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觀衝退輔會遭清場 淚喊「停下怪手!」

2019/03/11
苦勞網記者

大觀社區強拆倒數七天,今日(3/11)下午大觀自救會及聲援學生突襲佔領退輔會大廳,面對大批警察和退輔會官員,有居民崩潰哭喊「停下怪手」,希望退輔會能暫緩強拆、重啟協商,但退輔會仍不為所動。歷經一個半小時的對峙,最後大批警力將居民和學生清場帶上警備車,並依侵入住居、毀損、侮辱公署等罪名起訴多個學生。

大觀自救會今日短暫佔領退輔會,居民幾度落淚,希望能暫緩強拆。(攝影:張智琦)

為抵抗強拆迫遷,數十名大觀社區居民和聲援學生今日下午一點再度強闖退輔會,並短暫佔領退輔會大廳,他們在退輔會大廳的牆上噴漆,寫下「反迫遷」、「停下怪手」、「護大觀」的斗大紅字,並且往上衝到三樓和四樓,一度佔領大廳和其中幾個樓層。自救會和學生高呼「停下怪手,依法安置!」並呼籲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出面協商。

多位大觀社區居民手拿布條、悲憤痛哭,強調自己並不願意抗爭,而是被政府所逼,更有居民見到退輔會官員跪下求情,希望可以暫緩強拆,和他們協商。但是居民和學生們不是被大批警力包圍,就是被上銬,也有的學生被強行拖出退輔會。

警民對峙過程中,大觀自救會成員鄭宇焱向退輔會官員喊話,只要退輔會願意停下怪手來談,一切好談,現在強制執行令就像用刀架在人民的脖子上,逼居民走上絕路。他強調,趕盡殺絕只會造成更大悲劇,居民只是想要一個安身立命的機會而已,「我們不想要做更激烈的抗爭了,但家都要沒了怎麼辦?」

鄭宇焱強調,民進黨政府應正視居住權問題,立即懸崖勒馬、暫緩強拆,莫使大埔案悲劇重演。

將近下午兩點半,自救會呼籲在場旁觀的退輔會就養養護處處長林夏富暫緩強拆、並和居民協商,但林夏富僅說,「這要看你們態度」。但自救會質疑,新北市府已表示願配合退輔會更改都市計畫,為何退輔會不願意談?林夏富僅回,「法院判決已經做了」,眼見林不願退讓和承諾緩拆,鄭宇焱向前衝,並和警方爆發衝突。

隨後鄭宇焱揚言,這是最後一次來退輔會,如果退輔會不緩拆,他們會做更高強度的行動,並號召居民和學生自行走出退輔會。但警方不待居民和學生自動離開,隨即開始逮人,將他們一一強行拉上警備車,並在三點前完成清場。

這次行動彷彿回到2017年,大觀自救會同樣發起佔領退輔會大廳行動,並被警方強勢清場的經驗。這段時間以來,大觀自救會多次陳情希望退輔會能正視歷史中的行政疏失,和居民協商可行的安置方案,讓這些非惡意佔用國有地的經濟弱勢居民,可以不至因拆遷而流離失所。但走到今天,大觀社區居民等到的,仍是一紙殘酷的拆遷通知。

一旦強拆,弱勢的大觀居民究竟該何去何從?退輔會在堅持「依法行政」之外,恐怕仍須體認到大觀社區作為「國有土地非正式住居」的問題其來有自,強拆迫遷也並非唯一的路。

大觀自救會佔領退輔會大廳,呼籲暫緩強拆。(攝影:張智琦)

大觀自救會佔領退輔會大廳後,有學生被強行拖走。(攝影:張智琦)自救會學生被警察包圍。(攝影:張智琦)面對退輔會官員,有居民哭泣下跪希望能緩拆並和他們協商。(攝影:張智琦)聲援學生被警方拖出退輔會。(攝影:張智琦)居民被強行上手銬。(攝影:張智琦)退輔會就養養護處處長林夏富(右)面對自救會激烈抗爭,仍未鬆口緩拆。(攝影:張智琦)下午兩點半後,警方開始清場。(攝影:張智琦)

一旦強拆,大觀居民將何去何從?(攝影:張智琦)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