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反軍購?

2019/08/02
苦勞網記者

今年接連有兩波軍購議題躍上台灣媒體版面,首先是美國政府通過包含108輛M1A2T戰車在內總計22.24億美元、折合新台幣近700億元的對台軍售案,而緊接在戰車之後的,則還有國防部已證實將採購F-16V戰機總計要價80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2,500億。兩波軍購話題當中,雖有鴻海集團前董事長郭台銘在投入國民黨黨內初選期間曾公開表態反對向美國買武器,卻只讓議題陷入到傳統藍綠泥沼中,未能清楚辨明反軍購的正當性與合理性。

為何藍營主張反軍購缺乏正當性,道理很簡單,因為藍營自己執政時,向美方買軍購的金額,不僅不比綠營少,反而還更多!從1978年台美斷交起算,排名前三名金額最大筆的軍購案,都是在馬英九執政任內,2008年花了64.45億美元買了愛國者飛彈、魚叉反艦飛彈和阿帕契直升機;2010年又花了63.94億美元買了黑鷹直升機和鶚級獵雷艦。2011年再花58.52億美元升級F-16 A/B型戰機的武器配備。

根據歷史資料統計,馬英九執政八年當中對美軍購就高達201億美元,折合新台幣約6,491億元,若以仿間戲稱韓國瑜一碗滷肉飯要價1.1億元換算,這筆鉅款也足夠讓韓國瑜一日三餐吃滷肉飯連吃超過五年,不可謂不驚人。正是因為藍營自己執政時也大買特買,如今要改口批評蔡英文政府「凱子軍購」自然難以召喚民眾的響應。

然而,反軍購並非藍營專利,不該簡單被放入藍/綠、統/獨的政治框架當中,台灣過去也不乏有來自工運團體與公民社會的力量主張去除或降低軍事武裝,呼應的是從上世紀五〇年代以來的全球反戰運動,要反對美國的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這個複合體以美國五角大廈、政府部門以及國防承包商為中心,為了自身利潤的擴大再生產,在世界各地擴大矛盾製造戰亂並兜售武器,循環創造軍火商機。

近日就有公民團體自發在民進黨部周邊高舉「反軍購、要民生」標語,也可說是這項反戰傳統的延續。綜觀目前台灣備受矚目的多項內政經費缺口,從年金、健保到長照、幼托、社宅,政府動輒以國庫稅收不足支應為由,對於預算編列斤斤計較,甚至用菸捐這樣不穩定財源來搪塞長照的經費需求,但是花起金額倍數不成比例的百億千億軍購預算,卻可以毫不手軟。

近日有公民團體自發在民進黨部周邊高舉「反軍購、要民生」標語。(攝影:張心華)

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2018年底公佈的研究報告指出,在全球百大武器銷售軍火商名單中,美國企業就佔去其中42個,單單美國一國,就獨佔了世界近六成的軍火市場壟斷角色。社會學者朱元鴻曾分析台灣對美國的所謂軍購案,與其說是「軍購」,其實更像是「納貢」(tribute)關係,因為其中並不存在可供選擇的商品市場以及買方在不同商品間自主選擇的意志,而是由美國單方面列出建議採購清單後,再由台灣政府全面積極配合購買,在概念上,更像是封建藩屬向領主繳納稅貢以表示順從。

國際政治的現實主義理論中有所謂「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的狀態,指的是敵對雙方因為彼此不信任且資訊不透明的狀況下,往往會對他者的行為做出最壞預期與打算,放大對方的軍事威脅,從而不斷增添軍備以維護自身安全,然而此舉卻也必然讓自己為對方構成更大威脅,從而對方也會增添軍備,形成軍備競賽(arms races)的惡性循環。

在台灣政壇統/獨框架的視野中,來自中國大陸的可見軍事威脅無疑成為台灣增添軍備的正當性來源,然而中國的自我武裝化,又是由於它本身就處於美國在東亞軍事部署的包圍網當中。從「美日安保條約」、美菲、美韓所簽訂的「共同防禦條約」,美國與澳洲、紐西蘭簽訂的「太平洋安全保障條約」(ANZUS),以及美國國內授權對台軍售的「台灣關係法」,這個美國對中國所佈置的軍事包圍網,不僅促使中國大陸必須強化武裝,也使擔當起包圍網任務的美國盟國/藩屬國,必須自己承擔龐大軍事預算開銷,以及區域不穩定的戰爭風險,落入「安全困境」的兩難之中。

正因為軍備競賽源自於敵意雙方的互不信任,才讓美國軍火商與軍事工業複合體坐享了漁翁之利。要促成兩岸與東亞區域的和平,自然也不可能是由任何國家政府單邊發動就能夠促成,而總是需要區域間進步知識份子的合作交流與持續對話,共同約束自身國家/陣營內部的主戰派。正如日韓左翼至今仍維持反對自己國家(再)軍事化的傳統,台灣方面應該站穩反對軍購的立場,中國大陸也應對動輒喊出「武統」的主張進行嚴厲的約束與自我克制。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 

