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會】通匪叛台韓國瑜,請依法嚴懲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3/27
資料來源: 

時間:3月28日上午11時正

地點:台灣社會議室

主持:台灣北社社長李川信

出席:

吳澧培 

鄭文龍 台灣制憲基金會執行董事

余文儀 台灣社副社長

楊憲宏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理事長

張復聚 台灣社副社長

蔡丁貴 台灣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

李川信 台灣北社社長

范金玉 客家女性發展協會理事長

陳豐惠 台灣南社秘書長

郭長豐 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秘書長

吳建銘 台灣東社(花蓮)

施鴻銘 扁聯會秘書長

廖秋娥 台灣東社(台東) 社長

黃修仁 台灣母語教師協會前理事長

黎登鑫 台灣客社前社長

童文薰 人權律師

徐國昌 台灣客社副社長

賀德芬 台大榮譽教授

蕭曉玲 台灣教師聯盟理事長

游偉絢 台大教授

陳彩仁 北埔客家聯盟會長

許龍俊 李登輝民主協會

廖宜恩 台灣中社社長

面對2020年的總統大選,台灣人民心情的忐忑,已經不是「焦慮」二字足以形容。五星旗和中國暗樁早已在台灣如白蟻蠹食,這幾天高雄市長韓國瑜訪港澳轉奔中國的種種僭越職權、通匪叛台言行,更讓台灣人民滿腔怒火,強烈要求政府相關單位務必依法嚴懲。

凡此種種,台灣人民對本土政黨民進黨的2020總統候選人更加關心。我們將在此提出對民進黨及其候選人的訴求並且詳細說明:

(一) 對民進黨的訴求:

1.民進黨中央黨部辦理民進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必須公平、公正、公開。

2.民調,避免被外力操弄。

 (二) 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訴求:

1.堅持並確保台灣主權獨立,反對「維持現狀」。

2.堅定捍衛國家安全,對中共滲透行動必須積極反制。

3.積極推動司法改革,落實轉型正義。

4.支持「2020確保台灣會贏」的總統候選人。

(三) 感謝四大老及所有長期對台灣付出和貢獻的前輩。    

活動日期: 
2019/03/28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覺青受挫 「台獨吉娃娃」出籠
固定網址 由 呆丸哈哈哈 (未驗證) 在 2019/03/16 13:12 發表

覺青受挫 「台獨吉娃娃」出籠
2019-01-03 《多維TW》月刊038期 呂婉君

台灣九合一選舉大局落定,「看頭」反而比選前更多。除了民進黨慘敗引發一連串民進黨逼宮、卡位的政治宮廷劇以外,更吸睛的,是事前被認為政治性極高的「東奧正名」公投,結果不如預期:有577萬人反對以「台灣」(Taiwan)為全名申請參加所有國際運動賽事及2020年東京奧運。而PTT屢次熱烈討論「東奧正名」,因為熱烈討論,也衍生了「台獨吉娃娃」的新鮮名詞。
公投前,多數人認為,「東奧正名」公投一定可以通過。因為在國際賽事中,台灣運動員不能用「台灣」名義出賽,僅能用「中華台北」,一直被認為是台灣體育迷心中無法言喻的「痛」。國歌不能唱、國旗不能揮舞,滿腔運動與國族熱情無法適當發洩,故有此議論。對那些想以台灣為名獨立建國又大喊「台灣加油」的運動迷來說,東奧正名可能會是多數台灣人心裏的「最大公約數」。因此在公投前,獨派陣營勢在必得。
然令人玩味的是,選前5場公投意見發表會皆無人擔任反方代表的東奧正名公投,走進匿名的圈選處,竟然出現了577萬票反對票,比同意以台灣為名的476萬票還多了百萬票。結果是東奧正名被否決,中華台北繼續留校察看。
公投結果出爐後,PTT一片哀號,「覺醒青年」(俗稱覺青)心碎崩潰。他們認為,既然多數人不同意台灣,那便自稱「中國台北」,不斷地以中國台灣、中國台中、中國高雄等字眼瘋狂洗版。數日後,開始有民眾發文《覺醒青年鬧夠了沒?》,引起龐大回響,批評這群比覺醒青年更瘋狂的台獨分子為「台獨吉娃娃」。

