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流會!樂生電梯方案說明會爆口角
樂青籲院方勿操作對立

2019/10/05
苦勞網特約記者

昨日(10/4),樂生療養院再次召開懸空陸橋的「電梯平台」方案說明會,因自救會質疑說明會在程序、實質內容上皆有瑕疵,包括電梯平台的設計罔顧手腳不便的院民需求、未納入院民參與,以及院方「沒收」衛福部所承諾的專家學者會議,因而引發兩派人馬爭執不下,導致第二次流會。樂青擔憂,此次流會後,院方可能不會再開說明會,待文資審議結果通過後就強行發包施工。

自救會會長藍彩雲批評,電梯平台方案就是在欺負像她一樣手腳不方便的院民。(攝影:唐佐欣)

懸空陸橋,是早在三年前即開始施工,因而引發支持「緩坡大平台」方案的自救會重啟抗爭的一項工程。目前仍在爭議的,是連接迴龍站一號出口至懸空陸橋的電梯平台設計。

昨日說明會,青年樂生行動聯盟的林秀芃痛批院方與設計公司只顧跑程序,以求儘速發包施工,無視反對電梯平台案的院民質疑,更以「用自救會的緩坡方案只會拖,到死了都蓋不起來」的錯誤資訊操作新舊院區的院民互相敵視、對立。

她在現場也指出,由台大城鄉基金會的劉可強教授協同院民設計的「緩坡大平台方案」,不僅得以重現樂生的文化意象,也是符合代步車院民需求的更好方案。而針對自救會提出的兩種方案的比較,青境景觀設計公司總經理李政陽則直言「現實就是(懸空陸橋)已經蓋好了,什麼原因我不知道,那我們的任務就是由捷運一號出口接到這座橋」,更強調自己是解決問題,批評自救會是「製造問題」。

另外,針對自救會詢問院方何時要召開衛福部次長薛瑞元承諾的「專家學者會議」,樂生院長施玲娜只回應「當時沒聽到」,接著便要求繼續會議。

在說明會現場,新、舊院區的院民也爭執不斷。一位已不住樂生院區、卻聲稱代表所有院民的陳姓男子頻頻打斷自救會發言,連番表示「少數人(手腳)不方便不能代表全體院民」、「讓院長說話」,導致自救會院民質疑陳姓男子,「如果不是過去我們抗爭,還可以重建樂生嗎?你還有辦法在這裡講話嗎?」、「你以為聽院方的話就可以等領錢嗎?」自救會會長藍彩雲更批評,目前的電梯平台方案正是在欺負像自己一樣手腳不方便、必須使用代步車的院民。

昨日爭執場面,也讓許多舊院區院民十分感嘆。院民說,以前大家都很和睦,即使搬遷去新大樓的院民,都還是會回來舊院區生活。只不過,在面對自救會和院方角力的議題時,新舊院區的院民只能被迫拉扯、「不同心」……。

樂青指出,新、舊院區不均的照護資源分配,間接塑造了院民之間隱隱的張力。隨著院民的年齡增長,自主照顧能力便不斷下降,而樂生病患被隔離後,不但失去工作收入,也少有子女供養,因此必須仰賴看護照顧。然而,公家照服員的人力相當不足,非新大樓的院區共有約四十位院民,卻僅有兩名八小時的看護人力。在資源分配不均下,一旦院民需要醫療服務,便只能放棄熟悉的舊院區,搬進新大樓,仰賴院方的照護系統。因此,需要醫療資源的院民便較難發出不同於院方的意見。

樂青發言遭到保全人員推擠、阻擋。(攝影:唐佐欣)陳姓男子指責自救會不能代表全體院民,並要求讓院長發言。陳男後方為便衣、院方輔導員,右方則為院長施玲娜、青境景觀設計公司總經理李政陽。(攝影:唐佐欣)自救會也將自救會院民自製的模型搬來會議現場,遭到保全人員、院方輔導員阻擋。(攝影:唐佐欣)院長施玲娜在面對自救會針對未召開學專會議的質疑時,只回應「我沒聽到。這個議題跟今天沒關係,我們會議往下走吧」引發口角。(攝影:唐佐欣)樂青在現場向新大樓的院民解說「懸空陸橋」與「緩坡大平台」兩個方案的不同。(攝影:唐佐欣)說明會後,院民茆萬枝拖著他的樂生院模型回去舊院區,背後為新大樓。(攝影:唐佐欣)藍彩雲說,蘇貞昌當年承諾院民要重建樂生,結果放著院民十五年後還繼續抗爭。「如果不是得到這種沒人要的病,不會去爭這個。」(攝影:唐佐欣)院民茆萬枝,背後是他參與樂生抗爭以來收藏的相片。(攝影:唐佐欣)舊院區的生活空間。樂青說明,因為醫療資源分配不均,住在舊院區的院民,一旦需要醫療資源,便只能搬遷至新大樓。(攝影:唐佐欣)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