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永生:反送中運動是港人民怨的大爆發

2019/06/19
苦勞網記者

為了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香港人近日接連走上街頭抗爭,9日和16日的遊行有超過百萬名群眾參與,終於逼使港府宣布停止修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更在昨日(6/18)出面向市民道歉,但仍未聲言撤回法案,運動持續延燒。

這場「反送中」運動引起世界矚目,台灣也有民間團體號召萬人集會聲援,但究竟香港人為何如此憤怒?除了反對《逃犯條例》,香港人還有哪些不滿?相較於過去香港的社會運動,這次反送中運動有什麼特殊之處?

苦勞網專訪香港著名文化研究學者羅永生,請他談談這場香港回歸後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

6月16日反送中遊行航拍畫面。(擷取自BBC中文網)

問:反送中運動是因為港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而起,您認為《逃犯條例》為什麼引發這麼大的爭議?

羅:《逃犯條例》的修訂引起大的爭議,一是因為修訂內容危及了香港與中國大陸「兩制」之間在法治層面上的區隔,把很多人都暴露在有可能被引渡回大陸接受審判的危險;二是整個推出修例的過程中,特首及政府官員處理事情的態度極為傲慢,對專業法律團體的意見置若罔聞,建制派也粗暴地踐踏立法會審議程序,盡顯威權主義統治的色彩;三是特首聲稱為解決陳同佳案而要倉卒修例,卻完全不理會不少其他人提出也能解決此個案的方法,令人對她失去信任,認定修例另有目的,中共官方機構介入更加深人們的疑慮。

問:反送中遊行人數接連破歷史紀錄,6月16日甚至有高達兩百萬人上街抗爭,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集會行動。您認為這樣的民意,除了反映香港人對《逃犯條例》的擔憂,是否也反映了港人的其他不滿?

羅:上述問題觸發了過去五年香港人對一國兩制已死,踏進威權年代的那種強烈焦慮。2017年出任特首的林鄭並沒有兌現修補社會撕裂的承諾,兩年來施政建樹寥寥。反而積極配合中央剝奪議員及參選者資格,對雨傘運動參與者「秋後算帳」,亦不理會反對,強行通過高鐵「一地兩檢」方案,以及匆匆要一個花費千億的「人工島」計劃上馬等。林鄭在這幾個問題上都累積著社會強烈的不滿,這些民怨在反送中運動中大爆發。

問:您如何看待香港反對勢力目前的政治版圖?泛民派、本土派的路線是否仍有很大差異?「和理非非」和「勇武抗爭」的運動策略的分野,是否越來越模糊?

羅:雨傘運動以來,在反港獨的強制措施打壓下,反對派陣營整體被邊緣化。反對運動低沉,陣營內派別對抗和競爭在過去兩年大大減弱。泛民本身有不少改變,原有的本土派各派分裂則非常嚴重,過去一些言論領袖人物影響力大不如前,另一些則在獄中或流亡在外。不過,雖然本土派欠缺領袖,但「香港人」意識卻愈來愈強烈,不過「本土」的內涵卻不斷在改變。新的泛民派與廣義的本土派分歧較前收窄了很多。

問:反送中運動和過去的反國教運動、雨傘運動、魚蛋革命(旺角騷亂)是否有相似性和連續性?這次的運動又有什麼特殊性?

羅:這些運動都有大量的年青人參與,連貫的是對現存香港政治體制的憤怒和失望,但每個運動採取的手段和方式都不一樣。雨傘運動和旺角騷亂中出現強烈的世代衝突,以及和平抗爭與勇武抗爭手法之間的爭持。但在反送中運動中,泛民的議會內鬥爭表現進取,六.一二包圍立法會的街頭抗爭中也與青年示威者同行,出現新的鬆散結盟。佔領道路的激進青年向泛民議員鼓掌的場面出現。而無論是溫和派與激進派中,大多數人都重視議會內行動、和平抗爭行動、及激進街頭行動者「三位一體」式的互補和默契。

問:儘管香港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造成極端貧富懸殊、地產霸權、金融霸權等問題,但比較起來,香港人似乎較著力爭取政治權利(普選)和身分認同,而非要求改善經濟困境?港人的身分認同/主體性在近年的社會運動中是否扮演重要角色?

羅:其實香港無論是普選政治權利的爭取,還是本土身分認同方面的捍衛,都是貧窮懸殊、地產霸權等問題的集中表現方式,因為官商勾結的政權結構正是一切矛盾的根源,而這個結構背後就是中共的治港政策,目的是不外乎是維持、吸納、改造過去的殖民體制以為己所用,向商界及財團輸送利益,以交換忠誠。所以普選等政治權利的爭取,其實是階級對抗所折射的一種表達形式。

青年的本土主義涉及身分認同問題,則是對中共操控香港,蠶蝕高度自治,削弱本土文化的反彈。不過,青年人本土認同的飆升背後其實是世代之間的衝突。而所謂「世代」之間的衝突也折射著「機會結構」的不平等,亦即(上一代)「既得利益」者與(今一代)「年青貧窮」者之間的衝突。

問: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獲得台灣社運和民眾的萬人聲援,港台再度形成一個抵抗中國因素的「命運共同體」。不過,相對於香港人希望「維護一國兩制」,台灣人則更強調「反對一國兩制」。您怎麼看待港台之間的政治串連?