回應

美國衰落三部曲
2018-03-14 中國時報 徐宗懋(資深媒體人)

稍早,美國航空母艦停靠越南,據說是加強和越南的戰略聯合,以執行美國的南海政策。一向民主人權掛在嘴上的美國,怎麼突然不在乎民主人權了呢?難道越南的民主人權突然飛到九層雲霄了嗎?同理,美國總統川普也同意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會面,甚至探討合作。北韓的民主人權不重要了嗎?正是這種偽善反映了美國的國力,不論在道德號召或是國際權力施展上,明顯得力不從心。這是美國衰落的表徵。
世人都同意,美國國力大不如前。不過如何衰落,卻不一定有具體的見解。以我所見,美國衰落會分為以下三部曲:
首部曲是美國逐漸喪失話語主導權。話語權是權力的外在表現,大則是思想型態和歷史解釋權,小則是國際規則的制定權。17世紀以來,歐洲即主導世界發展,在各地建立殖民地,輸出產品和價值觀念。被殖民國家人民除了抵抗西方侵略之外,也學習西方的生產技術和政治與社會管理方法。這就是大航海時代以來世界的主流。
二戰後,美國從英國手中接替了世界盟主的地位,延續了西方中心的思想型態和歷史解釋。然而過去20年來中國快速恢復傳統地位,未來10年生產總值將超過美國,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發展策略,新絲路就成為世界各國的新語境。包括在西方,古代絲路成為知識界的新顯學,從亞洲到西亞的草原帝國史的相關書籍盤據各大書店的排行榜。潛台詞是:中國的復興是古代絲路的現代版,人類全球化的歷史並非從大航海時代開始、而是從絲路時代就存在。如此,中國人就開始掌握歷史解釋權,並進一步延伸到制定當前國際規則的權力。
二部曲是美國價值主張與政治行為的偽善關係暴露無遺。由於美國國力無法支撐國際老大哥的地位,開始更注重利己政策,實際行為無法符合原有道德主張,無論國際政治影響力或是道德領導地位都會快速跌落。
舉例說,美國要消滅IS,同時又以人權理由反對敘利亞政府。然而敘利亞政府是攻打IS的重要力量,美國無法同時消滅兩者,最後只能默認敘利亞政府的合法性,以有效消滅IS。事實上,這也是川普政府的所作所為。同理,美國政府批評中國的人權,但實際上又要聯合越南抗衡中國,如此的人權理由立刻成為笑話。面對北韓也是如此,喪失話語權的美國也將喪失道德的高度,剩下來就是赤裸裸的國際權力的合縱連橫。美國只為自己打算,相對地,所有的國家也會只為自己打算,中國的價值體系和政治權力自然成為另一個結盟的選擇。
三部曲是美國軍事力量的實際撤退。當中國和美國在經濟力量和話語權等量齊觀時,接下來的就是軍事力量的摩擦和碰撞了。這個階段會有一些危險,由於美國無力阻擋中國和俄國力量的全面復興,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地緣政治,鼓動一些反中俄的勢力,讓他們擋在前面,同時銷售武器給他們。
南韓就看清楚這點,拒絕當馬前卒,反而自己主導局面。至於蔡英文政府會不會上當?看來很有可能,而且恐怕只有等到被美國出賣的一刻才會看清事實。即使如此,當10年內中國的航母有能力航行到美國的東西兩岸外,基於物理平衡的原理,美國軍事力量將徹底地撤出西太平洋。

