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護送工會幹部光榮返校』工會人權婦女團體集聚慶祝裁決勝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11/13

勞動部裁決勝利,高教工會幹部光榮返校!

工會人權婦女團體大動員,護送文大遭違法解僱員工返校復職

高分貝向校長徐興慶喊話,撤換違法主管推廣教育長許惠峰!

「裁決勝利,光榮返校!」紅毯、鮮花、拉炮、淚水、擁抱…返校,對這兩位大學裡被資遣的工會幹部一度遙遠,但由於工會的相挺,當事人不屈服於校方霸權,勇敢訴諸法治,歷經煎熬,終於取得階段性勝利,在工會與人權團體的護送下,今天上午光榮重回校園,重新戴上四個月前被迫繳回的員工証。

●文化大學推廣部今年六月底因教育長許惠峰阻撓工會活動、非法解雇工會幹部,被勞動部依工會法裁決為「不當勞動行為」,資遣無效,並須回復高教工會文大分部正副召集人翟敬宜、李宛澍「與原職相當之工作」,創下高校史的第一起指標性案例。文大推廣部在裁決次日通知當事人,卻表示「迫於無奈」,只暫時先讓兩位幹部今日(11/13)回校復職,但表示之後會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

高教工會今天上午號召各工會、婦女、移工與人權團體,前往文大推廣部大夏館門口獻花歡呼,鋪上紅毯站成兩排,護送兩位工會幹部返回工作崗位。並高呼「停止濫訴、誠信協商、撤換違法主管文大推廣教育長許惠峰!」

幸福職場變成扼殺人權之地

翟敬宜在致詞時感慨的說,這個大門口,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十年來,她以公關主管的身分接待過許多媒體貴賓,向他們介紹這個創新的終身學習基地。從來不曾想過,換了校長,換了教育長,一個原本熱情洋溢、溫馨友善的職場,會成為一個霸權專斷、扼殺言論、破壞人權的地方。

她說,一年多來,優秀的夥伴們超過70人被迫離開或失望求去。大家始終不知道,基層到底犯了什麼錯,被徐興慶校長跟許惠峰教育長,當作造成學校虧損的大罪人,資遣優離沒完沒了,還有同仁不斷被懷疑是不是共犯,是不是內鬼。

為了抵擋與日俱增的權力高壓,文大在高教工會支持下成立分部。豈知經營才不過一年,今年6/28,一次再平常不過的教育長施政滿意度調查,她和工會夥伴在問卷發出3小時不到,就被通知資遣。從此推廣部陷入了更嚴重的寒蟬噤聲。

高分貝向文大校長喊話撤換違法主管

「這樣的霸權,徐校長,你知情嗎?關心過嗎?你知道你指派的許惠峰教育長是這樣對待我們同仁的嗎?你收到核發資遣費的簽呈,可曾想了解這些人為什麼走?真的是許教育長說的冗員嗎?沒有!你只會欣賞他砍了多少人,跟你報告省了多少錢!」

翟敬宜嚴詞控訴文大校長對許惠峰的縱容與漠視基層,造成員工密集的痛苦跟壓力。而此次的非法解僱事件,也讓文化大學成為全台第一所被勞動部認証違法的大學,造成校譽嚴重受損、校友蒙羞,卻對員工長期受到的對待充耳不聞,如今更連一句關切都沒有。

高教工會要求恢復員工原單位原職務

由於文大推廣部日前宣稱,兩人所服務的單位已遭裁撤,校方更放話要繼續提出行政訴訟與民事訴訟,既不道歉,更不認錯。高教工會與律師昨天通知校方,希望今日能對二人復職後的工作立即協商,但許惠峰竟以開會為由避不見面,只由人事組職員回覆。工會要求許惠峰訊速出面協商二人職務,並停止繼續濫訴。

翟敬宜則表示,由於校方已被勞動部裁決違法,她要求恢復之前因許惠峰違法阻撓工會活動、違法解僱,之後恣意裁撤掉的公關部及原職位。

高教工會強調,此次文化大學打壓工會的行徑已遭到勞權與人權界同聲譴責,所有今日參與的團體包括台北市產業總工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勞動人權協會、全國金融業工會聯合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等,都認為文化大學身為大學教育機構,本當以身作則倡議人權,如今竟反其道而行,縱容違法,太不可思議。呼籲校長徐興慶應善待員工,重建勞資關係,立即撤換推廣部的違法主管許惠峰!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