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波及 陸配、移工遭歧視
學界連署籲杜絕霸凌

2020/03/20
苦勞網記者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網路上充斥著各種針對陸配、陸生的污名化和歧視言論,台灣學界日前發起連署,呼籲社會勿歧視陸生、陸配和滯留武漢的台胞,也盡量避免使用「武漢肺炎」這類可能強化污名的用語,目前已有近三百位學界人士,以及各行各業近千人參與。

學界和民團連署呼籲在防疫之餘,應該共同對抗歧視與汙名。(攝影:張智琦)

新冠肺炎疫情不斷延燒,世界各地對感染病毒的恐懼,也演變成針對亞裔和華裔人士的污名和歧視,台灣網路上也出現言語暴力等現象。日前學界發起「救無別類,應物無傷──為對抗歧視,社會和諧提出呼籲」連署,呼籲共同對抗歧視。今日(3/20)連署發起人王智明以及台灣公共衛生促進協會、《新國際》等民間團體共同舉辦記者會,呼籲民眾應該不分國界團結對抗歧視和污名。

「武漢肺炎」有污名歧視疑慮

連署發起人、中研院歐美所副研究員王智明表示,發起連署是因為看到政府和媒體持續使用「武漢肺炎」的稱呼,以及搭乘武漢包機返台的台胞也遭受許多攻擊和歧視。他認為,這些言語暴力對於陸生、陸配和台灣人都造成傷害,台裔球星林書豪也發文批評「武漢肺炎」、「中國病毒」等稱呼帶有歧視,希望大家避免使用;中研院學者劉紹華同樣指出該命名不論有意無意,都有負面的隱喻和污名效果

王智明說,疫情發展至今,衛福部長陳時中和醫護人員的努力值得肯定,但希望政府可以做進一步的社會溝通,對抗歧視,對疾病的「正名」提出呼籲,改善越來越惡化的兩岸關係,也希望社會大眾一同改善言語暴力霸凌的問題。

政大法學院副教授廖元豪表示,防疫期間政府曾有許多正確言論,像是陳時中說「我們要對抗的是武漢肺炎,不是對抗武漢」、「肉搜和公審會防礙防疫」等;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也說「陸配是我們的家人」,但網路上一旦出現咒罵政府和大陸台胞的聲浪,政府政策就隨即轉向收緊,這些網路輿論可能來自煽動種族主義的網軍,但也可能反映社會上有一股煽動仇恨的趨勢,需要大家警醒。

廖元豪也認為,現在人民也不太能質疑政府,例如他在網路上提出政府近來「限制出國」等防疫措施恐有違憲問題,結果就被網友痛罵出征,網路上變成只能「順時中」,不能「逆時中」,造成法界形成寒蟬效應,這應該好好檢討。他堅持,《紓困條例》第七條過於空洞,無法授權緊急措施,應該盡快修法解套。

憂網路形成法西斯輿論

政大傳播學院教授郭力昕表示,對於網路民粹、網路形成的法西斯主義感到擔憂,這在全球都有類似現象,但兩岸間特別嚴重,認為應該通過《公共媒體法》,培養更多公共媒體,杜絕法西斯式的輿論。

高雄榮總台南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蘇偉碩指出,網路上充斥人對人的暴力、仇恨,但凡對政府有所批評,就會被大量髒話攻擊,這種精神暴力對人的傷害不容小覷。他認為,在新型冠狀病毒的災難前,人在死亡恐懼下接受試煉,但台灣很多人沒過關,呼籲大家「應該用愛動員,用仇恨動員會被恨吞噬。」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淳淮指出,除了對中國大陸的仇恨、歧視和污名,台灣還存在對移工的歧視。他舉例,昨天有失聯外勞在轉院時逃走,就是怕政府發現後會把他們遣返,但網路上卻出現「應該直接槍斃」這類仇恨言論,反映歧視問題很嚴重。他們主張防疫期間不應該驅離失聯移工,給他們留台繼續工作的機會。