美式民主已日薄西山
2013-10-28 筍子的部落格

號稱民主模範生的美國,曾在冷戰50年間,不斷的努力宣傳美式民主的優點,包含自由及人權。它一直想以美國民主的優點來抗衡蘇聯共產集團。世人夢眛不覺,被這種糖衣包裝的民主幻覺所洗腦,致被瞎折騰了50年。
【「在這個國家裏,輪流執政的兩大政黨中的每一個政黨,都是各由同樣一批人操縱的,這些人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意,拿聯邦國會和各州議會的議席來投機牟利,或是以替本黨助選為生,在本黨勝利後取得職位作為報酬」。「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骯臟的手段用之于最骯臟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如果我不指明,看倌一定以為這是最近的評論。事實上,這段話是恩格斯在1891年說過的。怎麼樣,經過了122年之後,是不是鮮活宛若昨日呢?(註:這段話見《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卷第12頁,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
過去50年來美國政府的兩黨政客,常常在國家利益、民主人權的兩難中,對共產集團國家玩弄兩手策略、兩套標準。並從中獲取其做為資本主義軍工企業複合體代理人的利益。例如美國它一直都在扶持南韓從朴正熙、崔圭夏、全斗煥、盧泰愚等一系列的軍人獨裁政權。又如越南的吳庭延軍人政權、智利皮諾切特軍人政權、柬埔寨龍諾軍人政權、伊拉克薩達姆軍人政權、印尼蘇哈托軍人政權、羅馬尼亞依利埃斯庫軍人政權、尼加拉瓜索摩查軍人政權、烏干達阿敏軍人政權、台灣的兩蔣軍事政權、菲律賓的馬可士獨裁政權等等,請問那一個國家美國不在後面大力支持呢?這些與它表面上一再呼籲的自由、民主、人權,令人感覺恍若一場荒謬絕倫的舞台劇。可以說:美國一直在用兩套標準的惡劣手段來打擊他所宣稱的不公義國家,也就是以保護專制獨裁來攻擊專制獨裁,真它X的。
所以天天高喊的民主人權,都是唬哢落後國家如東歐、南美、非洲及東南亞各國,或像台灣、韓國、日本甚至中國等。直接了當的說,民主人權只是搽臉的政治面霜罷了。在美國的國家核心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個屁。
然而在最近自家情報監聽人員如曼甯、史諾登等一連串的洩密案件公開之後,美國它已不遮遮掩掩了。它乾脆拉下臉,公開承認監聽各國包括監聽美國公民秘密之必要。至於人權,似乎也不再提了。當然碰到一個搞不清真正狀況的山東瞎子律師,還是要大大加以利用的。因為自己的人權記錄雖然不怎麼樣,但比起中國的人權記錄,還是略勝一籌的。
現在中國共產黨以自家獨創的非美式民主政體,在經濟上取得了絕大的成就。它讓中國在30年中GDP連續以10%年成長,並在前年GDP開始超過日本,高居全球第二。它的外匯存底達到3.6兆美元,且持有美國國債高達1.3兆美元。世界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預計:未來20年大陸經濟成長將保持在7.5%至8%之間。
而美國民主發展卻是一路掉漆。從5年前在其民主體系下所產生的無限開放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延伸的衍生性金融商品,突然掀起的漫天金融風暴開始。它最後除了猛印鈔票將通膨禍延全世界之外,已完全沒轍。上個月它又因兩黨惡鬥(原來標榜的是兩黨良性輪政),導致政府關門。居然連APEC的年度盛會,歐巴馬都無法出席。試問,亞太國家今後要聽誰的話呢?或誰說了算呢?或誰的信用比較好呢?
政府關門事件也讓願意思考的人對美國一直鼓吹的美國價值(或普世價值)開始深思。是否美式民主最後終有它的界限?它不能老是以「民主的壞處可以用更多的民主來治癒」來當做藉口。
兩黨人馬經歷多年纏鬥,它們彼此間都有著歷經數十年都無法解決的巨大爭議。比如:墮胎、槍枝管制、全民健保、宗教信仰與教育、種族平等、性別歧視、同性戀問題等等。今次的問題乃是少數茶黨堅持其狹隘種族意識形態所致,最後它以極少數的眾議員(不過33位),綁架了總數234位共和黨眾議院(總數435位)。導致整個國政癱瘓。但它難道不是美式民主有它先天的跼限及永遠邁不出去的門檻嗎?
它以佔全世界人口的5%,卻耗用全世界25%的能源,你就明白這個國家運作之糟糕了。現在,腦筋清醒的人都明白這個地球是保不住了。因為它不可能在升溫2度後就停止的。這個日子原來估計要50年後,現在將在20年後達到。所以美式民主體系的陰暗面,即在它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下展開的自由經濟體系及因此所造成的巨大能源耗損。並因此而造成的地球溫室效應的加速成長。
它整套的運作(包括無限民主、無限遊說、無限舉債、不斷打仗),早已運作純熟。只是落後國家夢眛不覺,卻將美國民主當成發達進步的靈丹及學習的典範,它們全然不知整套的運作其實是透過猶太金融集團及猶太經濟學者的理論支持。知道芝加哥大學,其七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獎學者中有六位都是猶太人嗎?知道歷任美國財長及聯準會主席幾乎都出身猶太人嗎?所以猶太金融集團加上其一手泡製的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早就將美國的民主當成斂財工具,人民只是這些大型產官學及軍工商複合體詐欺的芻狗罷了。
所以美式民主是普世價值嗎?不要搞笑了。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2018-10-17 博讯 曾节明文集