覺青的誕生

PTT是台灣中青生代(約20歲至40歲)最具代表性的論壇。2014年太陽花學運風起雲湧時,PTT更是民眾傳遞消息、互通有無的重要論壇。當時在立法院裏抗爭的學生藉著PTT,能夠即時地將場內的消息帶到場外,讓越來越多聲援學生的人群集結立法院外。最後,佔領立法院運動被定調為太陽花學運,PTT也稱呼那群反對黑箱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學生為「覺醒青年」。
覺醒青年,原先是意指在社會傾中主流下,膽敢站出來對抗馬政府,無懼警力衝進立法院的英勇青年。他們在2016年高舉「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旗幟,努力宣傳選票集中投民進黨,成功將蔡英文拱上總統寶座,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為台灣政治寫下新歷史。然而2016年總統大選一役後,台灣的發展卻並非如覺醒青年預想的「新氣象」。
「萬眾期待」的民進黨上台後,開始了一連串的「改革」。除了推動《不當黨產處理條例》追殺國民黨外,民進黨「超乎期待」大砍法定七天假,「修惡一例一休」,華麗地從疼惜勞工轉身成照顧資方的「資進黨」。當初支持民進黨的「覺醒青年」一詞,也因為民進黨政策與價值反覆而就此崩毀。失去信仰的覺醒青年,從此被PTT嘲諷為只會「為反而反」的負面詞。

進化版覺青:台獨吉娃娃

東奧正名公投失敗後,由於無法接受多數人皆不同意以台灣之名出賽,覺醒青年不斷自稱中國台北。讓PTT又出現另一股厭煩覺醒青年的反撲力量,反撲力量「正名」亂版的人比覺醒青年更覺青、更台獨,並就吉娃娃神經質、愛吠、戰力弱的特性,描繪這群「堅決台獨」卻「無所事事」的激進台獨分子為覺醒青年進化版的「台獨吉娃娃」。
首先,是吉娃娃的神經質。吉娃娃不像黃金獵犬性情溫和,容易因為外在的聲響引發神經質一面。支持台獨的人,只要看到有台灣人向陸方伸出橄欖枝,立刻神經發作,質疑其「賣台」。例如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句「兩岸一家親」,就被認為是附和中國大陸對台統戰的語言,招致各方批判。連太陽花領導人林飛帆都就此事投書批評,柯文哲此言像是「過去的國民黨投胎轉世」,將會讓台北成為北京滲透台灣政治的開端。
再來,除了神經質以外,吉娃娃也很愛吠。信仰「台獨」的人自認是台灣主權的守護者,為了台灣,要對任何沾了陸方色彩的人「擴大檢查」。台灣開放陸資,就說大陸要用資金統戰台灣。台灣開放陸生入學,就說對方是職業學生。因為信念比較深,所以台獨吉娃娃常在PTT討論串裏大鳴大放。他們越在網路大聲疾呼「台獨」時,就越讓支持兩岸和平的人噤語,形成了「沉默螺旋」。因此PTT也逐漸從原來兼容並蓄的民間論壇,變成台獨吉娃娃的奔馳場。
最後,是讓狼犬變成吉娃娃的最重要一點——戰力弱。台獨派可以是台獨獒犬、也可以是台獨狼犬,但是為何民意最後送它一個「吉娃娃」之名?獨自走在黑夜裏,不斷有看不見的怒犬號叫,實在令人膽寒;然而一旦大燈亮起,發現原來想像中的大狗只不過是一隻虛張聲勢的吉娃娃,又令人發噱。於是,有人以「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為台獨吉娃娃做出最佳註解。
台獨吉娃娃雖能在網路上綱舉目張、振筆疾書,批評火力十足;但在台灣遭遇中共打擊、台中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取消時又愛莫能助,提不出好方案,實際建設性近於零。又如太陽花運動拒絕了馬英九版本的《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成功讓服貿退回立法院,卻也讓該協定擱置至今。而當時力推服貿的馬英九則痛批:「他們自以為是愛台灣,但害死台灣了。」
賴清德自從接下行政院長一職後,就以「務實台獨工作者」自居。柯文哲回應林飛帆對兩岸一家親的批評時,也特別強調自己是以「務實」的態度處理該面對的問題。有人自稱「務實」,就代表有人趨向「瘋狂」。很顯然,瘋狂的是不顧國際現實,硬是要讓體育挾帶上台獨「糖衣」,想強渡關山的台獨吉娃娃。公投前志得意滿的台獨派,原以為可以搶一個獨的「名」,沒想到被全台577萬人以52.3%過半數否決;讓台獨從驍勇善戰的「狼犬」被打回原形,變成只是吠而無力的「吉娃娃」。就結果來看,可看出多數台灣人還是秉持「務實」的想法。
畢竟在中國崛起下,PTT不只政治版出現中國大陸,生活話題裏也總是充斥著中國大陸:青年在赴陸工作版上討論上海工作,網路購物版教人如何淘寶集運,大陸影劇版裏討論愛奇藝最新陸劇上映。PTT一手教人買淘寶,又一手「拒陸、懼陸」,不免讓人精神錯亂。從PTT流行的「台獨吉娃娃」一詞,反映出台灣已經有人厭倦了「逢陸必反」卻毫無建樹的台獨招式。現今兩岸經貿緊密,台獨派若還將中國大陸當作敵人,還須想出合適的新論述;否則,無論在台灣還是中國大陸,終將被當成吉娃娃看待。

