方政府霸凌善良百姓惡例。她不必像柯P遇到說不清的事理就猛搔頭,或以網路酸民習慣說的「ㄍㄢˋ話」顧左右言他。她不必像蔡英文盡講些留學英美、文青式的美麗虛幻話術來搪塞民怨。她也不會像吳音寧勇於肉身擋怪手,見到議會官員備詢的麥克風卻是嚅嚅囁囁。
一個真正的勇者,不應該是勇於私鬥、怯於公戰,而是言所當言、為所當為,雖千萬人吾往矣!
其次,蔣月惠現象,解釋了現階段大選前夕選戰熱度空前冷清的原因。不論執政、在野,從北到南,從老到小,凡是參與選舉者,他們似乎都欠缺蔣月惠身上散發的「感動元素」。為什麼選情冷清,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候選人本身的「感動元素」不足,再者是他們提出的競選政見的「感動元素」,講述政見主張的「感動元素」嚴重貧乏。
根本原因,除了眼下台灣社會的民粹氛圍使然之外,民眾嫌棄台灣政客「真誠」的成色不足,可能亦是一個不可忽略的原因。中國人講究誠信。在台灣,如果我們覺得某人「很沒誠意」,那麼我們就不會和這人結交朋友。同理,如果政客候選人言行舉止給人感覺「假假的」,那麼他自然很難讓人投他一票。
在島內,政治公眾場域之中,「虛假的人」太多,「真誠的人」太少。一旦出現了這麼一位「怪怪的」素人蔣月惠,況且她還默默行善多年,自然她就橫空出世,瞬間成為台灣炙手可熱的人物典型了。
第三個值得觀察的重點。蔣月惠所陳述的事件,固然是遠在屏東縣一樁民宅迫遷案,該案影響的範圍不見得涉及你我及大多數台灣人民。但是,蔣月惠在哭聲震天之後,竟然會「哭感動天」,撼動人心。這凸顯了台灣當局只顧忙著向歷史揮動鐵拳,只顧忙著為島內少數台獨人士討公道、向歷史人物揮鐵拳,只顧忙著向可能危及他政權存亡絕續的在野黨揮動鐵拳,可是卻對廣大庶民社會普遍存在的不公不義境遇不聞不問、麻木不仁。
就當蔣月惠北上,被台北所有的電視新聞台記者包圍追趕、央求她受訪的同時,台北市的中正紀念堂闖進了一群青年,第三次朝蔣中正故總統銅像潑紅漆。台灣的執政者與在野者顯然都對這群青年的乖張違法行徑視若無睹,或許在某些「務實台獨工作者」與「務實去中國化工作者」的眼裡,甚且恨不得能頒發一枚「大綬景星勳章」給那些潑漆青年,就因為潑漆青年他們再次實踐了「轉型正義」。而在電視鏡頭前聲嘶力竭為民眾吶喊的蔣月惠的「正義」卻被當權者視若糞土,完全沒有任何當權者為她「轉型」、伸張。
眼下,真正恐懼蔣月惠的不止是屏東縣政當局,而是整個仰賴「轉型正義」吸取大選選票的台灣執政者。因為,當蔣月惠及她背後那些庶民大眾,他們面對國家機器,他們面對權力怪獸,哀哀無告。當蔣月惠在拂曉時分螳臂擋車,痛苦哀號,喊天天不應的那一刻。他們的吶喊,實已書寫完成台灣當局「轉型正義」確屬「不正義」的判決書。
素民的審判,遠比法曹、刀筆吏的審判更撼動人心。孰正義?孰不正義?百姓心中早已敲下審判槌,結案了。

開鍘吳子嘉 民進黨自陷困境
2019-02-27 美麗島電子報 陳先才(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政治研究所所長)

日前,民進黨臺北市黨部以言論不當、言詞批判該黨為由,對民進黨資深黨員、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祭出開除黨籍的最嚴厲處分。儘管民進黨自成立以來,對其黨員祭出開除黨籍之處分的案例並不少見,但公然以言論違紀而做出最嚴重之處分,在民進黨史上可謂罕見。試想,當年陳水扁因貪腐案而使民進黨聲譽掃地之際,黨內最終也是力勸阿扁自動退黨,並未對阿扁的黨籍問題祭出重拳。
當前,民進黨對吳董祭出開除黨籍之重拳,當然與目前民進黨內部整個氛圍有關。民進黨在去年年底的九合一選舉遭受重大挫敗後,民進黨上下不去反思執政團隊施政不力、激發民意巨大翻轉的深層原因,反而將失利原因歸咎於外在因素,包括大陸因素、以及民進黨內部要求批判與反省的聲音。在這種情勢下,民進黨內部氛圍整體轉向保守、基本盤方向靠攏的勢頭非常明顯,而吳子嘉等人無疑將成為黨內保守氛圍下的犧牲品。
儘管臺北市黨部對吳董做出開除黨籍之處分,但此一事件的政治後挫力恐短期內不易消除。尤其是在選舉時期,臺北市黨部之作為,恐為給民進黨整個政黨形象帶來重大傷害,甚至有可能會對民進黨的選情帶來負責衝擊。
民進黨長期以民主、進步為口號。特別是在兩岸及島內政治的攻防中,民進黨經常把民主掛在嘴邊,以彰顯自己最為民主之形象,並將其作為刻意貶低共產黨甚至國民黨的神主牌。但在這一事件上,民進黨似乎是自打嘴巴,形象牌自然大傷。畢竟吳董是媒體人、並非政治官員,他經常在臺灣各類媒體上對時政發表看法已有數年之久,民進黨今日對其開鍘,其理由也僅僅是其對本黨的批判。這本身屬於言論自由之範疇,完全犯不上上綱上線、非要弄到開除黨籍的地步。
雖然對吳董祭出處分的單位是臺北市黨部,然最受傷害的當然是民進黨整個中央。這一事件會給民眾的內心世界帶來以下震撼:一是民進黨似乎再也不願意忍受黨內的批判意見;二是在2020選舉臨近之際,基本教義派似乎要全面掌控黨中央,對任何內部的雜音都要處理。三是除了吳董之外,包括臺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以及臺北市議員高嘉瑜等人是否也將面臨吳董之命運,恐怕也是持續關注之焦點。
從目前島內輿情的反應來觀察,除了部分深綠人士之外,多數網路民意還是對這一事件持負面的看法,認為會對民進黨有負面的傷害。畢竟臺灣民主化發展至今,依靠「民主」二字累積政治資本的民進黨,其骨子裡仍然去不掉勾踐害文種、劉邦害韓信的「飛鳥盡,良弓藏」之舊時思維,這對於當今在臺灣力推轉型正義的民進黨而言,恐怕是一個絕佳的諷刺。
對於民進黨內部少數以意識形態掛帥的政治人物而言,凡事物極必反的道理似乎不太理解。正所謂昔有王金平為黨籍抗爭而打官司,今日必有吳子嘉為黨籍再掀司法戰。在選舉年的刺激下,民進黨恐怕將陷入自找麻煩的不利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