与绝大多数反共异议人士的想当然相反:其实美国并不愿意中共垮台。美国一直以来拒绝给予中国反对派实质性的帮助,就反映了这一点;直至美中贸易战愈演愈烈的今天,美国仍不愿扶持中国反对派,更反映了这一点。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根本原因,是中、美的地缘政治关系,是相对立的。中、美分属东、西两半球温带地区人口最多的大国,天然互为最大的竞争对手。
对于中、美两国相互对立的地缘政治属性,中国人长期懵懵懂懂。蒋介石当年弃德投美,梦想依赖美国,实现中国的统一和崛起。美国的政治精英却早就清楚:中国一旦民主了,将很快强大起来;即便缺乏民主,在一个民族主义并保持市场经济的政府(如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下,中国也会很快强大起来;而中国一旦强大起来,必成为美国的头号的竞争对手。
因此,美国宁愿让共产党来统治中国大陆。共产党的反民族主义本性,决定了它会压制中国的崛起,也决定了它倾向于牺牲或出卖中国的利益以换取一党专制政权的生存。这是符合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利益的。
其中,最大化地迎合美国地缘政治战略利益的共产党,莫过于邓小平式的共产党(包括江泽民时期的共产党、部分地包括胡锦涛时期的共产党),因为:邓小平式的共产党,既向美国最大化地输送利益,又不挑战美国的霸权。
由此可知: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美国以“调停”和制裁的两手,搞垮了中国大陆的蒋介石政权,成全了毛泽东的共产党,这不是什么“幼稚”、“糊涂”,而是美国的基本国策。真相信美国政客“幼稚”、“糊涂”的那些中国异议人士,才是真正的幼稚、糊涂。
为了防止中国强大起来,美国宁愿让共产党来压制中国,也不愿要民族主义的蒋介石和国民党。
据此,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会一直“绥靖”中共;更可以解释为什么在“二战”后,美国一方面以“马歇尔计划”大力援助西欧和中欧对抗共产主义,另一方面却在中国大陆以“拉偏架”的恶毒方式搅黄蒋介石的抗共卫国大业。马歇尔为何在欧洲那么清醒,在中国又那么“糊涂”呢?真实原因即在此。
美国既不愿中国强大起来对其呈现超越之势,当然也就不愿意中共垮台了。美国不愿中共垮台还有一个次要的因素,就是:美国担心中共垮台后,中国会大乱,由此产生的难民潮会对美国形成所谓“黄祸”式的冲击。
如今,特疯子政府的对华贸易战开打已逾半年,中美关系大幅紧张,但美国政府对中国反对派的扶助不增反减——特疯子上台后,大幅削减了之前美国政府对中国异议、人权领域的微薄扶助。
这足以反映出:美国对华贸易战的目的,并不是改变中共政权。因此,川粉们所谓“特疯子的贸易战,是在下一盘灭共大棋”之类的说法,不啻是痴人说梦!
综上所述,指望美国帮助中国去除中共专制,是异想天开。要去除中共这个毒瘤,还得靠中国人自己,以及出于地缘政治战略需要、能够帮助中国人去共的国家。
当今世界,唯一真诚希望中国摆脱共产党的国家是德国,因为德国有联手中国抗衡俄国的地缘政治战略需要。
曾节明 2018.10.17戊戌壬戌壬午秋寒凌晨

2019-11-18 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FB

凱道Day 1000
說真話的白目老師吳豪人
#白目既長又短篇之999天

政治人物談亡國感,等於崇禎皇帝說自己不是亡國之君、百官才是亡國之臣一樣的狀況外。
我半年前就預測小英必然連任,豆沙包因此停筆,雲遊四海去也。所以,小英現在身邊的不智之囊們,實在不應該拿亡國感汙名化社運團體。何況,支票都是你們主子四年前開的。
的確,當時並沒講清楚:第一任只玩半套。政治人物也許以為:這不是常識嗎?的確是常識。不過有些政治承諾,就像轉型正義,都是跟時間賽跑的緊急事項。用玩半套來裹脅選民,既顯輕佻,也不道德,更自速其禍:徒然化友為敵,而且自甘墮落,與黨國加害者沆瀣一氣。
看到洪簡廷卉、歐蜜偉浪牧師以及(尤其是)經民連、地球公民被羞辱,不免聯想到和平公園裡搭著帳篷的巴奈和那布。
巴奈告訴我,她也深知國民黨和其他政黨的來歷底細,所以她抗議小英政權999天,仍然無法支持韓國瑜。這兩者沒有矛盾,只是想看看台灣漢人及其領袖的恥感底線。至於漢人領袖,是穿裙子的還是厭女幽魂老沙豬,並不重要。小英連任了,如果仍然玩假的,她便繼續餐風露宿的抗爭下一個四年。999天,只是一個開場白。為了尊嚴,人生就虛耗吧。
公開這件事,無非是告訴蔡英文的競選團隊:夠了吧,給漢人白浪留一點點顏面吧。人家只是質疑:給你全面執政四年,都說得到做不到了;再給下一個四年,為什麼就能保證做得到?
這樣就翻臉?豈不代替主子承認騙局被揭穿而惱羞成怒?
不智之囊。
#我可沒預測民進黨國會過半
#搶位子搶成這樣當然難過半
#踩社運踩成這樣轉向舔共有何不可
#馬屁不成陷主子於不義程度太差舔共有危險不可不可
#萬一韓國瑜贏連抗爭都免直接躲回內本鹿深山隱居謝絕世人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不能為芒果乾(亡國感)犠牲普世價值!」
----------

