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野草》:
紀念郵電歸班大遊行七十週年

2019/03/25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
【編按】台灣的白色恐怖歷史是當前轉型正義的重要課題,但在過去的論述中,都較為著重在呈現受難者的受迫害經驗,而較少涉及當年涉案者的理想、主張與行動。近日,國家人權博物館展出激進1949: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刊物《野草》」圖文展,呈現1949年戒嚴前後,一群郵電工人為了爭取「歸班」和「同工同酬」,發起戰後第一場大規模的工人遊行,並因此遭受白色恐怖鎮壓的工運歷史,期能藉由他們的思想和實踐,為轉型正義注入更多視野和反思的契機。此圖文展從3月23日起展至5月1日。

1949年3月,台北街頭爆發了台灣光復後的第一場由台籍郵電工人發起的爭取「歸班」1與「同工同酬」的請願遊行,這是二二八事件後,首度再起的公開群眾運動。

事件不久,由於內戰戰局與政治局勢的丕變,台灣省政府在同一年的5月宣佈台灣地區戒嚴,隨後公布施行《懲治叛亂條例》、《檢肅匪諜條例》,針對光復初期以來的工會力量、進步人士、中共地下黨進行逮捕、審訊、關押與刑殺。

1950年2月,隨著計梅真、錢靜芝兩位原台灣郵電工會成立的國語補習班老師的被捕,光復初期一批投身郵電工人爭取權益運動的郵局與電信局員工也相繼被捕入獄。同年8月,計、錢兩位江蘇籍的女老師被槍決,許金玉、劉建修等台灣籍郵局與電信局員工共33人被判處15年至7年不等的徒刑。至此,戰後台灣工潮的第一朵浪花被遏制在襁褓之中。

1949年,郵電工人在同學會刊物《野草》創刊一周年時出遊留下合影。

郵電工人的國語補習班

1946年9月,剛正式成立一個多月左右的台灣省郵務工會,開設了「國語補習班」,上課地點就在台北北門郵局內的大禮堂,由兩位來自大陸的江蘇籍年輕女老師計梅真、錢靜芝擔任教員。計梅真負責教學台北郵局與電信局的員工,而錢靜芝則是針對在郵電管理局(現國史館,長沙街一段2號)的員工進行教學。

根據郵電案判刑入獄並倖存下來的郵電員工的回憶文章可知,計、錢兩人對參加國語補習班的郵電員工來說,絕非僅僅只是「國語學習老師」,甚至可以說,在國語補習班學習短短幾年過程中,深刻地影響了參與其中的郵電員工的人生觀、價值觀與世界觀。

郵電案中遭判刑15年的電信局員工劉建修說: 「計老師在上課時,曾經讓我們讀過一篇叫〈牆〉 的文章。她透過解說文章,告訴我們這個社會有一堵看不見的牆,牆的這邊是做官的跟富有的人家,牆的另一邊則是像我們這樣的窮困的、受壓迫的人們。這個過程,我逐漸明白了什麼是階級與不平等。」

《野草》的發行

1948年3月,計梅真與錢靜芝經過一年半對每一位同學深入觀察與理解後,便鼓勵補習班的同學們組織起「補習班同學會」,並發行同學會刊物《野草》。

《野草》自1948年4月25日發行第一期,一直至1949年8月20日(第二年第九期)發行最後一期;一共持續發行了一年四個月的時間,共計29期,每期發行份數大約一百多份。

《野草》曾舉辦過兩次規模較大而正式的徵文活動。第一次在1948年6月16日第4期上公告,題目為「忘不了的事」。8月16日第8期當中,對第一次徵文公告結果,最後一共收進了21篇稿件。

《野草》的第二次徵文公告刊登在1948年10月1日出刊的第11期,並將原訂10月16號出刊的第12期合併13期,以「紀念光復節特刊」為名將徵文稿件一起刊出。該次徵文題目為以下四個方向:(1)我學習國語文的經過;(2)台灣光復三年的回憶;(3)三年來的感想;(4)其他:凡是關於紀念光復節的文、詩歌,均可。

《野草》慶祝五一勞動節特輯。

郵電工人歸班運動

台灣省郵務工會籌備過程中,願意參加工會活動的郵電員工並不踴躍。上海來的第一任工會理事長陸象賢發現在郵電管理局內部存在兩種不同工資制度後,提出「實行同工同酬」、「要求解決台灣省籍職工的歸班問題」等口號。因為工會訴求切合台灣郵電工人的切身利益,很快得到全省郵電工人的支持。