中華民國合法化
2006/10 《TGB通訊》第85期 Pasuya

這幾年來,台灣好像時空錯亂:過去威權和特權分贓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現在似乎是民主、法治的維護者,是道德與進步的代言人;過去反抗不義體制的運動群眾,現在卻好像是時代的「反動者」。過去我們以為,用選舉和民主化,就能夠將中華民國轉型成「正常化國家」,時代的不幸和錯亂也將得以扳正;結果我們心底50多年的怨氣不但無從消解,鬱悶卻得繼續往肚子裡吞。
為什麼我們得繼續吞忍?為什麼我們只能眼睜睜地任由舊體制的權力者教訓我們?坦白說,我們強調的「民主運動」,從頭到尾就是錯誤一場!
自日本時代的士紳派、黨外到民進黨為主軸的反對運動,都不是要瓦解外來體制,只是在爭取台灣人於外來體制裡的參政權。階級平等和獨立建國的訴求也只是短期間的政治口號,號召的群眾只是各政治勢力動員以維護既得利益的工具。
我們看看國民黨佔台灣後,到處拆日本神社,忠烈祠就建在原本神社的地基上。他們統治台灣也是如此,將日本於台灣的痕跡全面清除,實際上卻接收日本對台灣的統治基礎。依附日本統治者以控制和剝削台灣人的台奸買辦,在蔣政權時代,仍舊是新「頭家」最忠誠的「管家」,繼續啃食新頭家犒賞的甜頭。
台派政治、運動頭人喊著「台灣人出頭天」,卻如忠烈祠般:他們沒有要拆忠烈祠,只想將台灣的神主牌也擺進去。又如跑路政權將日本台灣總督府的招牌,換成中華民國總統府;台派只想換另外一塊招牌,其他一切照舊,不義同樣照舊!
2000年後的陳水扁政權,是繼承蔣父子及李登輝的統治;所謂「本土政權」是建立在中華民國延續50年來的不義基礎上,所以18%、財團特權、地方派系的資源分配乃至社會發言權的掌握,沒有一項能夠取消,差別只在於現在台灣人總算有權上賭桌了!台派頭人嘴裡喊著「本土政權」,卻從不敢妄想清算歷史,也從未妄想撼動中華民國的統治基礎、資源分贓與價值標準;因為一旦中華民國崩解,他們的權威、地位、利益資源及發言權將成為一場空。
對台灣人而言,只要能贏,只要分得到利益,只要khi-mou-chih giang,什麼是非都不必堅持,標準可以隨時為了目的而調整,原則也可以隨時放棄。
就是不談是非標準,因而不必否定中華民國體制。1949年後跑路來台灣至今的中華民國,無論它是否為獨立的政治體,無論它是否民主化,都是壓迫、剝削台灣人的外來政權!
如果不必否定中華民國,掌握現實的權勢就是老大!所謂的「反對運動」,50多年來一直懇求外來體制接受台灣,不但不向依附國民黨的台奸買辦吐口水,反而期待著他們來肯定並接收我們反抗的累積。因此,我們還在感謝蔣經國的「本土化」;我們也還緊抱李登輝大腿,因為他是中華民國體制內最有權勢的台灣人;現在我們衷心地期盼王金平站過來「本土」這邊,擔任我們的新老大。
不敢鄙視依附體制的投機者,就不敢否定外來體制的權力者。台派運動幻想能夠承接國民黨的統治,改變的只是將外來體制的外殼換成台灣,根本不曾要將扭曲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拆解。他們要求大家繼續服從中華民國的價值標準,繼續崇拜中華民國的權力者,繼續遵守中華民國的規則,也繼續維護這個統治基礎與利益分贓體制。
台灣人支持的反對運動頭人,50多年來都在懇求外來體制的接納,不是要消滅不義;不曾要否定外來體制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是將中華民國的不義合法化,是在繼續維護體制的既得利益結構!
藍綠或統獨的鬥爭,不是台灣人與統治階級的鬥爭,也不是被壓迫階級與既得利益集團的鬥爭;而是擠進體制的台灣頭人,動員被壓迫的台灣人來替他們搶佔地盤以分食利益!
無論過去在爭取言論自由、組黨、總統直選,或是現在高喊的制憲、正名、本土化、國家正常化、台灣主體以及台灣加入聯合國,都走不出蔣經國「革新保台」的設限。50多年來,我們沒有要瓦解外來體制,反倒被政客頭人動員,去維護原本的既得利益體系,提供中華民國外來體制的「合法化」。至今,我們不僅未能「出頭天」,既得利益者繼續吸吮我們的血汗、繼續踐踏我們的尊嚴,我們卻只能將憤慨默默地往肚子裡吞!
台灣人運動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就是台灣人不敢堅持是非,不敢否定中華民國外來體制!

