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世新無預警改建研究室 學生抗議校方程序黑箱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0/07/07

由世新大學全校四個學院的研究生所組成的「世新研究室空間自救會」(以下簡稱自救會),7日上午於世新大學校門口舉行記者會,會前一度遭到校方以「施工安全」為由,阻擋記者會進行。

自救會與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以下簡稱高教工會)、臺灣學生聯合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等聲援團體,共同高喊「反黑箱!要協商!」,並對世新校方近日的校園空間重劃決策提出嚴正抗議,認為校方高層不開放學生參與、不公開工程決策相關資料並蠻橫廢除研究室的作法是黑箱操作。在場學生均反對校方將研究室改建成共用式「K書中心」,要求世新校方召開公聽會,與學生協商,公開會議記錄與工程資訊等相關資訊。

世新大學總務處於6月19日無預警公告,「空間規劃委員會」在5月28日開會決議後,將對校內空間進行調整與設備優化,隨即要求研究生在兩週內清空研究室的所有物品,此舉引起許多研究生不滿,認為取消系所的獨立研究室空間是一項與學生權益密切相關的空間更動,規劃過程卻沒有與利害相關的學生進行事前溝通,也沒有學生代表參與討論,實在有違校園民主程序。

針對校方的蠻橫作為,研究生們憤而發起連署,短短一週內收集到全校各學院603位學生的簽名連署,其中163位為碩博班研究生,超過全校研究生人數的1/4。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以下簡稱性別所)碩士生石家瑋表示,這份連署主要訴求空間規劃納入學生意見,保留獨立研究室,並要求校方公開此次空間改建的決策與工程相關資料。但是當研究生們帶著超過600份具名連署向校方陳情,校方卻選擇繼續忽視民意,說這些只是「少數研究生的意見」,負責此次工程的副校長廖鴻圖更顛倒是非,說學生和平的連署活動是在強迫學校接受學生意見。

世新大學學生會長彭宬則強調,雖然7月1日校方有邀請學生會參與空間規劃說明會,但是研究生沒有學生會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因此學生會無法代表研究生。並且,校方沒有邀請任何研究生代表參與會議,卻強行將學生會當作研究生代表,彭宬批評這足以顯示出其對學生意見的漠視。

面對校方擅自做出決策的態度,世新大學新聞所碩士生陳怡岑痛批,校方的手段簡直與強行通過香港國安法的中國政府沒兩樣。研究生才是研究室的使用者,但整個過程卻不徵詢學生意見,她質疑:「想請問這不是黑箱什麼才是黑箱?」。陳怡岑認為校方未經由校務會議就成立「空間規劃委員會」,完全違背《大學法》與《世新大學組織規程》的規範。而且校方不僅不願意召開公聽會與學生交換意見,也不願意公佈任何資料,甚至反過來責怪學生無理取鬧,令她感到相當心痛。

研究室是研究生們討論與交流學術資訊的重要場所,內部更存放了大量學長姐與師長留下來的珍貴文獻。性別所碩士生周慧盈強調:「沒有研究室,學術的交流就無法繼續!」並且,各系所學生對於研究室的需求和使用方式都不同,未來若將研究室設計成「K書中心」,只會為學生帶來更多不便。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碩士生陳俊酉更指出,新的研究室空間將比以往容納2至3倍的人數,且桌面只有大約70公分寬,最窄的走道更只有51公分,而沙發和討論圓桌則像路障一樣擋在走道上,他沉痛表示:「原來我們每學期繳了5、6萬的學費,只配使用這樣的研究室。」

校園民主是一所大學推動多元學術發展的基礎,長期關注高教議題的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痛斥,世新校方的行政決策只考慮利潤、不顧民主,可說是以大學自治之名行獨裁之實,若持續放任,將對整體高教發展產生負面影響。而臺灣學生聯合會副秘書長黃彥誠也出面呼籲世新校方,在推動任何關乎學生權益的政策時,千萬別再漠視學生的聲音、一意孤行,應正視民意,大學自治應該奠基在師生共治與良善溝通的基礎上。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領隊徐書慧也質疑,校方一再強調所有決策都是為了「空間優化」,這種違反辦學精神的優化方式,究竟是對誰帶來好處?

當校園空間規畫出了問題,學生無疑是最大的受害者,自救會成員強調,校方同樣也無權強迫學生接受任何不合理的空間重劃方案,並再次重申訴求:

一、 請校方召開公聽會,在空間規劃、空間配置、管理辦法及使用規則等接納學生意見並取得共識後,再進行研究室相關的空間重劃工程。

二、 要求維持獨立研究室,且/或基於前述情形下,管理分配研究室空間。 

三、 除前述二點外,且應補齊本應階段性公開之資訊(如公開會議記錄、 施工期間配套措施及工程相關資料等)。

自救會呼籲校方盡速與研究生進行協商,並公開相關規劃資訊,將各系所獨立的研究空間還給研究生。

 

建議標籤: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