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防疫不混淆 護照條例明訂TAIWAN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0/02/13
資料來源: 

世界各國在本次蔓延全球、源自中國武漢的新冠病毒 ( nCoV ) 的各項防疫措施中,多已針對中國人採取入境限制等防疫手段。我政府雖已全力抗疫、讓台灣至今未亮旅遊警示燈,然而病毒的發源地「中華人民共和國 ( People Republic of China )」所發行的護照,與我國所發行的護照上所印的字樣「中華民國 ( Republic of China )」卻已使包含印尼、越南等國在內的海關混淆,認定我國為中國的行政區之一,嚴重影響國人出國權益。

永社理事長黃帝穎表示,民間團體支持政府防疫武漢肺炎,感謝陳時中指揮官及防疫團隊和第一線醫療人員保護國人健康。民間團體也要當政府的後盾,同時協助在制度上提出保障國人出國權益的方法,因此永社義務律師團研議護照條例修正草案,明訂TAIWAN,希望讓國際社會防疫不混淆,確保台灣人權益。

永社認為,除中國政府不斷在外交上以一中政策打壓台灣外,另一方面則肇因於上述台灣護照上的英文國家名稱標示。從英文文法上來看,”of ” 前面加上的辭彙,意旨其歸屬在”of ” 後面的辭彙,所以不管是People Republic of China 或是Republic of China,在看不懂中文,只透過英文認知護照資訊的海關人員或店家看來「都屬於中國」。再加上台灣人和中國人外觀及慣用語言相近,使區分上更加困難,常遭誤認為中國人,造成國人困擾。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此種混淆在台灣人入境他國時所生的誤會,已見諸新聞的便有越南及印尼等國。前者遭受阻攔的台商必須唱周杰倫的歌給越南海關聽,以證明自己是台灣人;後者,則出現台人遭誤人為中國人而驅逐。我國駐越南辦事處更為了避免使越南海關誤會,於其網站上發布入境越南的台灣旅客用以避免誤會的澄清文件。除了因他國官方混淆導致的不便外,亦有台灣旅客在韓國造訪店家、診所,因外貌及所使用語言被誤會為中國人,受到拒絕接待或歧視,但依據上述狀況,此時即便出示護照亦難以澄清。

上述現象意味著,在這武漢肺炎疫情中,台灣人進出他國的權益,已因國籍認定問題,導致輕者國人得在各國海關費盡口舌解釋以求順利入境,重者遭拒絕入境或遣返。縱使順利入境他國,亦可能因為護照上的「CHINA」遭受該國商家為求防疫而拒絕接待或歧視,嚴重影響台灣人在國外的權益。

永社為此提出護照條例第七條修正草案,希望立法部門在保障國民權利的前提下,使我國國民及公務機關,能依據需求能自由選擇護照封面及資料頁的國名為中華民國 ( Republic of China ) 或台灣 ( TAIWAN ),以維護我國國民現實生活中的境外權益。

臉書討論

回應

韓國新冠肺炎案例一夜暴增—團體文化竟成防疫缺口?
2020-02-21 Yahoo論壇 蔡增家/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

就在日本疫情逐漸升高之際,韓國的防疫防線也宣告瓦解,一夕之間確診人數暴增52名,累計多達156人(截至2月21日中午)。若扣除在海上的鑽石公主號,韓國境內感染人數其實已經超越日本。而令人擔心的是,與日本只是零星不明感染源相比,韓國出現的是大規模的群聚性感染,同時連記憶體大廠SK海力士都出現員工相互感染,導致八百人遭到停工隔離。韓國是全球半導體生產大國,一旦韓國的工廠陸續淪陷,將會重創全球的產品供應鏈。
其實,任何疫情的擴散以及所採取的差別性防疫措施,都有該國的政經考量及獨特的文化因素。例如台灣對中港澳採取嚴格的禁止入境措施,對疫情不斷升高的日本及韓國卻只列在第一級的旅遊警示。
首先,日本政府之所以採取「延遲防疫」的刻意忽視,主要是希望降低對經濟的衝擊,以及不要影響到八月份東京奧運的舉辦。而日本國民連發燒都要上班的社畜性格,也加劇病毒的擴散與傳播。君不見,日本厚生大臣說,只要不要像哥吉拉般的大聲咳嗽,就不會傳染給他人;日本專家在電視上說,新冠肺炎的傳染力,其實並不強;而日本各地祭典仍然照常舉行,甚至還出現萬人肉身大接觸的壯觀場面。
而在這種奧運舉辦為上、防疫為下的集體氛圍下,難怪日本政府會讓鑽石公主號的遊客自行搭電車回家,也訂出了發燒37.5度連續四天才需要上醫院採檢的荒謬政策。
與日本相比,韓國之所以會出現超級傳播者的群聚感染,除了韓國並未禁止大陸觀光客之外,較多的是來自於韓國人不喜歡一個人吃飯的團體主義、以及各式大型宗教林立等文化因素所導致的。
首先,這次韓國的超級感染源是來自於大邱的「新天地教會」。韓國信奉基督教的人數在亞洲首屈一指。而韓國人在引進基督教義之後,卻融入了韓國薩滿教及朝鮮巫教的內涵,再加上韓國人的團體主義文化。這讓韓國的基督教派林立,例如文鮮明的統一教及趙鏞基的福音教會,而每次聚會的人數更動輒上萬人,於是大型教會聚會便成為主要疫情傳播的來源。
而這次造成韓國疫情快速擴散的「新天地教會」在全球有十二萬名教徒,每週在果川市總部的聚會便多達上千人。而這個超級傳播者便是參加教堂聚會,結果造成二十三名教友被感染,上千名教徒被要求居家隔離。這讓韓國政府要求大型教會停止聚會,而改採網路聚會的形式。
其次,這次海力士員工的廠內集體感染,主要是來自於一名新進的員工,他參加公司所舉辦的員工教育訓練,以及同事為他所舉辦的迎新聚會。在這種大型聚會多人密集接觸下,造成海力士不得不進行封廠,同時與感染源接觸的數百名員工都必須要強制進行隔離。
韓國人在集體主義下,總是不喜歡一個人吃飯;每次午休或是下班時,公司員工總是吆喝一起去吃飯,因此在韓國餐廳很少看到一個人的座位。再加上韓國人的喝酒文化,為了表示對長輩的尊敬以及彼此融洽的感情,常會輪流喝一杯酒,這在平常可能是一種倫理的表徵;但是疫情蔓延時,共用酒杯卻會造成病毒傳染源的快速擴散。
當時,日本與韓國並未遭受2003年SARS蔓延的慘痛經驗,於是民眾便輕忽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強大感染力,但是政府對此次責無旁貸。由於日本與韓國政府的「延遲防疫」,不但造成民眾的集體恐慌,也讓全球防疫體系出現了破口。韓國與日本是全球重要的半導體生產基地,一旦廠內感染逐漸發酵,將會重創全球的科技產業。
只是,在這個時間點,韓國總統文在寅在與習近平的熱線通話上,仍然強調中韓兩國共同防疫,中國的困難就是韓國的困難。由此可見,日韓兩國在疫情擴大的根源上,雖然大不相同;但在中國的因素上,卻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