羅:「中國」對香港人來說是一個龐大而籠罩一切的存在,支配生活上愈來愈多的層面,其實談不上只是一個「因素」。台灣大體都會感受到這股巨大力量的某種「威脅」,或者可以用「命運共同體」一詞來表達同一種焦慮。

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中國沒有提出以「一國兩制」解決「台灣問題」,但最近也坦白了,在這一意義上台灣和香港之間的確面對共同的挑戰。但其實香港青年對台灣的了解未必很深入,反之亦然。我想在互相分享大家的焦慮以外,其實更應深入了解對方真實在地的實況和背後的歷史脈絡。我想香港青年在更多了解台灣後,或者會更明白所謂「中國」的複雜性。

責任主編: 

回應

請看中國民運人士曾節明的神評論:「迄今,包括许多异议人士在内的华人,根本搞不清“专制”和“独裁”的区别、“民主”和“自由”的区别。他们信信然地以为:专制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专制;民主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民主。这徒令人叹:此种浆糊脑袋搞民运异议,除了一锅粥以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2017-03-26 博讯 曾节明文集

迄今,包括许多异议人士在内的华人,根本搞不清“专制”和“独裁”的区别、“民主”和“自由”的区别。他们信信然地以为:专制就是独裁,独裁就是专制;民主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民主。这徒令人叹:此种浆糊脑袋搞民运异议,除了一锅粥以外,还会有什么结果?
其实“专制”不等于“独裁”,“独裁”也不等于“专制”。“专制”就是剥夺自由,“独裁”就是统治者个人说了算。
独裁不一定意味着专制。比如张作霖独裁统治下的中国东北,就并非专制社会,而拥有广泛的社会自由;路易波拿巴(拿破仑三世)独裁统治的后半段,也非专制统治,期间法国拥有新闻出版等广泛的自由。
独裁之下,没有民主。但没有民主,未必就是专制,如:前英国统治下的香港,并无民主,却享有高度的自由;而同期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虽有普选,却是专制的经典。
民主也并不意味着自由。“民主”就是多数人说了算。多数人说了算,同样可以产生专制:如经多数人同意,推出侵犯少数人人权的政策和法律,便是专制的政策和恶法。象“文革”公审那种只要多数人同意,便可以把“一小撮”杀了、烧了、烹了的“大民主”,就是多数人的暴政。
马克思所主张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典型的多数人暴政。
有民主而无自由的经典是古希腊的雅典。雅典有着高度发达的民主制度,却缺乏言论自由。雅典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就遭以严治罪处死。
列宁时期的苏俄也有着高度的党内民主,苏俄社会却是血腥的极权社会。
众人都注意到独裁产生专制,却鲜有人注意到民主同样能产生专制;甚至在民主高度发达的当代美国,民主制度产生专制也早非头一遭:
如1917年美国宪法第十八修正案通过之后厉行的“禁酒令”,就属于侵犯私权的专制政策;
更典型的是“优生法”,1933年白左罗斯福上台后,美国多州相继出台基于“优生学”(类似于现今“计生科学”)的“优生法”,对残疾人、问题少年、智商测验低分者、甚至贫困群体实施强制绝育手术,这就是十足的专制暴政——民主制度所产生的专制暴政!
讽刺的是,赤裸裸违宪且残酷侵犯人权的“优生法”,直到1977年才被大面积废除。据不完全统计,全美受害者高达六万人,众多无辜者被剥夺生儿育女的权利,老来举目无亲,在孤苦伶仃中死去。
然而,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并未随着“禁酒令”、“优生法”的废除而停止。最近德克萨斯女州议员、律师出身的民主党人(又是民主党!)杰西卡法拉提交一项冠冕堂皇的议案,要求禁止已婚男人自慰(即“打飞机”);该议案要求:“对不在女性阴道或指定医疗设施内的射精行为处以100美元罚款。”
该议案倘若通过,无疑又是一项民主制度产生的专制恶法,因为它是公权力对私权的粗暴侵犯!
如果美国不能制止类“禁酒令”、“优生法”的民主制度下的专制萌动,那么美国的前途,不是异化专制大国,就是在伊斯兰势力的侵袭下分崩离析。
那么,如何防止民主制度的此种专制异化呢?简要地说:
一是设立宪法中的不能修正内容。宪法是立国之本。而现今的美国,只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动议,便可以提出修宪,虽则要通过还需三分之二州议会的批准,这仍然包含着动摇国本的危险。譬如,倘若白左势力或泛伊斯兰势力在美国空前膨胀,后果不堪设想;
二是加强违宪审查机制。“优生法”这种赤裸裸地反人类的违宪恶法,竟然在美国产生,并在多州横行四十多年,这绝对是美国的奇耻大辱,这反映出美国的违宪审查机制有重大缺陷;
三是在国家政权的设计中,限制议会的立法权。否则,一旦泛伊斯兰势力、左派或者迎合选民劣根性的政治骗子在议会中占了上风,便会动摇国本;
四是注重传统。一面发了疯地反民族、反传统,一面惶惶然要封堵泛伊斯兰和左派害国,这是政治脑残的缘木求鱼。英国为什么从没有犯出台“禁酒令”、“优生法”的大错?就是因为英国远比美国更注重传统和“习惯法”。
泛伊斯兰势力为何在与西方文明的对决中,已占得上风?就是因为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中的专制恶变机制——以立法的方式多数票通吃,凭借着自己制造选民的高生育优势,一步步“绿化”着西方社会。这,在西欧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
以上美国和西方社会的沉痛教训,中国在去除共产党之后建国时,亟需汲取。

