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今日永達,明日各校?新財團剛入主馬上積欠退休金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3/19

退場教職員晚年生存危機爆第一例!

高教工會召開記者會披露,已退場至第5年的永達技術學院,其董事會非但繼續坐擁十多億校產遲遲尚未解散,且一再將教育公產以各類不當方式輸送予董事個人,近來甚至直接轉手讓毫無教育背景的新財團入主,導致校產遲遲無法歸公,更令人髮指的情事是,新財團入主永達董事會後,竟然開始積欠永達教職員的退休金,爆退場教職員晚年生存危機第一例!

出席記者會之永達教師代表指出:上個月起永達退休教職員刷帳本才發現,永達校方對於依法應提撥之教職員公保養老給付(每人平均每月僅約2,700元),竟然自2018年12月起開始違法積欠至今,已超過3個月,經反應也未回補!導致當初永達惡性退場時遭剝奪工作權的教職員,連原本倚靠極微薄之養老年金都出問題,老年生活陷入危機。永達教職員向政府陳情,卻只得到教育部回應「已函轉學校說明」,毫無積極作為!

根據我國私立學校教職員之退撫法制,目前私校教職員退休後除了能領取私校退撫儲金「一次退」外,「月退」部分僅能領取公保養老年金,其領取數額僅為「平均投保薪資*投保年資*1.3%」,相較一般勞工之勞保老年年金「平均投保薪資*投保年資*1.55%」來得少。而且目前法制規定私校公保養老年金除了由公保處給付(0.75%給付率)外,還有一部分(0.55%給付率)是由政府與學校共同給付,各負擔0.275%的給付率,不似勞保全由政府管理之勞保基金給付。此結果造成當私立學校惡意不給付時,若政府不強行介入,私校教職員也只能自行向私校提告救濟,處於不確定的風險之中(附件一)。而若私校退場解散後未能充分預先提撥給付,未來恐怕將衝擊大量的私校教職員的養老年金,使其面臨老年生存危機。

諷刺的是,永達學校並非「沒錢」,所以才無法發放退休養老年金。相對地,高教工會不但曾經於今年1月揭露,永達曾販賣校地收得1億4500萬後,竟然並未優先提撥教職員退休金、或補償教職員權益,反而是違反教育部的要求,逕自把校產拿來先償還給董事河崎惠子給學校的借款。而根據永達最新公佈的會計師查核財務報告(106學年度)發現:永達董事會甚至曾做成決議,拒絕教育部應追回該筆款項之要求(附件二),完全不將公權力放在眼中。

會計師於該財務報告也揭露:永達停辦後將游泳池委外經營,約定每月收取權利金10萬元。爾後委外單位未依約付款,甚至讓永達學校為其待墊168萬4000元的水電費,永達董事會卻於107年7月20決議「不再追討該筆款項」。(附件三)

除此之外,曾擔任永達學校法人監察人之馮王貞美,不但是學校董事之二等親,而且還每年以「租金」名義,向永達收取113萬元之土地租金(附件四),而該筆土地目前永達根本並無任何使用,顯無繼續承租理由。而會計師亦認證,永達董事會支領之出席費交通費亦已違反教育部規定之「董事全體支領出席費及交通費總額不得超過學校年度總收入之0.7%」、業務費部分亦已違規,甚至還有學校印鑑未正常保管之情事…(附件五)。種種行徑顯示永達董事會根本把長年來政府補助、師生累積之校產視為私產,將教育法令視為無物,主管機關教育部卻是始終毫無作為。

工會指出,永達因教育部遲遲拒絕依法接管董事會,或儘速命董事會解散清算,自學校停辦至今4年多,教育公產已因此溢流了3億5397萬!根據102學年度會計師查核之永達財務報表,永達於103年7月31日退場時,其資產減負債仍有12億6104萬元;但106學年度財務報表顯示至107年7月31日,其資產減負債僅剩9億707萬元。這完全是把教育公產任校董私人侵吞的最惡示範!

尤有甚者,工會還揭露,永達董事會近來還將董事席次轉手給予地方財團入主。過往長期佔據董事席次的「王家」大幅退出,取而得之的是從事鋼鐵業的久鋒企業集團謝金龍家族(附件六)。然而,謝金龍等新任董事毫無教育專業背景,為何政府還放任停辦後的私校董事會任意轉換席次,為校產遭財團私吞再丟下了新的未爆彈。而該財團入主後立刻積欠教職員養老年金,視法令如無物,實在令人髮指!記者會上工會揭露入主財團董事的名單,要求其公開面對永達教職員!

高教工會強調,「今日永達,明日各校」!若教育部繼續放任私校退場校產繼續由董事會把持,甚至轉手給與財團,屢屢違法、侵害師生權益也不用被依法解散,結果必將讓所謂私校退場變成校董與財團發大財,師生被拋棄,退休教職員甚至陷入生存危機的悲劇!若政府繼續消極應對,連最基本的法定「養老年金」都可以任由校董不顧,恐將引發骨牌效應,對未來可能被迫離退的上萬名私校教職員造成嚴重的晚年生存危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