依據許金玉在《台灣好女人》中的描述,台籍員工對於無法「歸班」不滿歸不滿,大家卻都不知道要如何去推動。許金玉說:「有天上課的時候,當計老師和我們討論社會問題時,有一個同事就向她提出這個問題,請教她,我們該怎樣來推動這個『歸班』運動?」

許金玉回憶計梅真當時的回答:「自己的權益,一定要自己去爭取,自己如果不去爭取,是沒有人會替你爭取的!」計梅真首先嚴肅的對大家說,然後接著建議同學:「你們可以充分利用工會,通過工會爭取發言權,並且爭取你們應有的權益。」

許金玉在《魂繫台北──紀念台灣郵電工人運動先驅》一書中提出,對計梅真與錢靜芝的追思紀念,不僅是懷念老師,更重要的是,要把兩位老師在台灣領導工運的史實供諸於社會,讓社會知道他們在台灣為工會爭取利益的歷史。

「郵電案」受難者周淑貞出席圖文展開幕式,她在1950年被捕遭判刑7年,現已高齡90歲。(攝影:張智琦)

七十年前的請願遊行

從1949年起,連報紙上對台灣省籍郵電員工要求歸班的報導開始大量增加。該年3月26日,約莫下午四點半,春分未久的台北城上空,飄著綿綿細雨,來自台灣各地超過四百名憤怒的郵電工人代表,步出了原本正在進行中的「台灣省郵務工會解決歸班問題各地各級代表大會」會場,魚貫湧出位於北門旁的台北郵局外,集結在中正西路(日據時期的北門町,1970年後改名忠孝西路)街道上,浩浩蕩蕩、無畏地沿著中正西路,一路朝向台灣省政府,即今天忠孝東路的行政院方向前進。

郵電工人突襲式的遊行,雖然只是短短1000公尺左右的路程,但卻是台灣社會運動、工人運動在三零年代,遭日本殖民政府全面鎮壓後,相隔了近二十年,規模最大的一次以工人為主體的集體行動。更重要的是,爆發這場遊行的兩年前才發生「二二八事件」,國民黨當局才在同一地點以機槍對著近千名往官署集結的抗議民眾掃射。

僅僅事隔兩年,台灣郵電工人竟如此毫無畏懼地以集體遊行的方式重回當年的「案發現場」,根據參與了當天請願遊行見證者回憶,隊伍行進至長官公署的路途中,陸陸續續還有著聲援的民眾一同加入,因此,遊行隊伍到了省政府人數已經超過千人。

遊行之後,4月1日,郵局與電信局正式分家。雖然當局仍然維持了考試才能歸班的堅持,但與這場遊行也許有很大的關係,考試基本上接近形式,絕大多數的台籍員工都在考試後納入正式員工,極少數考試不及格者也能留用日後再考。歸班考試在7月26日最後一批郵佐考完後告一段落。「歸班」問題的這場長期鬥爭,總算獲得解決。

白色恐怖和轉型正義

1950年2月5日,計梅真、錢靜芝遭到逮捕。8月31日,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合議庭判決計梅真、錢靜芝「意圖以非法之方法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犯行確鑿,罪無可逭,亟應處以極刑」而判處死刑。許金玉、劉建修等三十餘人,則分別被判處15年、10年、7年不等之刑期。

1950年10月11日,計梅真、錢靜芝在馬場町刑場遭到槍決。計梅真得年35歲,錢靜芝得年32歲。

這群台灣戰後工人運動的先鋒,在白色恐怖年代中,無一倖免成了國民黨政權下的政治犯,遭到大規模的逮捕、長期監禁(史稱白色恐怖「郵電案」)。這段歷史自此彷彿禁忌般在高壓肅殺的台灣社會中石沈大海。

在塵封七十年後,這段戰後首次大規模工人運動的歷史,終於在國家人權博物館重見天日!3月23日起,由台灣地區政治受難人互助會舉辦的「激進1949:台灣郵電工人與他們的刊物《野草》」圖文展,在國家人權館兵舍六號展廳正式開展。

此次圖文展,是七十年來首次完整展出郵電工人當年爭取權益波瀾壯闊的這段歷史,更是這群郵電工人創辦戰後第一份工人刊物《野草》,首次呈現在台灣民眾眼前!對於重建白色恐怖真相與歷史,對於深刻反思轉型正義的當代實質意涵,格外具有意義。

  • 1. 要求從編制外改為編制內的正式聘僱身分。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