衛促會常務理事、成大公衛所特聘教授陳美霞表示,自己身為公衛學者,相當支持這個連署,病毒傳播不分國籍,防疫也不應囿於意識形態,對外配和移工進行歧視或污名,應該超越主權、國籍區分的舊思維,全民一起團結做好防疫。

責任主編: 

回應

右翼獨派領袖和中國小粉紅只是幸運的精蟲!借武漢肺炎來牟取名利!
2020-02-14 柏楊大學 胡啟敢

武漢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病死,有一些關注中國人權民主的組織舉辦悼念會,立即引起一些右翼獨派的惡毒攻擊。果然,右翼獨派力證他們的水平和中國的小粉紅沒有分別,他們的文化上血統其實師承中共國人,只是用「民主、自由、港獨」等等假大空的外皮來包裝自己。
這裡不是誇大地歌頌李文亮是人性光輝和民族英雄,他之前對港台的態度和意見的確值得抨擊。但是,他本著專業精神,向家人和朋友警告有肺炎蔓延的情況;武漢肺炎爆發後,他也繼續堅守崗位,直到逝世。他是一個在政治正確的體制下的受害者,做了一些堅持。若果我們追求民主、自由、多元的價值,好應該對李文亮的死物傷其類。
偏偏有些右翼獨派如盧斯達(即劉耀文)見到有團體舉辦李文亮的悼念會,認定是攫取名利、取得本土教徒的膜拜的大好時機,就乘機攻擊這些團體是厚此薄彼、不關心香港人、反而關心一個仇視香港的中國人。
這就反映右翼獨派,如盧斯達之流,和中共沒有分別,都是高舉民族主義先於民主主義。若果將香港人和中共國人的角色對調,獨派他們的「大香港主義」一定會贊成香港人優先,並壓迫各地的少數民族和弱勢社群。而這些獨派領袖其實和中共的高幹子弟沒有分別,揮動「香港民族主義」的大旗,鼓動香港小粉紅和香港憤青仇恨其他人,並進貢自己的血汗錢給獨派領袖進行酒池肉林。
盧斯達等右翼獨派煞有其事攻訐關心中國的團體,其實是搶奪政治資本。因為他們知道不少港台華人仍然對中國抱有溫情,所以為了樹立自己的位置,就一定要攻擊關心中國的團體。想當然,他們對其他國家的民主運動的關心都是虛偽的。若果這些國家的民主運動在本國/本地民眾有大量的支持,為了爭奪政治資本,他們就會轉而攻擊這些人是「大美洲膠、大大洋洲膠、大歐洲膠、大非洲膠、大亞洲膠」。
我甚為同情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領袖,他們是失敗的希特勒。因為中國是最殘忍的官僚資本主義,比起美帝,他們連所謂的民主自由也不談,鎮壓民主運動更加殘忍。所以他不敢正視中國政府的獨裁問題導致遍地成災,而轉而視線談及族群仇恨、中國人全部都是敗類,以作為精神自慰,其實是欺善怕惡的表現。
就像希特勒在德國戰敗後,他也不是反省德國資本家和統治階級如何將德國賤民送上前線去死、然後在幕後牟取暴利。他不敢挑戰統治階級,轉而將仇恨移向貧苦的猶太人,並在二戰時候殺死六百萬猶太人。
希特勒曾經雄霸一方。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也成就不少,成功騙了不少信徒課金供他們享樂,儼然是邪教教主,享受14000港幣的小確幸。
