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原住民族抗爭一千天 蔡英文總統何時才要弄好傳統領域!?
聲援原轉小教室凱道抗爭行動聲明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19/11/19
資料來源: 

2016年8月3日,蔡英文總統走出總統府,親自走向由巴奈、馬躍比吼、馬躍武道、與那莫等爭取原住民族權利的族人於凱道所搭建的帳棚,進行議題的對話,並對著巴奈的眼睛說:「所以我們現在第一步就是把傳統領域弄好,在傳統領域裡面,把族人的權利用好,這是第一步。」

沒有多久,民進黨政府於2017年2月18日公告《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且排除了私有地,這根本上惡意曲解了「原住民族基本法」第二十一條當中的諮商同意權的行使,該法規定「政府或私人於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及其周邊一定範圍內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資源利用、生態保育及學術研究,應諮商並取得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或參與,原住民族得分享相關利益。」因為是惡意曲解,所以雖然法律授權原民會制定辦法,原民會制定的辦法卻完全推翻了法律。此舉引發了原運團體以「遷就私人地主的利益」及「破壞傳統領域形成的歷史事實與完整性」,巴奈們的抗爭於是自2月23日開始,至今仍未停止!今天是抗爭的第一千天,且行動目前並沒有退回的打算!

不論是凱道部落還是原轉小教室,這一千天以來,曾經以音樂、短講、藝術表演、巡迴走唱各種溫柔的形式,試圖向台灣社會及數百公尺外的總統府表達訴求。但蔡英文政府所給的回應是無視、冷漠、與分化,而從來沒有明確原住民族政策的台北市政府,甚至透過警察以歧視、驅離、開罰單等等小動作試圖瓦解運動,但這些都沒有成功。原轉小教室一直都在。

台權會也要再次嚴厲譴責台北市政府,淪為負責執行排除社會運動的工具之一,竟然樂意任由台北市公園處的駐衛警察不停地以開罰單、站崗監視、言語揶揄與種族歧視等方式企圖排除那布與巴奈,米塔颱風後的10月1日,編號92091的小隊長和隊員,甚至以肢體碰撞與衝突那布!就在蔡總統都已經代表國家對原住民族道歉的2019年,這位編號92091的公園小隊長在今年四月間,仍以「(國家)已經對你們原住民很好了!加分、補助,享受太多的優惠了!」的公然歧視語言在對待原住民。

回顧過往至今的原住民族運動,為了反抗來自各殖民外來政權的不正義、嘗試爭取原住民族被剝奪的權利,諸多前輩與現在正在竭盡努力抗爭的行動者們,特別是在中華民國法律的宰制中尋求各種方法,回復姓名、族群正名、還我土地、原住民族自治,原運需要透過原住民族基本法與國際人權標準,以及更多保障制度撐出空間,撐起族人自主自治的空間。然而,我們看到亞泥礦下的太魯閣族Ayu部落為了爭取部落自主,如今正在與中華民國政府中央地方政府搏鬥,甚至被迫受到Bsngan大部落會議其他部落的影響與分化。我們也看到邵族傳統領域直接被地方政府撤銷的荒謬的結果。原住民族的抗爭與搏鬥,並沒有因為蔡英文總統的道歉而停止,台灣原住民族的被壓迫,並沒有因為總統府的原轉會而有任何的改善。

我們看到礦業法對於原住民諮商同意權行使的草案仍然卡關立法院,雖然已經不乏法院判決肯認諮商同意權,今年七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甚至以此理由判決撤銷亞泥已展延的礦權。我們也看到現在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制度切割公有、私有,並且不讓私有地納入原基法的適用,這件事情居然是由原住民族委員會所訂區區一個行政規則位階的《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所決定,它架空原基法第21條的授權,搶走族人主導自己土地的空間,而不是在部落培力族人重新認識文化、認識自己,在尊重所有成員的意願之下,真誠磋商,讓族人可以自立地決定自己族群的事務,然後說各位沒能力做好選擇,由中華民國、資本家替各位決定發展的未來。原基法已經通過14年,但原住民族的自治在哪裡?原住民族權利在哪裡?

獵人被迫拿著不定時炸彈,農人固守被迫荒蕪的土地;

學生仍舊被沒有記憶之人嘲弄靠加分,核廢料仍舊在Ponso no Tao文風不動。

既然如此,抗爭的族人必須繼續留在這裡,說真話的族人必須向台灣社會做最困難的溝通,告訴所有願意、不願意聽的人,沒有人是局外人。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

回應

民進黨談階級,是正義;國民黨談庶民,就是製造對立?
2019-11-13 奔騰思潮 施威全/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