與官員見面遭質疑摸頭? 潘忠政:如能早一日停工、少一日傷害藻礁
2021-04-27 中時新聞網 林良齊

藻礁公投日前挾70萬餘份連署送進中選會,可望在8月底舉行公投。但送進中選會後,藻礁公投推動小組成員接連與農委會主委陳吉仲、總統蔡英文等人見面,遭質疑為摸頭。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表示,目前仍透過各種管道,如果能夠宣布三接停工,那就能減少對藻礁的傷害,否則如要等到8月28日公投通過後再停工,那藻礁將繼續被破壞。
珍愛藻礁公投領銜人潘忠政今天接受《POP撞新聞》主持人黃暐瀚訪問。潘忠政指出,經濟部政次曾文生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就潘忠政與他們沒有共識」,當天是提出反對意見的是他,但也沒有其他環團與他們有共識,當天蔡英文的結論仍是「期許溝通、繼續討論」;他也說,與陳吉仲、蔡英文見面時,並未提出三接外推1公里的方案,該方案是律師詹順貴所提出,但並非所有環團都接受。
潘忠政說,只外推1公里,仍繼續破壞藻礁,而且也無法解決如海象差、接收日數過少等問題,也擔心突堤效應更嚴重,可能更嚴重破壞白玉藻礁及觀新藻礁外,也違反公投主文,還不如評估在台北港或林口港設置浮動式接收站。至於是否會擔心公投如果未通過,政府可能會採原來方案破壞藻礁?他說,如果政府已有其他更好的方式,豈有用原來的方式的原因?
潘忠政提及,目前政府再再提到三接與藻礁要二選一選擇,但能源轉型是手段,目前為保護環境,現在卻反而拿三接取代搶救生態,「這完全沒有道理」。
另外,潘忠政指出,過去一路支持綠營、加入過建國黨、還是英粉,但不去理會外界用藍或綠來解讀他,「不能為芒果乾(亡國感)犠牲普世價值」;希望透過藻礁公投讓人民思考程序正義、永續台灣等議題,否則也對不起下一代。

不要因為反共大義而讓民進黨惡墮成另一個國民黨
2019-12-17 柏楊大學 胡啟敢

筆者在Facebook有讚好一些台灣的左翼或倡議少數議題的專頁。最近,見到有一些專頁的編輯在吐苦水,說他們在選舉時為了議題倡議,因此善意批評民進黨的政策不足之處,就被一些KOL和粉絲專頁攻擊,誹謗他們是中共的同路人、意圖消滅台灣民主、韓國瑜的走狗、國民黨的網軍……等等。
所以說,台灣作為中華文化圈,民主運動發展了三十多年,但是民主的質素卻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西方民主已經有幾百年歷史,但是我們卻學不到他們民主文化的精粹:就是容許自己的內在陣營有異見、甚至是激辯的可能。
我們華人遇到不同的意見,總是無意識不考慮意見的質素,而是立即猜忌提出意見的人是否與我們為敵、是否和我們過不去;不考慮意見是否值得參考,就直接向提意見的人扣帽子,說他勾結敵人想分化我們的陣營,然後任由自己的組織爛下去。
筆者並不是說對岸沒有派網軍、五毛來台灣分化民眾,以讓它的附庸國民黨得利;但是總不能防衛過當,將所有意見打成是共產黨的陰謀。
解決的方法,並不是猜疑對方是不是鬼;而是應該透過公開辯論,大家表明身份,對自己的言論負責,然後讓真理越辯越明。(我認為大家不應該對不具名的意見認真,因為不具名的意見通常都是網軍或五毛。)而一些人權組織和志工組織大多是公開身份的,實在不應該像對待網軍或五毛那樣對付他們。
若果大家將所有批評民進黨的意見全部歸類為共產黨的陰謀,這不是和蔣介石的戒嚴時代一樣嗎?蔣介石當時為了反共和保持自己的獨裁統治,將所有意見不同的人都歸類為「共匪」,送去綠島等地方坐牢。例如《自由中國》的雷震、柏楊等等,都沒有在言論反對國民黨統治,但是仍遭受牢獄之災。
只是現在,台灣變成了民主國度,但是現在大家又在反共的大義旗幟之下,重新對不同意見的人獵巫起來,凡對民進黨有意見的人都被扣帽子成五毛、網軍,這樣做豈不是重蹈國民黨和蔣介石的覆轍?這樣,只會扼殺台灣來之不易的民主和議政空間。
就算民進黨這次勝利了,民主的政治在台灣仍然要繼續走下去。希望大家不要贏了選舉,而輸了民主素質!