Pasuya:「台派運動幻想能夠承接國民黨的統治,改變的只是將外來體制的外殼換成台灣,根本不曾要將扭曲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拆解。他們要求大家繼續服從中華民國的價值標準,繼續崇拜中華民國的權力者,繼續遵守中華民國的規則,也繼續維護這個統治基礎與利益分贓體制。」
-------------------------------------------

中華民國合法化
2006/10 《TGB通訊》第85期 Pasuya

這幾年來,台灣好像時空錯亂:過去威權和特權分贓體制的既得利益者,現在似乎是民主、法治的維護者,是道德與進步的代言人;過去反抗不義體制的運動群眾,現在卻好像是時代的「反動者」。過去我們以為,用選舉和民主化,就能夠將中華民國轉型成「正常化國家」,時代的不幸和錯亂也將得以扳正;結果我們心底50多年的怨氣不但無從消解,鬱悶卻得繼續往肚子裡吞。
為什麼我們得繼續吞忍?為什麼我們只能眼睜睜地任由舊體制的權力者教訓我們?坦白說,我們強調的「民主運動」,從頭到尾就是錯誤一場!
自日本時代的士紳派、黨外到民進黨為主軸的反對運動,都不是要瓦解外來體制,只是在爭取台灣人於外來體制裡的參政權。階級平等和獨立建國的訴求,也只是短期間的政治口號,號召的群眾只是各政治勢力動員以維護既得利益的工具。
我們看看國民黨佔台灣後,到處拆日本神社,忠烈祠就建在原本神社的地基上。他們統治台灣也是如此,將日本於台灣的痕跡全面清除,實際上卻接收日本對台灣的統治基礎。依附日本統治者以控制和剝削台灣人的台奸買辦,在蔣政權時代,仍舊是新「頭家」最忠誠的「管家」,繼續啃食新頭家犒賞的甜頭。
台派政治、運動頭人喊著「台灣人出頭天」,卻如忠烈祠般:他們沒有要拆忠烈祠,只想將台灣的神主牌也擺進去。又如跑路政權將日本台灣總督府的招牌,換成中華民國總統府;台派只想換另外一塊招牌,其他一切照舊,不義同樣照舊!
2000年後的陳水扁政權,是繼承蔣父子及李登輝的統治;所謂「本土政權」是建立在中華民國延續50年來的不義基礎上,所以18%、財團特權、地方派系的資源分配乃至社會發言權的掌握,沒有一項能夠取消,差別只在於現在台灣人總算有權上賭桌了!台派頭人嘴裡喊著「本土政權」,卻從不敢妄想清算歷史,也從未妄想撼動中華民國的統治基礎、資源分贓與價值標準;因為一旦中華民國崩解,他們的權威、地位、利益資源及發言權將成為一場空。
對台灣人而言,只要能贏,只要分得到利益,只要khi-mou-chih giang,什麼是非都不必堅持,標準可以隨時為了目的而調整,原則也可以隨時放棄。
就是不談是非標準,因而不必否定中華民國體制。1949年後跑路來台灣至今的中華民國,無論它是否為獨立的政治體,無論它是否民主化,都是壓迫、剝削台灣人的外來政權!
如果不必否定中華民國,掌握現實的權勢就是老大!所謂的「反對運動」,50多年來一直懇求外來體制接受台灣,不但不向依附國民黨的台奸買辦吐口水,反而期待著他們來肯定並接收我們反抗的累積。因此,我們還在感謝蔣經國的「本土化」;我們也還緊抱李登輝大腿,因為他是中華民國體制內最有權勢的台灣人;現在我們衷心地期盼王金平站過來「本土」這邊,擔任我們的新老大。
不敢鄙視依附體制的投機者,就不敢否定外來體制的權力者。台派運動幻想能夠承接國民黨的統治,改變的只是將外來體制的外殼換成台灣,根本不曾要將扭曲台灣人的中華民國拆解。他們要求大家繼續服從中華民國的價值標準,繼續崇拜中華民國的權力者,繼續遵守中華民國的規則,也繼續維護這個統治基礎與利益分贓體制。
台灣人支持的反對運動頭人,50多年來都在懇求外來體制的接納,不是要消滅不義;不曾要否定外來體制的「民主化」和「本土化」,是將中華民國的不義合法化,是在繼續維護體制的既得利益結構!
藍綠或統獨的鬥爭,不是台灣人與統治階級的鬥爭,也不是被壓迫階級與既得利益集團的鬥爭;而是擠進體制的台灣頭人,動員被壓迫的台灣人來替他們搶佔地盤以分食利益!
無論過去在爭取言論自由、組黨、總統直選,或是現在高喊的制憲、正名、本土化、國家正常化、台灣主體以及台灣加入聯合國,都走不出蔣經國「革新保台」的設限。50多年來,我們沒有要瓦解外來體制,反倒被政客頭人動員,去維護原本的既得利益體系,提供中華民國外來體制的「合法化」。至今,我們不僅未能「出頭天」,既得利益者繼續吸吮我們的血汗、繼續踐踏我們的尊嚴,我們卻只能將憤慨默默地往肚子裡吞!
台灣人運動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就是台灣人不敢堅持是非,不敢否定中華民國外來體制!