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說到中國人如何人格卑劣、不可救藥,就算有民主制度都是多數暴政。正正反映盧斯達這些右翼獨派是右翼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壓根兒不相信民主制度有改變一個社群素養的潛力。
看看台灣,柏楊先生在八十年代寫《醜陋的中國人》,鞭撻當時台灣人的民主素養和公民質素的劣等和不堪。但是經過三十多年的自由和民主洗禮,台灣人的公民質素大大提升,民進黨在競選造勢大會幾乎沒有一句是謾罵國民黨,政客水平比起柏楊先生所批評的已有所改善。我的結論是,不能低估民主自由對公民素養改善的可能性。
這樣又暴露了,盧斯達等右翼獨派說的都是口號民主和口號自由,他們其實和中共一樣完全不相信民主。盧斯達等右翼獨派咬定中國人有了民主就會推行多數暴政,其實就是中共整天狡辯「中國人質素太低不可推行民主」的變種論述。我猜疑的是,其實盧斯達等右翼獨派和中共一樣都是強權崇拜,他們都渴求一個英明領袖出來救世,就像盧斯達本人先後膜拜黃洋達、陳雲、黃毓民一樣。
盧斯達等右翼獨派整天強調香港民族或台灣民族如何質素優秀,相反中國人如何低劣;這就像一個二世祖將自己的富有和高雅的生活方式全部歸因於自己的勤奮努力,不知道自己的成功是靠父幹。其實,盧斯達等右翼獨派貨即使能夠「有」高公民質素去恥笑中國人,是因為無數的民主先烈為了追求普世價值,不計犧牲和獨裁體制鬥爭而得來。這些右翼獨派現在就數典忘宗起來,不去再追求國際間的民主運動,相反以自己的所謂「民族水平」來恥笑其他人作精神自瀆。
說白點,他們忘記了自己只是幸運的精蟲!若果他們不幸投胎到武漢,生活在一個黨國教育、資訊封閉、自私自利的國度下,他們不會淪為歌頌黨國、攻擊港台的小粉紅或憤青嗎?他們能不在武漢肺炎爆發時洋相盡出嗎?他們不會逃亡、炒賣口罩、沒有衛生意識嗎?
說到這裡,就可以看到:右翼獨派和留學在外瘋狂攻擊西方民主自由的小粉紅,其實本質上有類同之處。右翼獨派領袖以自己身處開放文明社會的優勢所養成的所謂公民水平,去攻訐公民水平待發展的中國人,以搏取政治名利。(按:部分相信右翼獨派鬼扯的平民例外。他們和藍絲一樣,都是因為生活困苦找不到認同感,因此用民族主義來為自己賦權。只是藍絲是大漢族主義,本土派是香港民族主義或台灣民族主義。比起右翼獨派領袖有意識地藉民族主義博取名利,他們只是傻子。)小粉紅則憑著自己有權有錢的優勢,去攻擊西方民主自由,搏取回國後受政府賞識和名成利就。其實本質上,右翼獨派領袖和小粉紅都是勢利之徒!
當然,勢利之徒(非指所有右翼獨派領袖。有些因為更大的右翼獨派領袖煽動而真誠犧牲,或者有些真的有熱誠而自願犧牲。)也會冒進挑戰政權,然後遭受牢獄之災。希特勒曾發動過啤酒吧政變意欲推翻政府,然後坐牢。坐牢不能反映希特勒是信仰自由民主等普世價值。
我身為左翼,對於中國人的劣根性的解決方法就是:團結中港台三地的民眾,推動民主運動,發展公民社會,這樣就能慢慢改善中國人的民族質素。若果像右翼獨派領袖一味強調族群仇恨,除了增加民眾間的仇恨,為右翼獨派領袖的錢袋增添多幾枚金幣,問題仍然存在。你明知鄰居有病,你應該帶他去就醫;而不是一味辱罵他、讓他發瘋後把你殺掉,這只會一拍兩散。