韓國瑜購屋個資洩漏,不是來自財政部,不是稅務單位。資料外洩給立委林俊憲的,是台肥土地開發處。執政黨政府伸手策動台肥,違法操弄選戰,亟欲把韓國瑜打為權貴,可見得:韓此次大選強調的「庶民」,是具煽動性的有效概念。
林俊憲出手,圍魏救趙之計。十月三十一日,韓國瑜提出學貸免息,認為政府應減輕年輕人償還貸款的壓力,輿論聲浪大。之後執政黨應變迅速:教育部率先發言反駁,質疑韓的政策將讓學貸淪為「套利」;然後民進黨網路文宣出爐,強調減輕學貸負擔,政府早有多種措施;接下來則是林俊憲委員出手,繞過政策辯論,直接批評韓國瑜個人。一切作為,可見得民進黨不敢小覷學貸免息政策。
學貸免息,觸及了社會貧富問題,民進黨便對韓扣上「階級對立」的大帽子。管碧玲說:「這根本是一個大騙局,臺灣經不起階級對立。以假庶民掀起對立,這個對臺灣的傷害大。」階級的帽子或許殺傷力還不夠,有輿論直指韓國瑜打選戰如同毛澤東。自由時報報導學者范世平的說法「韓國瑜選戰是毛澤東打法」,所謂毛氏手法有四:階級鬥爭、大躍進式口號、反智、裝窮。民報則報導學者汪浩的評論:「老韓的口號,完全來自共產黨的手路。」民報與自由時報回到了南海血書的時代,差點高喊著「今天不當自由鬥士,明天就當海上難民」。
說反智、裝窮,那是只知共產黨的皮毛。共產黨在中國崛起,經歷過許多路線辯論,與共產國際辯論、與蘇聯共產黨舌戰。毛澤東躍登為領導人前,與留學蘇聯的國際派、托派鬥;每次論戰,都是洋洋灑灑的社會力分析文章,有實證調查,也有理論研究。說韓國瑜如同毛澤東或共產黨,抬舉了韓。共產黨成功原因之一:抓住了社會矛盾、人民需求。韓的政見,有效抓住輿論關注的,尚零落,口號多於牛肉。
就算韓打的真是階級牌,那又如何?二〇〇八年謝長廷選總統時,宣示「幸福經濟」主張,強調照顧中下階級;二〇一八年五月臺北市長選戰時,謝長廷還叮囑姚文智,日本近來一直在討論「格差社會」議題,談的就是階級差異、貧富差距。
民進黨打階級牌,是追求社會正義;國民黨觸及貧富問題,就是製造社會對立?
長期投入勞工運動的前民進黨立法委員簡錫堦,也談階級,但不是當作負面字眼來談。他認為,韓國瑜的學貸政見「打中執政者要害」。他說:「教育不是商品,政府有責保障受教育基本人權。這是一場反轉資本主義剝奪人權的鬥爭,韓國瑜已贏過蔡英文了。」「蔡搞減稅(主要對財團、富人)、延長高鐵、直鐵與觀光補帖,被視為花公帑的政策買票,引來爭議,人民存疑,也很難獲取選票。庶民最大的痛不在這裡。青年貧困看不到希望,而幾乎百分之六十人民過著血汗勞動的困苦生活,才是政策重要議題!」
不像范世平只論表象,簡談的是癥結。民進黨該警惕的,是韓國瑜觸及社會痛處,不是韓國瑜的手法。
階級是社會既存現象。政治人物幫特定階級講話,不代表掌權後社會就天翻地覆。該在乎的是,政治人物選前高喊公平正義,選後實踐了多少。蔡英文總統上次選舉,大談居住正義;其政見核心的實價課徵二點零版,現已不見蹤跡。這可以理解:三重幫的自由時報戮力幫蔡,民進黨政府怎會去挑戰這土地財團的既得利益?
韓國瑜若真談階級,真的要為庶民對抗權貴,不算大逆不道,畢竟國民黨也曾有過轟轟烈烈的左翼歷史;北伐誓師的蔣中正,演講時還高喊要殺地主。但是,真要站在庶民階級談政策,就要一整套;不但居住正義不能迴避,還有農民、勞工,和年輕人關心的生、育等議題。如果只是大喊庶民,沒有具體內容,那不是階級正義,是取寵民粹。

2019-11-03 簡錫堦FB

蔡英文的危機—在這一場階級鬥爭恐被淘汰。不可不慎呀!
韓國瑜青年教育政策第三箭,畢業沒工作可延還學貸,打中執政者要害。蔡恐敗給韓,政黨輪替機會再前進一階!階級鬥爭為被剝削者討公道,老共就是這樣打敗腐敗國民黨的。
蔡英文的保守性格恐失卻青年選票,韓國瑜的政見許多抄襲自反貧困聯盟「青年要好野」的主張。除了失業那年不繳學貸,且過了六年繳多少算多少,未繳部分由政府代繳清償。2012年總統選舉時,反貧困聯盟要求馬英九和蔡英文承諾,馬蔡都不敢採行。
英國早就實行6年為限的償還學貸赦免政策,因為教育不是商品,政府有責保障受教育基本人權。這是一場反轉資本主義剝奪人權的鬥爭,韓國瑜已贏過蔡英文了。
蔡搞減稅(主要對財團、富人)、延長高鐵、直鐵與觀光補帖,被視為花公帑的政策買票,引來爭議,人民存疑,也很難獲取選票。庶民最大的痛不在這裡。青年貧困看不到希望,而幾乎60%人民過著血汗勞動的困苦生活,才是政策重要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