沉淪的政黨 本土又如何
2007-05-18 聯合報 施正鋒/淡江大學公行系暨公共政策所教授

經過黨員投票、以及民調兩個階段,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名單大致出爐。值得注意的是,幾個月來遭到同志圍剿的所謂「十一寇」,不分區立委幾乎鎩羽而歸,區域部分看來也不樂觀。特別是一向被視為民進黨「黃復興黨部」的新潮流,遍野哀嚎,似乎只要沾到一點腥味,儼然就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大體而言,這次的初選結果,除了反映出總統大選的裙尾效果以外,派系的合縱連橫決定黨內的初選辦法,而候選人頂多只能驗收平日媒體曝光的成果。倒是人頭大戶可以藉機會操練自己的口袋黨員,在最後關頭見風轉舵,雨露均霑,誰都不得罪。
首先,由於黨內初選採取三合一的方式,立委與總統的黨員投票綁在一起。由於蘇貞昌與謝長廷以對打的方式,刻意將游錫堃及呂秀蓮邊陲化,無形中,不管是自主、還是被動的黨員,在西瓜效應之下,大家把票集中在看來比較有贏面的蘇謝兩人。連帶地,想要出線的人,除非自己的實力雄厚而老神在在,勢必要以加盟來獲得加持,連陳水扁總統的嫡系人馬都要帶槍投靠。
表面上是三分天下的黨員票,由於新潮流平日排他性作風,在地方上往往與人結怨太深,即使願意支持蘇貞昌的人,立委票不一定會投給新潮流成員;因此,即使新潮流的百里侯人數最多,卻未必能叫得動地方性的人頭大戶。謝長廷順勢操作為二元對抗的局勢,除了選前將民調方式調整為排藍納綠,也成功運作棄游保謝,福利國連線子弟兵水漲船高。
由於新潮流的成員多是能說善道、尤其是在平面媒體有一定的版面,在泛藍電視台也有相當的空間;因此,原本在民調應該有相當的優勢,卻也讓泛綠支持者認為胳臂老是向外彎。相對之下,謝長廷除了長期經營綠色和平電台以外,與三立電視台又是水乳交融;謝系人馬挾著砲轟馬英九的餘威,把支持者對於紅衫軍的怒氣撩撥到極點,十一寇等人當然要望風披靡。
就區域立委而言,平日努力耕耘、服務選民、專業問政的人,即使有能力在民調上獲得一般選民的青睞,卻未必能敵得過地方型的人頭戶。同樣地,對於不分區立委而言,全國性的人頭大戶除了本身安全過關,還有餘力助人上壘,令人嘆為觀止。
回首來看,民進黨的初選機制幾乎是每選必改,不過,大體依違於由群眾式政黨的黨員直選、到美式柔性政黨的支持者定奪之間。比較特別的是,以民調的方式來間接推敲支持者的偏好,讓不少人搶著上鏡頭,未必真正能有效推舉捍衛政黨立場的人,東施效顰,可以說民主國家中絕無僅有。
最令人百思不解的是副總統呂秀蓮所謂「人頭養殖戶」的橫行,光天化日,擺攤分發黨證、配票單,大家同流合汙,為了選勝、視為必要之惡;即使黨中央道德勸說不要以遊覽車接送,然而,只要把車子停得稍遠,小黃穿梭不停、依然故我。當我們目睹那些面無表情、任人驅策的口袋黨員竟然可以左右政局,看到的是一個沉淪的政黨,即使本土又如何?
如果未能公辦初選、各黨同日進行,不只是敵對政黨的支持者可以擾亂對方的初選;更嚴重的是,只要有心投資的人,可以同時豢養兩大黨的人頭,穩贏不輸。如此的兩黨政治,又與幫派何異?

