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署拒無限包機?醫界有不同意見

2020/02/08
苦勞網記者

前台灣基進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醫師吳欣岱發起「醫療人員支持政府堅守防疫底線」連署活動,逾11萬人醫護人員參與,訴求反對無限制的武漢包機返台,要求審慎評估台灣本地的醫療能量,完成一批再開放下一批。不過,對於這份連署的部分內容,也有醫界人士提出不同意見。

北市醫師工會今日赴陸委會陳情,反對無限制返台包機。(攝影:張智琦)

連署疑有排外嫌疑

連署書中,第一項訴求提出「以有緊急需要之國民為優先」作為允許班機返台的條件,被質疑是否排除陸配,而事實上,在連署書剛推出的時候,文字更是露骨,直接寫「比照他國,只有具有本國身分的台灣公民能上機」。

高雄榮總台南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蘇偉碩表示,原來的訴求直接導致排除陸配的問題,而即便現在文字改了,但還沒拿到身分證的陸配,到底算不算國民,仍會引起爭議。

蘇偉碩認為,如果政府防疫能量足夠,卻拒絕台灣人回台,或者排除特定身分如陸配,那麼就會引發人權問題,除非政府已經完整盤點病房與醫療資源,確認防疫能量真的不夠,才可能構成正當理由。

此外,原先的連署文字稱限定本國公民才得上機的條件,是「比照他國」的原則,但事實上,在目前各國撤僑班機中,混雜不同國籍者的狀況皆屬常態。以日本6日晚間的撤僑班機為例,上面包含了日僑及其配偶和小孩等家屬,其中就有2名是台灣人;而法國2日的第二班撤僑班機上,254名乘客中更分佈了30多個國籍,僅65人為法國人,顯示撤僑限定本國公民的條件,不僅有排外、侵害人權疑慮,也並非各國原則。

醫界連署反映疫情焦慮

蘇偉碩認為,短時間內有高達11萬醫護人員參與連署,反映的其實是台灣醫護人員的焦慮,包括對於疫情的焦慮、資訊和溝通上的焦慮,還有對勞動保障上的不滿。

蘇偉碩指出,政府沒有對第一線人員提供足夠資訊,風險溝通不夠,才會讓大家都很緊張。例如,現在如果接收900名武漢的台灣人返台有困難,那麼400人可以嗎?確診病例達到多少人才算突破第一道防線,有沒有B計畫?這些判斷與資訊,醫療第一線知道嗎?

蘇偉碩直言,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負壓隔離病房是否足夠,而是台灣面對新興傳染病超出防疫能力時,政府到底有沒有處理備案。2009年H1N1新型流感列入公衛緊急事件,當時台灣有上萬人感染,也不可能備有足夠負壓病房,那麼類似傳染病爆發時,政府有沒有備案,以及這個備案是否足夠透明讓第一線醫護人員清楚知道,就很重要。

另外,蘇偉碩也提到,護理人員長期一直有過勞問題,聲音卻不被尊重,勞動權益保障不足,因此對於第一線人員的防疫,政府應提出更多的保障和鼓勵。

台灣護師醫療產業工會理事長陳玉鳳表示,她沒有參與這個連署,因為訴求只有宣示性,不夠具體。例如「由台灣政府主導實際登機人員」,但撤僑不可能不跟對岸政府打交道,如果堅持單由台灣這邊主導,有可能嗎?

她也說,包機返台的人不是都要住進負壓病房,所以病房不會馬上被用完,訴求裡的講法可能會引起誤會。現在台灣負壓病房使用量有多少,具體能夠承載多少病患,這些資訊全都沒有公開,政府應該清楚盤點病房容量有多少,讓醫療人員清楚,再視醫療能量開放人數,量力而為。

陳玉鳳也提到,第一線護理人員很辛苦,現在又面臨口罩不足問題,行政院長蘇貞昌聲稱「我要人給人、要錢給錢」,但很多公私立醫院護理人員一天都只分配到一個口罩,照顧結核病的也是一天一個,事實上完全不夠。她認為,政府應該充分供給防護衣、隔離衣、口罩給護理人員,民眾則應避免瘋搶口罩,護理人員才不會人心惶惶,可以專心防疫。

責任主編: 