任何一個政黨如果名字裡有「民主」兩個字的,肯定不民主。
——派屈克·莫瑞,美國政治家

Any political parry that includes the word 'democratic' in its name, isn't.
——Patrick Murray, American politician

2020-06-12 Jimmy Chen

蔡英文似乎已經忘了二年前是如何因為剛愎自用,任命許宗力、邱太三盤據司法院、法務部,長期癱瘓公民頭家心心念念的司法改革,導致民心向背,期中選舉全面潰敗。重創台灣人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根基,以及對於本土派從政者的信賴。
身為民進黨的長期支持者,看著民進黨在取得政權之後,逐漸被華殖黨國體制同化。這些陳腐封建、保守反動的思維,言而無信、虛與委蛇的嘴臉,讓人感覺:眼前所見到的,是過去中國國民黨人的靈魂,寄生在我們曾經認識的民進黨人體內。
那些民進黨派系山頭大老、立法委員諸公、以及涉及司法改革相關業務的民進黨朋友們,你們認為這樣的司法改革,自稱有作為就要人民買單,當作人們都看不懂、聽不懂、想不通、容易騙,所以要怎麼說、怎麼做都無所謂?還是以為總統大選得了817萬票,眼前這些團體代表只是區區少數,隨便給個說法打發就行了?
那些民進黨的現任立委,她總會卸任的。面對威權全閉上嘴,你們未來還要不要做人?
你們以後要如何面對自己、面對台灣民眾、面對支持你們的鄉親、面對眼前這些長期付諸心力推動司法改革的民主先進與昔日戰友?
還是你們認為有權、有勢、有官做就好?其餘什麼改革、民主、正名、制憲、建國、理想、公義、人權,乃至民進黨的黨格,與你們自己的人格,通通都不重要?
#有權無責的華殖官場文化

