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快閃sogo、立院反塗鴉 疾呼礦業法修法

2019/11/28
苦勞網特約記者

本屆立委會期只剩下最後一個月,支持《礦業法》修法的青年們昨夜(11/27)在台北街頭快閃,以「反塗鴉」(clean graffiti)的方式,在東門、信義區、立法院以及亞泥董事長徐旭東旗下的SOGO百貨等地,留下「礦業改革 fb:挖山錯了嗎」字樣,希望喚起社會大眾對於礦業改革的認識與關注,以及呼籲國會過半的執政黨儘速完成《礦業法》修法的最後一哩路。

青年們嘗試以街頭反塗鴉與網路粉專等方式,讓更多民眾了解礦業法議題。(攝影:唐佐欣)

與噴漆式塗鴉相反,反塗鴉是利用高壓水柱與字樣模板,在髒污的人行道上「清洗」出行動標語,由於不會造成牆面損壞,參與者通常無法律風險。2016年,許多民眾便是以「洗地板」的方式,在台北街頭洗出「婚姻平權 絕不妥協」、「拒絕專法 不分異同」來表達支持婚姻平權。

此次反塗鴉行動與粉專「挖山錯了嗎」的參與者來自各校青年,記者簡短訪問了他們對於礦業改革的想法,其中包含「世代不正義」、「環境永續」,以及「原住民族生存與發展」等不同關懷。

參與者A同學,就讀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平日關注反核、能源轉型、樂生議題。A也是行動發起人,她說,既然NGO已經針對執政黨、立法院提出倡議了,那麼學生們也許可以將議題資訊轉譯給一般大眾,所以選擇在鬧區洗地板、創設粉專、做懶人包,以這樣的行動讓更多人了解。

「我覺得世代的不正義,不只在於說是下一代要去承受被上一代所破壞的環境,還有像關礦計畫,比如說徐旭東二十年後挖完了、不挖了,那這個地方要怎麼辦?環境要怎麼復育?在地人的工作還有礦場工人呢?最可怕的是他們持續造成的對於這個地方嚴重的撕裂呢?但是一直以來都是財團、政府說了算,人民被壓著打,這不管是台西村、樂生院或是核電廠附近居民都是一樣的。」

反塗鴉的地點包括東門捷運站、信義區、sogo百貨、立法院等地。(攝影:唐佐欣)

參與者B同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畢業。平常關注樂生、環境議題,從前年開始關注《礦業法》修法。

「因為本身是讀生工系的,要學會用環境的觀點來看各種物理、化學的方式如何對環境造成影響,還有要怎麼改善。對我來說,我覺得最生氣的是,它的開挖距離為什麼可以離原住民族那麼近?而且原住民族竟然沒有發聲的空間。因為自己也有在做人權議題,所以對這樣受壓迫的狀況會有共感。像有些人會說,不然大家都不要用礦、不要發展,其實我認為不是不能挖,但像倡議很久的『環境評估』,本來應該就是要被實施的,但是有非常多的礦區是在環評之前就開挖的,《礦業法》不修,就還可以一直展延,那我們要怎麼說現在這樣的開挖是對環境和人無害的?」

參與者C同學,就讀物理系和社會系。關注大觀反迫遷運動、原住民傳統領域,以及地方發展與草根民主。

「因為平常比較關注原住民過去的受殖民經驗,以及我們在當代要如何面對、處理這些歷史共業的課題。這牽涉到我們要怎麼樣面對台灣歷史,以及如何在這塊土地上正當地、無愧地活下去。就我的觀察,其實社會對於《礦業法》並沒有太多認識,也無感,他們不知道自己家上頭的山正在開挖採礦是什麼感覺,也不知道自己的同意權被剝奪多麼可惡,更不知道依法可以一再展延這個明顯不具正當性的採礦權是多麼荒謬的事情。」

反塗鴉源自於英國街頭藝術,也就是利用高壓水柱清洗髒污的地板,洗出行動標語、圖案。(攝影:唐佐欣)

青年留下的反塗鴉。(攝影:唐佐欣)

建議標籤: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