回應

右翼獨派領袖和中國小粉紅只是幸運的精蟲!借武漢肺炎來牟取名利!
2020-02-14 柏楊大學 胡啟敢

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病死,有一些關注中國人權民主的組織舉辦悼念會,立即引起一些右翼獨派的惡毒攻擊。果然,右翼獨派力證他們的水平和中國的小粉紅沒有分別,他們的文化上血統其實師承中共國人,只是用民主、自由、港獨等等假大空的外皮來包裝自己。
這裡不是誇大地歌頌李文亮是人性光輝和民族英雄,他之前對港台的態度和意見的確值得抨擊。但是,他本著專業精神,向家人和朋友警告有肺炎蔓延的情況;武漢肺炎爆發後,他也繼續堅守崗位,直到逝世。他是一個在政治正確的體制下的受害者,做了一些堅持。若果我們追求民主、自由、多元的價值,好應該對李文亮的死物傷其類。
偏偏有些右翼獨派如盧斯達(即劉耀文)見到有團體舉辦李文亮的悼念會,認定是攫取名利、取得本土教徒的膜拜的大好時機,就乘機攻擊這些團體是厚此薄彼、不關心香港人、反而關心一個仇視香港的中國人。
這就反映右翼獨派如盧斯達之流和中共沒有分別,都是高舉民族主義先於民主主義。若果將香港人和中共國人的角色對調,獨派他們的「大香港主義」一定會贊成香港人優先,並壓迫各地的少數民族和弱勢社群。而這些獨派領袖其實和中共的高幹子弟沒有分別,揮動「香港民族主義」的大旗,鼓動香港小粉紅和香港憤青仇恨其他人,並進貢自己的血汗錢給獨派領袖進行酒池肉林。
盧斯達等右翼獨派煞有其事攻訐關心中國的團體,其實是搶奪政治資本。因為他們知道不少港台華人仍然對中國抱有溫情,所以為了樹立自己的位置,就一定要攻擊關心中國的團體。想當然,他們對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的關心都是虛偽的。若果這些國家的民主運動在本國/本地民眾有大量的支持,為了爭奪政治資本,他們就會轉而攻擊這些人是大美洲膠、大大洋洲膠、大歐洲膠、大非洲膠、大亞洲膠。
我甚為同情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領袖,他們是失敗的希特勒。因為中國是最殘忍的官僚資本主義,比起美帝,他們連所謂的民主自由也不談,鎮壓民主運動更加殘忍。所以他不敢正視中國政府的獨裁問題導致遍地成災,而轉而視線談及族群仇恨、中國人全部都是敗類,以作為精神自慰,其實是欺善怕惡的表現。
就像希特勒在德國戰敗後,他也不是反省德國資本家和統治階級如何將德國賤民送上前線去死、然後在幕後牟取暴利。他不敢挑戰統治階級,轉而將仇恨移向貧苦的猶太人,並在二戰時候殺死六百萬猶太人。
希特勒曾經雄霸一方。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也成就不少,成功騙了不少信徒課金供他們享樂,儼然是邪教教主,享受14000港幣的小確幸。
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說到中國人如何人格卑劣、不可救藥,就算有民主制度都是多數暴政。正正反映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是右翼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壓根兒不相信民主制度有改變一個社群素養的潛力。
看看台灣,柏楊先生在八十年代寫《醜陋的中國人》,鞭撻當時台灣人的民主素養和公民質素的劣等和不堪。但是經過三十多年的自由和民主洗禮,台灣人的公民質素大大提升,民進黨在競選造勢大會幾乎沒有一句是謾罵國民黨,政客水平比起柏楊先生所批評的已有所改善。我的結論是,不能低估民主自由對公民素養改善的可能性。
這樣又暴露了,盧斯達等右翼獨派說的都是口號民主和口號自由,他們其實和中共一樣完全不相信民主。盧斯達等右翼獨派咬定「中國人有了民主就會推行多數暴政」,其實就是中共整天狡辯「中國人質素太低不可推行民主」的變種論述。我猜疑的是,其實盧斯達等右翼獨派和中共一樣都是強權崇拜,他們都渴求一個英明領袖出來救世,就像盧斯達本人先後膜拜黃洋達、陳雲、黃毓民一樣。
盧斯達等右翼獨派整天強調香港民族或台灣民族如何質素優秀,相反中國人如何低劣;這就像一個二世祖將自己的富有和高雅的生活方式全部歸因於自己的勤奮努力,不知道自己的成功是靠父幹。其實,盧斯達等右翼獨派貨即使能夠「有」高公民質素去恥笑中國人,是因為無數的民主先烈為了追求普世價值,不計犧牲和獨裁體制鬥爭而得來。這些右翼獨派現在就數典忘宗起來,不去再追求國際間的民主運動,相反以自己的所謂「民族水平」來恥笑其他人作精神自瀆。
說白點,他們忘記了自己只是幸運的精蟲!若果他們不幸投胎到武漢,生活在一個黨國教育、資訊封閉、自私自利的國度下,他們不會淪為歌頌黨國、攻擊港台的小粉紅或憤青嗎?他們能不在武漢肺炎爆發時洋相盡出嗎?他們不會逃亡、炒賣口罩、沒有衛生意識嗎?
說到這裡,就可以看到:右翼獨派和留學在外瘋狂攻擊西方民主自由的小粉紅,其實本質上有類同之處。右翼獨派領袖以自己身處開放文明社會的優勢所養成的所謂公民水平,去攻訐公民水平待發展的中國人,以搏取政治名利(按:部分相信右翼獨派鬼扯的平民例外。他們和藍絲一樣,都是因為生活困苦找不到認同感,因此用民族主義來為自己賦權。只是藍絲是大漢族主義,本土派是香港民族主義或台灣民族主義。比起右翼獨派領袖有意識地藉民族主義博取名利,他們只是傻子)。小粉紅則憑著自己有權有錢的優勢,去攻擊西方民主自由,搏取回國後受政府賞識和名成利就。其實本質上,右翼獨派領袖和小粉紅都是勢利之徒!
當然,勢利之徒(非指所有右翼獨派領袖。有些因為更大的右翼獨派領袖煽動而真誠犧牲,或者有些真的有熱誠而自願犧牲。)也會冒進挑戰政權,然後遭受牢獄之災。希特勒曾發動過啤酒吧政變意欲推翻政府,然後坐牢。坐牢不能反映希特勒是信仰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
我身為左翼,對於中國人的劣根性的解決方法就是:團結中港台三地的民眾,推動民主運動,發展公民社會,這樣就能慢慢改善中國人的民族質素。若果像右翼獨派領袖一味強調族群仇恨,除了增加民眾間的仇恨,為右翼獨派領袖的錢袋增添多幾枚金幣,問題仍然存在。你明知鄰居有病,你應該帶他去就醫;而不是一味辱罵他、讓他發瘋後把你殺掉,這只會一拍兩散。