200萬美金魚雷放到過期、美軍新兵日耗我戰士1年子彈額度 實彈射擊成國軍罩門
2021-04-15 新新聞 晏明強

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後台海情勢持續緊張,近幾個月來解放軍機艦在台灣海空域活動頻率有增無減。3月17日,國防部長邱國正在立院霸氣表明,若共軍真的犯台,國軍從不做防守多久的設定,共軍要打多久,「我們就奉陪多久,沒有限制」。
即使邱國正對國軍戰力信心滿滿,但由於兩岸軍力、軍費差距太過懸殊,國內許多人仍對台海開戰後國軍能否有效保台高度疑慮,認為應透過軍事對抗以外的手段避戰方為上策;就連關注台灣安危的歐美軍情專家、媒體,也不乏抱持台灣軍隊戰力低下、根本不能打仗的觀點。
3月26日,《德國之聲》就以包括民進黨幹部李問等人的服役親身經驗,認為台灣軍隊訓練不足,又有長期存在的隱瞞問題文化;《德國之聲》甚至引用台灣自由撰稿記者Paul黃(黃柏彰)發表在美國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文章質疑,台灣軍隊只不過是個「空殼」,軍事力量僅存於紙上,尤其為了省錢導致陸軍裝備慘不忍睹。
雖然外媒只憑著少數國人的服役經驗,就對國軍做出貶抑性結論,明顯犯了以偏概全的錯誤。但近日,美國國防部負責兵推的前官員奧赫曼內克(David Ochmanek)透露,在中國入侵台灣的相關兵推想定中,台灣空軍在開戰幾分鐘內就會被殲滅。這也反映出,國軍的防衛戰力恐怕還真有不少弱點,實際情況並不如軍方及綠營內宣般的樂觀。
尤其面對共軍機艦擾台、武統恫嚇的壓力,台灣內部藍綠對抗氛圍,不但沒有在外部威脅下有所緩和,甚至還從政治層面往軍事安全的專業領域延伸。光是台海戰事發生後,國軍可以守多久,美軍是否會援台,藍綠意見領袖都有截然不同的結論。
不管是前總統馬英九、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認為台海開戰後「美軍根本不會來」、「可能來不及救援」;或是前文化部長、作家龍應台「不管你說什麼,我反戰」的表態;聽在蔡政府及綠營人士耳中,已不僅僅是在唱衰國軍,而是幾與投降、叛國無異。
相對於藍營的避戰主和觀點,蔡政府及綠營則持抗中主戰論述,除深信台灣戰略地位重要、美軍一定會來救援外,更對國軍戰力高度肯定。親綠網民最常講的是,台灣防空飛彈密度全世界第二,不但能直接攔截解放軍中短程彈道飛彈,更可讓進犯共機有來無回。
再加上去年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對台軍售大放送,諸如AGM-84H/K增程型距外陸攻飛彈(SLAM-ER)、M142「海馬斯」(HIMARS)高機動多管火箭系統等攻擊武器,未來幾年內都會進入國軍服役,更使綠營上下對美台軍事聯手抗中信心爆棚。
影響所及,台灣媒體及政論節目在討論專業軍事議題時,往往是「感性多於理性」、「民粹壓過專業」。談及我空軍剛完成升級的F-16V戰機,就無比驕傲,甚至認為是對岸匿蹤戰機殲20的剋星;全然無視F-16畢竟是服役多年的4代戰機,與至少是準5代戰機的殲20先天上存有代差的事實。
其實有關F-16V碰上殲20的究竟誰能占上風,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總編輯平可夫(Andrei Chang)就認為,F-16V僅與殲16、殲10C同一代,並沒有任何技術優勢可言。言下之意,明顯是「F-16V很難贏得了殲20」。
而在許多現、退將領及軍情人士眼中,僅用國軍現役及外購武器的性能數據來比較國軍與共軍戰力,據此推論台海戰爭勝負結局,不但是完全脫離現實的「紙上談兵」,更無助國軍處理真正的問題。一位軍方人士坦言,先進昂貴能振奮民心的武器,不見得就符合台海防衛作戰需求,「國防資源配置若走錯路,未來在戰場上就得承擔悲慘下場」。
該軍方人士指出,國軍裝備在自製及對外採購管道已有突破,未來只需考慮預算支用及建案先後緩急順序,主戰武器性持續提升已不成問題。當前最棘手的弱點,誠如外媒所言,是在訓練層面。除募兵制導致服役期限過短、士兵合格技能養成有困難外,更重要的是,國軍實彈射擊經驗過少,陸海空三軍幾無例外,才會被懷疑戰力「虛有其表」。
就以我海軍號稱對解放軍海軍最具嚇阻力的2艘劍龍級潛艦為例,2020年漢光演習曾發射德製SUT重型魚雷擊沉靶艦,但上一次實彈發射魚雷是在2007年,竟已相隔13年之久。另外,海軍主力紀德艦配備的標準2型艦空飛彈,射程達153公里,可同時對付8個來襲目標,但從2005年進入海軍服役後,只在剛開始2年於美國東、西岸及台灣東部海域進行實彈射擊5次;2013年9月則在東部外海發射過1次,至今就沒有再進行實彈射擊。
對照美、中海軍艦艇頻繁進行對空、對艦飛彈射擊,我國海軍艦艇官兵則多以模擬發射程序來代替實彈射擊。曾任劍龍級潛艦兵器長、作戰長及潛艦訓練中心教官的備役海軍上校王志鵬就指出,按照美國海軍的標準,每一任潛艦艦長任內都一定要實彈射擊一枚魚雷;反觀我海軍潛艦很少打魚雷實彈,透過印尼從德國買來的SUT重型魚雷都在倉庫存放到過期了。
王志鵬說,不知海軍是否為了省錢,或是珍惜魚雷得來不易,擔心打1枚就少1枚;但武器買來本就是要用,一枚魚雷價格逾200萬美金,放到過期不用同樣也是浪費。他強調,有無實彈射擊對戰力有很大的落差,「實彈射擊與模擬發射完全不一樣。模擬時可以自行修改參數,但在實際戰場時能改嗎?」光靠模擬發射程序,根本形成不了有效戰力;如2003年漢光演習魚雷實彈射擊,潛艦官兵事前也模擬發射幾百次,結果魚雷實際打出去,還是脫靶跑到宜蘭海岸上了。
國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員舒孝煌也同意,部隊訓練有沒有實彈射擊差別很大,武器系統一定要實際開火才能驗證性能參數,不能光靠模擬發射程序;因為武器系統必須進行偵測、追瞄,才能知道是否能追蹤目標。飛彈若沒有離架擊中標靶,也沒辦法驗證系統有效性。只有實彈射擊才能了解武器系統的效能及限制。
不過舒孝煌也說,國軍執行實彈射擊,受台海周邊海空域狹小的限制,往往只能在屏東保力山靶場等特定場域進行;加上如標準艦空飛彈等美製武器,往往供應合約就不允許在台灣附近海空域射擊,原因當然是避免電子參數被共軍偵獲。
王志鵬直言,國軍實彈射擊訓練困難重重,多半是數量眾多美製武器,若無美國人許可就不能打。如美國賣給海軍用來汰換SUT魚雷的MK48魚雷,「老美每年都一定會來清點數量」。國軍若想讓官兵增加實彈射擊經驗提升戰力,光是美國人這關就很難克服。除非是中科院研製的武器,否則國軍沒有太多自主空間。
但舒孝煌倒沒有看得如此悲觀,他說,國軍海空兵力平日出海、升空執行任務,本來就會攜帶實彈,巡邏、演訓的實戰性本來就比陸軍強得多;實彈射擊訓練不足的問題,陸軍算是比較嚴重,或許軍方可考慮從調整演訓流程,儘量讓各部隊都有機會累積實彈射擊經驗。
軍方人士坦言,陸軍官兵欠缺實彈射擊是普遍存在的老毛病,不光是重砲、戰車等主戰武器彈藥射擊數不高,當然打得少也與裝備老舊妥善率低有關。只是,從最基礎的新兵訓練到合格步槍兵、機槍兵的養成過程,我國陸軍耗費彈藥數量與美、英、俄等國軍隊相比,差距竟然高達幾百發之多。
據了解,我國在募兵制上路後,4個月陸軍軍事訓練役士兵,在新訓中心期間打靶耗費子彈為24發,最多也不會超過44發;志願役士兵須經較長時間的3階段訓練,彈藥使用數也不過百餘發。而從2016年開始,國防部則下令大幅提升各作戰部隊實彈射擊強度,從每年92發子彈一口氣增加3倍為276發。
惟參照美軍新兵訓練實彈射擊的數量,國軍戰士用276發子彈培養出來的射擊本領還是令人存疑。曾在美軍服役士官退伍的部落客Allen Lin就回憶說,美軍無論兵種兵科,每位新兵在10周的新訓期間,一次要投擲2枚手榴彈實彈;1人1天在靶場上至少就消耗300多發彈藥;夜間戰鬥實彈射擊1人就打光約30個30發連裝的彈夾。
如今,美國陸軍更已將新兵訓練的時間延長為22周,每位新兵實彈射擊的彈藥(步槍+機槍)只會更多。或許美軍預算多,不怕消耗彈藥。再看英國陸軍新兵的訓練方式,特別著重把輕武器射擊與野戰技巧訓練結合。英國新兵幾乎沒有靜態打不動靶,而是在運動、觀察、偽裝、隱蔽時,同時進行實彈射擊訓練,最後的結訓考核,每位新兵往往要打百餘發子彈;海軍部隊的新兵,更要打上千發子彈。
一位退役將領指出,實彈射擊訓練越紮實,部隊戰力當然就越強。如英軍就非常重視官兵射擊技巧,一位排用機槍手訓練到合格,經常要打幾千發機槍彈。當年英阿福克蘭群島戰爭,英軍登陸後面對人數優勢的阿根廷陸軍,單兵及機槍火力精準度都遠勝阿軍,最終大獲全勝。他強調,以目前國軍野戰部隊面對的敵情威脅,實彈射擊強度就算無法看齊美軍,至少也要師法英軍。
即便國防部已下令增加部隊實彈射擊數量,很多部隊也排好年度射擊流路,但就是達不到目標。曾任裝甲542旅旅長的退役少將于北辰就解釋,「關鍵原因是場地不足」。以楊梅靶場為例,由於怕噪音引來周邊民眾抗議,每天只有10時到12時、14時到16時30分,共4小時30分能使用,部隊打靶不是缺子彈、而是根本排不進靶場;戰車砲射手也一樣受限於訓練場地,僅能勉強射擊幾發。實彈打得少,射擊技巧、精度又怎麼會好?
國軍欠缺實彈射擊的罩門,軍方高層也不是不清楚,但受限於內(場域、經費)外(美國許可)因素始終無法解決,對三軍戰力負面衝擊難以估計。
有軍情人士就憂心,訓練嚴格的美軍面對較低強度的反恐戰時都難免出錯、傷亡,台海萬一有事,國軍要迎接的很可能是高強度的烈戰。國軍指揮體系及第一線部隊必須能快速應變,就怕官兵實戰能力普遍低落,擋不住共軍大規模瞬間突擊。防衛體系若出現全面性崩潰,空有美製先進武器也用之不及,台灣將很難支撐到美軍來援了。

