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也是人!」移工遊行要求廢除私人仲介制度

2019/12/08
苦勞網特約記者

今日(12/8)台灣移工聯盟展開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訴求廢除私人仲介制度,要求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G2G),移盟並準備了由15位移工親身寫下「被仲介」的故事,要送給國、民兩黨,盼兩大黨在大選前回應究竟要選擇「仲介利益」或者「移工權益」,且要求其立委、總統候選人提出改善移工權益的政策。

隊伍由國民黨黨部出發,行經民進黨黨部,並於勞動部前上演行動劇,諷刺仲介「眼裡只有錢」,透過高昂的仲介費、買工費,以及服務費剝削、掌控移工,最後由眾人合力將仲介人偶撕裂,象徵破除從牛頭到仲介的剝削鏈。此外,這次遊行除了牛頭、仲介等大型道具外,也有「印刻部」與移工協力做出的「你選購我們但我們也是人」大型版畫橫幅。

本屆遊行的主題是「廢除私人仲介,要求政府與政府直接聘僱」。(攝影:唐佐欣)

眼裡都是錢的仲介人偶。(攝影:唐佐欣)移工先要被「牛頭」收取一次介紹費,再被仲介收給「仲介費」。(攝影:唐佐欣)

國民兩黨接陳情 僅承諾向勞動部反映

移盟首先在國民黨黨部前召開記者會時,有位韓國瑜支持者見狀則激動表示移工團體「為什麼不去民進黨、行政院」,怒嗆「移民移工是自願要來的,要是不滿意可以回去你們自己國家」,在被聲援者要求降低音量後,更大聲嚷嚷「這是我自己的國家,為什麼我不能來?」嘗試與他對話的聲援者無奈地說,每一個人都有追求更好生活條件的權利,「但並不代表移工來到台灣就要忍受剝削」,比如台灣女生去澳洲打工,被迫要用性服務換取工作時,我們台灣人也不會說「那是她們自願的。」

國民黨方面由不分區代表王裕文接下「移工的仲介故事書」,他表示清楚移工團體的訴求,會向勞動部反映。民進黨則由發言人李明俐收下,她則表示,廢除仲介制度涉及來源國的意願與法規,以及勞雇雙方的需求;堅決反對私收非法「買工費」,鼓勵社會踴躍檢舉,將建請勞動部懲罰業者;政府應該要保障移工權益,不過事涉廣泛,民進黨將擔任社會團體與政府的對話溝通平台,將各界意見反映給勞動部檢討。

不過,三年來,政府如何處理「私收非法買工費」?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吳靜如指出,勞動部會非常故意地說,移工只要拿出證據申訴,勞動部就會調查。「重點就是移工根本拿不出證據!」她解釋,仲介在收費時,會要求勞工把手機交出來關機,不准拍照、錄音,聯絡也只用電話,或者用手勢比出費用,就是讓移工無法留證。此外,移工只要一申訴,就會被列為仲介圈的黑名單,在私人仲介壟斷就業機會的狀況下,除非移工是不工作了,否則根本不可能申訴。她也補充,像越南政府已經表達支持國對國聘雇,韓國更是早於2004年便開啟直接聘僱,直聘並非不可能,「只是要求台灣政府對於跨國勞動力負起責任。」

遊行隊伍從國民黨黨部出發,行經民進黨黨部,結束於勞動部。(攝影:唐佐欣)

仲介人偶控制下的移工。(攝影:唐佐欣)

牛頭、仲介層層剝削 政府直聘才有解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說明,移工在母國時,須先支付一筆「介紹費」給當地的「牛頭」,方能轉介給仲介公司,接著仲介公司再收取一筆「仲介費」,兩項費用共計6至20萬不等,隨著國籍與工種有所不同。來台之後,每個月更需繳交「服務費」給仲介,一次三年合約即6萬元。對此,陳秀蓮批評,由於牛頭與仲介壟斷了絕大多數資訊,因此得以操縱資訊與語言能力的不對等,不僅向移工收取超過當地合法仲介的高額費用,更為了搶得雇主手中的「配額」以此獲得仲介機會,往往在移工遇到勞資糾紛時,以遣返與失業恐嚇移工,要求移工忍耐,以此討好雇主。也就是說,移工在台工作三年,付了將近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的薪水給仲介,卻弔詭地等於是移工花大錢請仲介幫忙雇主管理與控制自己。她也強調,即使2016年廢除了「三年出國一日」的規定,仍變相衍生出相當於二次仲介費的「買工費」問題,因此極力呼籲須由政府對政府直接聘僱。

仲介向移工收取服務費,在勞資糾紛時,卻往往要求移工噤聲。(攝影:唐佐欣)遊行隊伍中的移工。(攝影:唐佐欣)移工扮裝成「魔鬼仲介」。(攝影:唐佐欣)仿照仲介公司人力廣告單所印製的「你選購我們但我們也是人」版畫。(攝影:唐佐欣)象徵被私人仲介制度綑綁的移工。(攝影:唐佐欣)隊伍行經台北市區,移盟也將訴求表達給台北市民。(攝影:唐佐欣)

參與者於勞動部前高呼「G2G」。(攝影:唐佐欣)

參與者於勞動部前高喊「G2G」。(攝影:唐佐欣)

責任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