如果你還年輕,不要跟社運左膠為伍
2019-06-19 常山七次郎

這篇是警語,給港台兩地或是其他任何地方能讀懂中文的人。
我以前也跟社運左左們開了很多會,但後來我選擇不再理會他們。怎麼說呢?
左左們的目標總是很大,比如說啊,打倒中國啦、消滅貧富不均啦、消滅父權社會啦…超遠大目標。然後開始命名一個超屌的組織名稱,開始募款找金主之類的。
然後呢?說要打倒中國,結果說到要訓練就說好累啊,抗爭被打了就喊警察打人。
說要消滅貧富不均,募了款。好了,錢不夠了,自己開始當慣老闆,要人為理念做事不給錢,不聽理念還來罵人。
說要消滅父權社會,然後呢?一些女的就開始搞騎士團親衛隊,把醜的肥的男人當工具人用。然後女人就開始跟帥的有錢搞起來了,結果還是在父權社會裡面享受紅利。
這很荒謬。社運圈左左的目標,其實很多都是互斥的。你想要獨立建國,然後又鼓勵同婚、不婚、養動物、不當兵。最後沒小孩了,軍事力量也削弱了,連戰爭的意識都沒有,是要建個什麼鳥國啊?嘴炮建什麼國?
每個人論述又臭又長,搞得再清楚,能說服多少人?還不如一句發大財。
說真的,右翼的人在那個圈子裡面,吐血受不了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一向是有多少資源就辦多少事。沒錢,就先掙錢嘛;而不是拿募款的錢,大家一起坐在星巴克裡面高談闊論。沒人,就先拉人嘛;創造一些工作機會,大家一起掙錢,不就有了伙伴了嗎?
怎麼一個理念不一樣,就罵人沒讀書;想賺點錢,就罵人資本主義走狗;想從軍、結婚、生孩子,就罵人父權社會的沙豬。
捐錢給他們,我不如約幾個妹去釣蝦、唱卡拉OK還比較實在;至少我消費很爽,她們和店家也拿到錢,大家都愉快。
說真的,要做事不需要什麼核心價值。事情想到先做了,成本與營收算一算,不可行就慢慢改進。這是一般務實做生意的方法。而不是大餅劃了一大堆,最後事情怎麼搞都搞不起來。
覺得自己最清高最有理想,就自己去搞吧…但我是覺得啦,他們跟詐騙集團或洗腦直銷沒啥兩樣。
文末補上左膠特徵,一點5分,注意:超過50分的話就有脫離現實的風險,請注意身心健康。
1 支持共產黨宣言,認為馬克思主義是救世理想。
2 常抱怨政府無能,但又覺得政府應該是萬能的。
3 知道權力集中會導致腐敗,但又支持權力集中的大政府。
4 反對中共極權暴政,但支持共產主義烏托邦。
5 認為右翼就是獨裁者跟資本家的走狗,而忽略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等無數左翼獨裁者。
6 認為工作等於被剝削,而不願意找穩定工作。
7 沒賺錢時靠爸媽養,但又反對傳統家庭價值。
8 讀文組通常延畢很久,尤其以社科院、哲學系為大宗。
9 說跨國企業剝削第三世界農民,但超愛喝咖啡消費舶來品。
10反化工基改核能污染危險健康,但支持施用毒品應除罪,危險性行為得病只是小感冒。
11認為人權很重要,但常常詛咒某些人應該去死。
12支持女權主義,認為只要是男性有睪丸就是一種罪惡,但又把自己打扮得像是男人。
13享受便利都市生活,但反對都市開發與更新。
14認同台灣傳統文化應該認真保存,但討厭8+9那些從事傳統宮廟活動的人。
15認為中國吐痰野蠻,但對於台灣人吐檳榔汁覺得親切有魄力。
16經常跑電影院看非商業片,認為娛樂片取悅大眾都是垃圾。
17很喜歡養動物自稱貓奴,但飼料錢是爸媽出的。
18經常要別人多讀書,但是自己只懂社會科學左翼的部分。
19支持無條件基本收入,但反對政府增加稅收。
20極為頑固,覺得除了自己以外的人腦袋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