7成要打仗9成要和平 王崑義:呈現出矛盾
2020-10-24 中評社台北10月24日電(記者 雷明正)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及台灣國際研究學會今天發表“台海安全”民調,民調顯示,如果大陸出兵攻打台灣,有高達77.6%的民眾願意為保衛台灣而戰。卻有9成以上的台灣人希望與大陸和平相處。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對民調結果很詫異,他指出,這就是台灣人矛盾地方,台灣如果不夠有實力,根本連棋子都做不到;所以其實是台灣很壯大、但又被當棋子在轉。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以及台灣國際研究學會24日於台北福華飯店舉辦“台海安全”民調發表會,由理事長王崑義主持,與會人有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文化大學社科院院長趙建民、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研究員張明瑞以及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羅慶生。
王崑義指出,這民調很矛盾,這就是台灣人矛盾的地方。首先,大家都認為說台灣是一個棋子或是美國人的一張牌,但他反對這個說法。他認為,台灣如果不夠有實力,根本連棋子都做不到;所以其實是台灣很壯大,但又被當棋子在轉,這就很矛盾。
王崑義解讀,這民調所呈現的,就是台灣人戰爭意志很強,但真的要去打又心裡怕怕。他指出,台灣在軍事排名上算很前面,武器也很先進,都快變刺蝟島了。這感受就是有那麼多錢去買先進武器,代表台灣很有實力,沒有足夠經濟力買不起那麼多武器。
王崑義認為,台灣在國際社會有多少發言權,或是與大陸對抗的時候有多少實力,民眾都一無所知,這就是這個民調所呈現的矛盾處。
就算有那麼高的戰爭意志,還是有9成的台人願意與大陸和平相處。王崑義表示,這是過去沒有想像到的。最可貴的是說,在那麼緊繃的狀態之下,還有那麼高的意願要和平相處。
有9成願意和平相處,卻有6成不願意到大陸發展。王崑義認為這一點都不弔詭,最重要的是,能過去大陸的都過去了,會收到民調的民眾都是不願意過去的;如果連台商都能調查得到,可能比例又很難說,畢竟有很多台商在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