求同存異的抉擇──既然違背良心,何必假有情
2018-10-21 民報 施正鋒

喜樂島聯盟發起於10月20號在凱達格蘭大道的「全民公投反併吞集會」,向世界宣示台灣人要透過公投達成獨立建國的目標,同時也是要向蔡英文總統施壓,要求立即修正被笑為鳥籠的『公投法』,也就是質疑為何民進黨政府不准台灣人實踐民族自決的基本權利。然而,先是民進黨中常會決議禁止公職人員參加,接著台北市政府又配合限制路權;再來民進黨又東施效顰自行在高雄舉辦活動魚目混珠,硬是把公投的訴求拿掉了,擺明的就是自我矮化為選舉造勢。
民進黨雖有『台獨黨綱』,對於台獨目標遮遮掩掩,只願有條件宣示特定情況要推動公投;然而,長期以來被視為「台獨黨」,心中應該是覺得當之有愧。民進黨為了拉攏淺藍贏得總統大選,在1999年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表示台灣已經獨立、只是目前的國號叫做「中華民國」,因此只剩下正名改國號。陳水扁政府借殼上市,囿於朝小野大、情有可原;蔡英文政權全面執政,全面擁抱中華民國,混淆台灣與中華民國,儼然是台灣人獨立建國的障礙。
中國的終極目標就是要吞台灣,不要說台灣共和國下的「一台一中」,連中華民國都被認為是「兩個中國」的陰謀。當下,民進黨政府已經違反當年「進入體制反體制」的初衷,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甚至於高舉「維持現狀」的大旗拼命擁抱;像這樣的汪精衛政權,有什麼好期待的?如果說「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我們應更要體認到「民進黨不倒、台灣不會獨立」。
有海外的同鄉說,我們應該學習愛爾蘭人的獨立運動,特別是主張自治的丹尼爾·歐康諾(Daniel O'Connell),都柏林還有橋以他命名。問題是,一個外人到台灣一遊,看到四處充斥的中正路牌,會膚淺地推崇他嗎?
當年英國軟硬兼施,一面施小惠收買、一面著手綏靖,唯利是圖的愛爾蘭政客只捍衛教會的權力,並未認真探討愛爾蘭的真正病灶。因此,一波一波的所謂改革運動,只不過是政客用來討價還價的工具,包括歐康諾。
所有的獨立運動,並非一開頭就是萬眾一心:一定是先有少數人覺悟走在前面,再來帶動中間的大眾。台灣人經過400年的打拼,先是走過漫長的抗爭的階段,接著透過選舉取得政權,接下來就是要主導意識形態,不應找理由退縮。
試問,當一個所謂台灣人的政府只會說不會怎麼樣,人民豈不是在等死?當民進黨棄絕深藍、討好淺藍、應付淺綠、排拒深綠之際,連看法不同也被打為沒有建設性的「批」跟「罵」,那跟過去威權時代有什麼不同?
民進黨「既然違背良心,何必假有情」?那麼,究竟民進黨政府是無能、還是無心,就不是那麼重要了,也就沒有所謂「台獨一盤散沙」的指控。反正,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祀,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既然政府在國家定位選擇忍氣吞聲,而委屈不能求全,台灣人為何還要繼續屈從?支持者又有什麼好牽掛了的?如果因為痛恨國民黨,在這重要的歷史關頭竟然甘心縱容民進黨政府,那是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後代子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