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黑字也跳票 收費員展開抗爭馬拉松

2019/11/03
苦勞網特約記者

「日歹過,日歹過,政府害阮無工作,無情政府,將阮出賣,今後日子安怎過。」收費員唱起會歌「日歹過」,不少會員難過落淚。(攝影:唐佐欣)

蔡政府和國道收費員簽下協議三年多,總統蔡英文又開始競選連任,11月2日,國道收費員為抗議協議跳票,串起曾去過的抗爭地點,展開抗爭馬拉松,象徵收費員一路從藍色執政抗爭到綠色執政,不管是作為非典聘僱的勞工、還是作為「社運政績」,都被藍綠政黨當作免洗筷,「用完就丟」。

協助收費員抗爭的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說,2013年12月29日是國道人工收費的最後一天,國家在一夜之間拆除了收費員工作的場所,讓九百多位、近八成為中年婦女的收費員失業,主管機關交通部卻以「約聘僱」、「臨時人員」為由,拒絕給付年資,收費員因此組織抗爭,而一場「雇主是國家」的勞工抗爭,被逼著持續了近六年的長度。

陳秀蓮痛批,在2016年8月16日,終於由政務委員林萬億與時任勞動部長郭芳煜代表蔡英文政府與自救會代表簽下協議,蔡英文更將收費員議題當作執政百日的政績,強調這才是「政黨輪替的意義」,然而,一當「政績」的媒體熱度消散後,過去被國民黨政府賤賣給遠通電收的收費員,又被民進黨政府當作社運政績用完即丟。她進一步說明,2016年蔡英文執政的時空背景,便是源於社運抗爭、厭惡國民黨的正當性,如今,蔡英文只顧著以「中國威脅」競爭選票,販賣「芒果乾」(亡國感),只不過,對於台灣的勞工而言,不僅看不到實際的政策牛肉,還被狠狠「削肉」,不僅砍了七天國假,更修惡勞基法,在非典型聘雇上也不見改革。

她質疑,在蔡英文批評韓國瑜未能兌現競選高雄市長的承諾時,是否也該檢討自己對於勞工議題的跳票紀錄?而單就收費員個案上,蔡政府連白紙黑字的協議都能跳票,政務委員林萬億甚至事後說,「協議只代表個人,不代表政府。」收費員從國民黨執政抗爭到民進黨執政,也輪流被藍綠兩黨的支持者痛罵,她強調,從來不是為了要讓誰連任才出來抗議,而是為了勞工自己的權力。

「從小姐做到歐巴桑……」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秀鑾說,從台灣的十大建設開始,收費員就開始為國家服務,年資最短12年、最長29年。這次抗爭是將過往抗爭的地點串成馬拉松,由交通部、總統官邸、葉匡時家、毛治國家、人事行政局、行政院,一路跑至當年簽署協議的民進黨黨部,希望以此喚起民進黨的記憶,「把收費員用完就丟,這樣子對待工人是不公平、不合理的,工人不該成為藍綠惡鬥下的犧牲品。」孫也說,協議是經過非常辛苦、心酸的上百場抗爭換來的,絕不會輕易放棄,收費員也將持續抗爭,拒當蔡英文總統的二次受害者。

因收費員途經總統官邸,大量警力已部署於官邸周圍。(攝影:唐佐欣)

抗爭馬拉松其中一站。收費員曾於2015年突襲包圍時任行政院長毛治國家。(攝影:唐佐欣)

國道收費員到現在還在抗爭,收費員說,連白紙黑字政府都可以跳票,只有「賭爛」兩字而已。(攝影:唐佐欣)

2014年時任交通部長的葉匡時住家。自救會批評,葉早已去高雄擔任代理市長,竟然還有這麼多警力在保護他家不被抗議,因此戲稱自己是「美到違法」。(攝影:唐佐欣)

自救會批評,對於勞工來說,蔡英文的論文真假並不重要,要緊的是勞動政策的真偽。右為協議過後聲稱「代表個人,不代表政府」的政務委員林萬億。(攝影:唐佐欣)

「民進黨二次執政後,離勞工越來越遠,離資本家越來越近。」以影像紀錄介入黨外運動、今日也參與抗爭馬拉松的蔡明德說,看見蔡英文將收費員列為政績,以為解決了,心裡也替收費員開心,沒想到是「詐騙集團」出現了。他也說,三十年前他所記錄的遠化罷工,對上的也是徐旭東(遠東電收董事長)與高壓國家機器。右為華航企業工會理事長劉惠宗。(攝影:唐佐欣)

長期參與國道收費員抗爭的曾啟芃,今日化身為屌神將軍鐵觀音,於民進黨黨部前演唱改編歌曲,要求蔡英文「兌現承諾」。他也說,過去抗爭時,常被國民黨支持者罵「綠蛆」,現在則轉為被怒斥「想讓韓國瑜當選」。(攝影:唐佐欣)

國道收費員自救會會長孫秀鑾於抗爭馬拉松當日南下至蔡英文在雲林西螺福興宮的競選行程,高喊「蔡英文,國道收費員案還沒解決!」要求蔡履行承諾,隨即遭維安架離。(攝影:唐佐欣)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