嚴震生語中評:兩岸已完全沒有回頭路
2020-03-20 中評社台北3月20日電(記者 黃筱筠)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嚴震生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過後,兩岸關係也沒有和緩跡象,“兩岸之間已經完全沒有回頭路”。仇中情緒已經深入到台灣下一代以及社會中,因為選舉培養出“仇中情緒”,底下的年輕網軍、網民已經被灌輸這樣的意識,現在就算是蔡政府“想改都不敢改”。他也分析,未來10年至20年,中國大陸一定會對台灣採取強硬的作法。
嚴震生,美國德州大學歷史系、政治系雙碩士,普渡大學政治系博士,專長比較政治、國際關係、美國政治、美中台關係及非洲政治。曾任政大國關中心中國社會經濟研究所代所長、美歐研究所所長,現為國關中心研究員。
嚴震生觀察,台灣內部因為自己市場小、薪資水準無法提昇,優秀的年輕人或比較有國際觀的人都“出國”工作,剩下來留在台灣的人就更仇中。未來10年至20年,中國大陸一定會“打”台灣。他說,像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只不過替陸配小孩講幾句,就還被打臉,中國會認為台灣接下來的人只會更仇中。陳明通過去跟中國大陸來往過,但之後的人根本與大陸不來往,未來就很難跟中國大陸互動。
嚴震生表示,中國大陸“打”台灣的方式很多,若可不用戰爭方式,就會盡量不打。但可用封鎖或用網路癱瘓你、或是經濟方式、斷台灣的油源,不見得是戰爭。但是封鎖台灣,或是打台灣一、兩個外島,像是打澎湖等離島,台灣本島就會知道後果了。中國大陸再過10年、20年,一定會採取很強硬的作法。
他表示,現在執政黨為了選票,造成仇中心態,你要轉彎,底下選民都不讓你轉。但是另外執政黨也不負責任,一贊喊“台獨”,當選後不是應該直接帶領獨立嗎?但又獨立不了,那會讓仇中心態更強烈。今天跟民進黨走,“就是相信你會獨立,但卻沒有獨立,這些支持者卻還不怪民進黨”,這是很奇怪的現象。
嚴震生對中評社表示,目前兩岸看起來沒有和緩的趨勢,因新冠肺炎疫情一開始,台灣作法對大陸的片面封鎖,這跟後續對日本、韓國態度非常不同。甚至台灣沒有“邦交”的國家,台灣都對他們比對中國還要好,那還講什麼兩岸一家親?如果是兩岸一家親,就是對中國大陸比日本、韓國要好一點點就好,但蔡政府並沒有這樣做。
面對疫情大爆發,台灣將提供美國每週10萬片口罩,嚴震生對此也說,台灣從一開頭就是對中國不友善、封鎖大陸,非常民粹,也符合台灣現在的心態。蔡政府若說要捐給大陸口罩,就會被罵“舔共”,但是“舔共”跟“舔美”有什麼不同?
他說,台灣跟美國更好,對台灣真的比較有利嗎?但看看美國最近兩個和平協議,一個是以巴之間的和平協議,是美國跟以色列協議,巴勒斯坦並沒有參與;另外,阿富汗協議,是直接跟塔利班談。那兩岸關係會不會美國直接和中國談,會讓台灣參與嗎?台灣是籌碼或是被美國賣掉,這種說法都是有可能。甚至如果中國更壯大,美國會不會直接放棄台灣?
至於美國會不會派兵幫助台灣?嚴震生認為,對美國來說是值不值得的問題,看台灣跟美國武器買的多不多,另外那些喊“台獨”的都不當兵,美國為什麼要幫你,“罵舔共”的人就應該要去當兵,要展現決心,反對中國大陸就要去當兵,美國才會幫你,美國總統才能去跟美國民眾說,台灣民眾非常有決心,我們要去幫助台灣,“現在台灣自己都不當兵”,那美國國會議員一定會有人提出質疑。
他也認為,中國大陸民眾對台灣一樣,雙方仇視情緒越來越嚴重。過去年長的人,對於台灣可能還有感情,可能覺得台灣經濟幫助到大陸,但是現在這樣的感情越來越少,當時中國也覺得民主不錯,但現在中國年輕人,很相信中國政府,對台灣仇視感增加,兩岸互相仇視之下,就沒有安全閥。
中美議題一定會牽扯台灣嗎?他表示,中美關係太複雜,有地緣關係、國際領導、以及潛在合作議題等,“丟一個台灣議題”加入美中關係,台灣議題對於中美關係“比例並沒這麼大”。
對於中國大陸軍機最近繞台行動,美方也同樣以軍機繞台回應,他認為,中國大陸的軍機繞行台灣是他們的標準作業,不會因為疫情發生改變,若按照道理,疫情嚴重應該要停止,但是解放軍照樣做,這是大陸建立的一個機制,而美國也同樣回應,這是中美雙方競爭,台灣也是升高軍機好幾次,但大家都不想擦槍走火,但這些動作都一定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