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台灣制憲之路」系列沙龍 第一場:
「和平協議不和平─台灣新憲法與和平協議」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3/12
資料來源: 

針對所謂兩岸和平協議,行政院長蘇貞昌回應,「希特勒德國打英國時,投降主義的張伯倫首相也是簽署和平協議;日本打中國時,投降主義的汪精衛也是簽和平協議;如今,中國不放棄武力打台灣,吳敦義也是主張簽和平協議,這種和平協議換來都是戰爭,犧牲都是人民。」有人說「和平協議」就是「投降協議」,從法理上如何看待「和平協議」?台灣簽訂和平協議可能的風險?
歡迎您共同來關心!

時間:2019.03.16(六)10:00~12:00,09:30開始報到

地點:台灣制憲基金會(台北市松江路266號3樓,匯豐銀行旁252巷進入)

主辦單位:台灣制憲基金會

合辦單位:永社、台灣陪審團協會、綠色逗陣、鄭南榕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東吳難容社、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台灣社、台灣北社、台灣客社、共生音樂節

09:30 - 10:00 報到、入場

10:00 - 10:15 主持人:鄭文龍(台灣制憲基金會執行董事)

10:15 - 11:30 與談人(每人15分鐘):

姜皇池(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跋熱.達瓦才仁(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貴智(律師)
宋承恩(台灣制憲基金會副執行長)

11:30 - 12:00 Q&A 

報名表單:https://goo.gl/forms/26pep304mGKw9AxE3

活動頁面: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39760086516762/

活動日期: 
2019/03/16

臉書討論

回應

當「台獨」供過於求…
2019-01-11 自由時報 陳茂雄(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以前獨派人士在政壇有相當大影響力,民進黨對獨派人士相當依賴與敬重。可是獨派實力每況愈下,就以上一屆立委選舉為例,獨派政黨的政黨票總和還不到選民的一成。在九合一選舉,獨派人士無論對候選人支持或抵制都失敗,民進黨也只在瀕臨崩解時才會找獨派人士取暖。
上課時曾經問學生,哪一種人最聰明?多數學生表示是科學家。其實,除非屬頂尖科學家,一般而言,只要不笨,能專心從事研究工作,就可以成為科學家。而真正聰明的是成功的商人及成功的政治人物,因為這兩種行業的市場一直在變,只有相當聰明的人才有能力跑在市場的前面。一般人只能追著市場跑,難有多大成就。
選舉市場一直在變。對綠營來說,在黨外時代及民進黨建黨初期,選舉市場掌握在政治犯手中。因為人民有被迫害的悲情,且敢怒不敢言,因而將對抗獨裁政權的政治犯當作英雄,那時候綠營屬政治犯的天下。政治民主化之後,被迫害的悲情逐漸褪色,英雄的舞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論述。那時候雖然沒有被迫害的悲情,卻存有悲情的印象。
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後,民眾不只沒有被迫害的悲情,連悲情的印象也消失。主張台獨不只不會被迫害,有人甚至於還獲利。台獨的論述因而如雨後春筍,到處都是台獨大師,說的人比聽者還多,民眾已經聽膩了,況且這期間出現了一些政治騙子。民眾也不清楚哪些人是「先知」,哪些人是「騙子」?
台獨論述已經沒有市場,獨派人士卻集中在論述,而民眾有興趣的是「講」不是「聽」。二十年前民眾找筆者多數是詢問有關台獨問題,現在卻是對筆者講解台獨理論,在這種環境下,獨派人士還沉迷於扮演「先知」,怎麼可能會有票源?風聞有一位政治人物沒有能力批公文,連一分鐘的致詞也要有人提供演講稿,可是可以當選百里侯,其特點就是「聽」與「服務」,不是「講」。
獨派人士也知道發展組織,因而形成很多團體,可是其吸收成員方式也是靠一張嘴巴來搶志同道合的民眾,造成獨派的人口逐漸凋零。因為獨派人士各個都是「先知」,沒有人願意經營基層,人口不只不能增加,還日漸減少,在政壇上影響力當然越來越小。

從「蔡公投」到「蔡不公投」
2019-02-11 自由時報 李笑佛=李筱峰

中共在對中國國民黨進行革命時,以民主自由的標準抨擊國民黨一黨專政和蔣介石個人獨裁。等到國民黨政權推翻了,中共建政之後,一黨專政更甚於前。有人質問,中共建政後怎麼不實行民主自由制度?周恩來回答,民主自由是拿來對國民黨鬥爭的,不能實行。
以上的歷史型模,拿來對比民進黨在蔡同榮領銜推動公投運動數十年之後,卻在全面執政時防止國家前途的公投,兩者的型模不知是否一樣?(我是用疑問句,英粉別急著開罵!)
喜樂島聯盟日前發表公開連署信,要求立委表態是否支持修改公投法,讓台灣人民有權透過公投對台灣前途表達意見。當然又引來一群「顧全大局論」及「團結論」者的謾罵。
民進黨數十年推動的公投運動,豈可為了在威權時代選擇服從、不曾參加公投運動,後來才殺出的蔡英文而放棄初衷?「蔡公投」在天有知,不知做何感想?民進黨從「蔡公投」變成「蔡不公投」,令人錯愕!綠營誠然應該團結。然而是否過去支持「蔡公投」的人,現在應該轉向跟隨「蔡不公投」才叫團結,若有異議就是破壞團結?
有許多人將「通過正常的公投法」和「舉辦統獨公投」畫等號,其實不然。前者是工具,後者是使用工具,層次不同。不能因為怕工具使用不當而否定工具。況且,這個工具(公投)是民主原理的ABC,更且是民進黨承諾過的。封建時代都知「民無信不立」,何況民主時代?
人民決定國家前途的公投法,不僅是不可被剝奪的公民權,而且也是台灣面對中國威脅、因應國際環境的籌碼。我們先擁有正常公投法,但不一定立刻舉行台獨公投。先擁有籌碼,再伺機行事,總比先自廢武功好。
有人說,政治必須理想與現實兼顧。誠然!因此,多年宣示追求的正常公投法的理想,應該完成;但在現實環境下,目前不必急著進行台獨公投。
有人以這次公投的教訓警告說,中國和藍營會利用公投法操控統獨公投。這擔心沒錯。然而,中國早就利用台灣的民主在進行顛覆了,難道我們要放棄民主?如果數十年的承諾與宣示,在全面執政後放棄,那麼以後的訴求如何取信於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