厲害了!我的台灣價值!
2020-02-15 i-Media愛傳媒 陳麗玲/律師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什麼了不起?台灣特色社會主義,更厲害!
蘇貞昌說確保沒有人用口罩發財,但這有除外規定,沒有人,不包含政府啦!傳染病防治法第61條規定的囤積居奇或哄抬物價者,居然是政府本身!
台灣民眾除了繳納稅錢,還要被徵口罩錢!台灣民眾起早趕晚搶口罩,原來沒有全面被徵用!
究竟是誰說謊?蘇貞昌還是經濟部?
1月31日,行政院宣布「全數徵用」國內口罩工廠生產之口罩。2月2日,經濟部說將花2億蓋口罩廠。
2月13日晚間,經濟部PO文說有中小型的口罩廠商表示,政府不應該不徵用他們的口罩,又不准他們賣?政府立刻改善,「全面徵用」!
究竟是全數徵用,還是全面徵用?
究竟從1月31日到2月13日這段時間沒被徵用的51家廠商所生產的口罩,可不可以賣?
究竟在1月31日到2月2日這段時間明知道還有51家口罩廠可以徵用,還要投入2億元做60條生產線的決策是怎麼做成的?
51家口罩廠應該有超過60條生產線,直接徵用請他們生產口罩需要花2億元嗎?
再來,從每個不到一元的口罩,到八元一個,降價為六元,現在五元。到這51家有人一盒50個賣200元,一個四元,民眾不能買,因為政府不准你買便宜貨!
這中間有沒有圖利,有沒有瀆職?決策經過如何?
立法委員趕快催院長開議,一定要追!公平會委員趕快動起來,快調查市場!監察委員也要蒐集資料,是否有人謀不臧,機關要不要糾正,人員要不要彈劾!
如果因為817、因為1450,這些單位都不敢查、不敢動!
那我只能一切服從黨的領導!厲害了,我的台灣價值!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