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國家公園限言論自由 營建署因噎廢食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04/23
資料來源: 

去(2018)年大選競選期間,有議員候選人登上玉山後舉五星旗拍照宣傳統一,針對此一事件,內政部營建署的反應是對所有國家公園修改「國家公園區域內禁止事項」,增加「禁止足以引發社會爭議或衝突之政治性行為或活動」,但定義不清且廣泛禁止所謂「政治性」行為,違反比例原則過當限制言論自由,因此台灣人權促進會與原運、環運團體召開記者會,表達對於此項修正草案很可能導致言論自由受箝制的擔憂。

雖不克出席,還我太魯閣族狩獵自救會成員Tunux Wasi也在記者會中發表其對於此次修正「禁止事項」的文字意見,指出國家公園範圍的形成和原住民族生活空間的關係,並且提醒此舉和標誌自己自由民主的政府政策背道而馳,以太魯閣國家公園為例,1914年太魯閣戰爭爆發,太魯閣族不敵日本政府先進武器與人數優勢被迫屈服後,日方為方便統治施行集團迫遷政策,迫使族人遷離祖居地,1937年於該地成立「次高太魯閣國立公園」。爾後,國民政府遷台,政府於1986年將此地劃定為「太魯閣國家公園」,限制族人於傳統領域內實踐傳統文化,管理單位以環境保育的名義限制族人於傳統領域內實踐傳統文化,卻大興土木開發道路,並開放宗教團體與BOT興建大型建築物以及大量遊覽車與遊客進出,已造成族人對於國家公園積怨已深,並於數十年間,發動多次「還我土地」、「還我狩獵權」之政治訴求。這個訴求,是不是就會落入修正條文中所稱的「足以引發社會爭議或衝突之政治性行為或活動」?

同樣的疑問,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的亞泥案抗爭也可能發生,地球公民基金會的蔡中岳指出國家公園的現狀,比起對環境影響更大的採礦活動,行使言論自由若是並未違反現行國家公園保育目的的管制,何以必須受到更全面的禁止?人民若透過政治的行為保護國家公園的保育,是否也是「爭議性政治行為」?在例如防禦型民主概念、或現已存在的各項國家公園針對環境保護所設下的法規進行切合目的的保護,實無須對於所有單只有表意的活動過於恐慌的過當管制。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Yapasuyongu Akuyana便質疑,對照2016年8月1日總統蔡英文對原住民族的道歉文,和原住民傳統領域多有重疊的國家公園卻想進行這樣的政策,在公告時不曾諮商過部落、以及所謂「爭議」、「衝突」的定義不明之下,勢必打擊轉型正義的工作,Yapasuyongu也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提醒政府,即便是背後有敵意的五星旗,若是我們不希望他人隨意限制我們表達,也應該同樣慎重考慮我們對不同意見的限制。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周宇修律師表示,「國家公園區域內禁止事項」是內政部營建署所主管的行政規則,其母法授權來自於「國家公園法」第13條第8項規定「其他經國家公園主管機關禁止之行為」,因此營建署確實可依此訂定行政規則,但不應超越上級法律之授權,於今(2019)年一月所公布的修正草案中,條文卻將限制的範圍寫成「足以引發社會爭議或衝突之政治性行為或活動」,其效果將是限制國家公園範圍內所有集會遊行權利、表意自由,意即不論是哪種旗,只要是政治性言論便在此規範範圍。在形式外觀上,國家公園法並沒有授權主管機關就言論自由行使進行任何管制之下,行政規則可以超過此一授權嗎?再加上用語模糊的修正條文,實際上所有內容的言論都可能落入條文範圍造成寒蟬效應,超過必要範圍,反而徒然違反憲法對言論自由的保障,呼籲營建署應該立刻停止此一法規修正,回頭是岸。

主辦:台灣人權促進會

出席:

  • 台灣人權促進會會長 周宇修律師
  •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 Yapasuyongu Akuyana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 伍杜米將
  • 地球公民基金會 蔡中岳

臉書討論

回應

太魯閣族青年Tunux Wasi戳破台灣獨立運動與轉型正義的真面目:

血統/血緣論之所以令人嗤之以鼻的原因在於,血統/血緣論背後通常挾帶著某種政治目的。舉凡希特勒的納粹的種族屠殺獨尊日耳曼民族殘殺猶太人,抑或是孫中山與其信徒等人操作至今的「中華民族」等,最後都讓成千上萬的相對的「弱勢民族」遭受迫害。因此,最近看到許多大福佬主義或是某些台獨主義的群體,硬是要操作血統/血緣論來突顯在台灣統治的合理性,卻刻意遺忘與淡化自己身上的血緣其實是自己的先祖過去數百年來姦淫擄掠的罪行,這是非常噁心且可笑的。
而民族或國族的認同與認定,血緣並非是最重要的參考依據之一。真正最重要的是復振與爭取民族/國族文化與權益的主體性,讓民族/國族底下的各族群能夠得到平等、尊嚴的對待,這才是凝聚「台灣」這個民族/國族認同的方式。而非草率的以血統/血緣論做為依據,此舉,難以獲得台灣的原住民族16族、客家、外省第二、三代的認同,尤其是被你們侵害四百年的原住民族。
「轉型正義」是重新凝聚國族認同的必經途徑。一個國家在發展的過程中,難免會傷害到其他族群,而此歷史傷痕若未弭平與回復,必然影響內部其他族群對於這個國家的認同。而現今的轉型正義之所以失敗,原因在於過於針對性且去脈絡化,此舉,不僅無法發揮轉型正義後提振民族/國族認同的效果,更讓台灣族群對立的狀況更為嚴重。
台灣獨立之所以無法獲得台灣大多數的認同的原因在於,這些操作台灣獨立的群體,尤其是大福佬主義者,你們就是整個台獨運動失敗的原兇。你們忽略了台灣其實還有客家人、原住民族、外省第二/三代,這些跟你們一樣生於斯、長於斯的人,常在你們顧及自身利益的情況下,不斷的被你們邊緣化所造成的結果。
最後奉勸林媽利與其粉絲們,你們無須為了合理化福佬人正統性,汲汲營營意圖用血緣含量的比例,將自己變成原住民族、消費原住民族。這是很可悲的。要變成原住民族,請先復振文化與語言,這才是構築族群最重要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