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發現「一個應屆畢業生,各自表述」的過程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0/08/01
資料來源: 

教育部於7月22日開放不分國籍境外生中的應屆畢業生返台,然而近日境外生權益小組獲悉,在實際返台作業中,目前休學狀況且符合應屆畢業生資格的境外生卻不能返台。以下為境外生權益小組成員向學校、移民署、教育部三方詢問的完整記錄。

教育部7月22日在記者會上表明,開放入境之境外生須為應屆畢業生,且應屆畢業生身分乃依據指揮中心宣布其暫緩入境時的註冊身分判定。也就是說,在2月初指揮中心宣布暫緩陸港澳人士入境時身分為「在學」的陸港澳學生,及在3月中指揮中心宣布暫停無居留證外籍人士入境時身分為「在學」的無居留證外籍學生,都應在教育部7月22日的開放範圍。

然而,我們從一些校方境外生事務承辦人員那裡了解到,教育部亦新增應屆畢業生須符合「108學年度第2學期在學」的規定。據各方推斷,新增應屆畢業生「在學」規定,僅因為無居留證的境外生若休學便會被註銷入境證件,並於復學時由學校申辦單次入境證件,而移民署目前仍未開放新辦單次入境證件,因此無法為休學中的應屆畢業生辦理入境證件。這一新增的「在學」規定與7月22日教育部於記者會上所言的開放政策是有衝突的。

實際上,很多符合應屆畢業生資格的境外生,在本學期初的2月初至3月中都是在學狀態,而後因為返台遙遙無期或因「安心就學」方案不能滿足學業需求,因而在學期中休學。如果如一些校方承辦人要所言,僅因移民署政策與教育部開放境外生辦法不配套,導致這些應屆畢業生中的休學生不能與其他應屆畢業生同批次返台,甚至會遲至於舊生之後才得以返台,這並不符合教育部開放境外生時對於畢業生學業緊迫的優先考量,而且跟幾天前的規定衝突,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帶着對「移民署尚未開辦休學生新辦入境證件業務」的不滿,我們打了移民署台北市服務站的電話,沒想到前面講的一整個故事和推測都不成立了......

我們詢問台北市服務站的承辦人員,是不是移民署還沒開放給休學境外生新辦入台證件?對方說,移民署收到教育部門的核准就可以辦。也就是說,學校只要按過往的一般程序,為休學生申辦入台證件,就可以了。我們覺得台北市服務站的承辦人回答得還有點油滑,不算是確鑿的答案,但新北市服務站的承辦人就非常直率了。我們問了新北市服務站同樣的問題,對方明確表示:「可以,我們收件之後四十八小時可以取件。」

總之,不同縣市的服務站承辦人的共同意思是,關於境外生出入境證件,移民署在疫情期間主要依據教育部的政策來配套執行,移民署沒有特別規定——也就是說,移民署沒有「尚未開辦休學生新辦入境證件業務」,移民署真的很無辜。

但這樣一來,此前不同校方講的休學生因為「移民署尚未開辦休學生新辦入境證件業務」所以不能入境,不就不成立了嗎?於是,一頭霧水地打電話給另外幾所學校的國際事務承辦人員詢問,爲什麼休學生不在今次應屆畢業生返台批次?結果得到了另一個答案——教育部規定應屆畢業生應符合「108學年度第2學期在學」。所以,根本不是移民署的問題,是教育部在亂搞,搞出了跟自己7月22日記者會說法相衝突的新規定?

我們只好既困惑又生氣地打電話到教育部高教司:

「請問,休學境外生符合大四、碩二或博三以上應屆畢業生資格,但學校說不可以辦入台證件所以不能入境,爲什麼呢?」

「休學生不符合應屆畢業生資格,因為應屆畢業生是要『在學』喔。」

「但7月22日教育部在記者會上宣布開放不分國籍應屆畢業生返台時,說『應屆畢業生』是依指揮中心宣布暫緩入台時的學籍身分判定,很多休學生是在本學期期中或期末才休學的,他們符合教育部在記者會上說的應屆畢業生資格的啊。」

「是,記者會說的沒錯。但教育部沒有規定過今次開放的應屆畢業生是『在學』狀態。」

「那如果是學期中才休學的應屆畢業生,現在可不可以入境呢?」

「如果學生的證件被註銷,那要由學校辦理兩道程序。第一要先去移民署申請入台證,再給教育部。」

「那校方爲什麼會說應屆畢業生必須是『在學』呢?」

「我們對入境境外生的核准,只看學校給的名冊,有規定在學生,但是實際作業上,我們就是以學校給的名冊來看、來核准。」

「好的,我好像明白了,就是教育部沒有一般規定,學校有自己的作業空間。」

「嗯。」

「謝謝你的解答,現在已經過了下班時間,你還有接電話......」

已經是週五,超過了下午五點,沒辦法打給更多學校詢問。但我們似乎懂了,首先移民署沒有限制境外生新辦入台證件,其次教育部沒有硬性規定應屆畢業生是「目前」在學生,也就是說教育部的規定跟它在7月22日記者會的說法是一致的。那麼,為什麼符合7月22日記者會說法的——那些學期初在學、學期中休學的境外生——現在被學校認為不符合應屆畢業生資格呢?

高教司的回答是——我們沒有限制這些休學生,但學校有自己的作業空間。那麼,為什麼在學校的「作業空間」裡,這些休學生就被排除掉了呢?如果知道了移民署沒有限制、教育部也沒有限制,那學校為什麼限制,就比較容易推斷了。

學校要忙著為境外生預訂防疫旅館,訂不到那麼多房間,自然沒辦法核准那麼多畢業生。所以,能排除掉其中一些就是有一點幫助的。但這是防疫旅館床位的限制,不是學校的問題?不是喔,教育部和衛福部關於境外生入境的規定裡,都說明了境外生入境檢疫,可以入住防疫旅館,或校方提供的檢疫宿舍,或政府提供的集中檢疫所。如果防疫旅館太搶手,學校還可以讓境外生入住校方準備的檢疫宿舍。但搞檢疫宿舍,需要經費,需要時間,需要面對衛福部的審查,這一大堆事搞下來,可能防疫旅館已經有空位了,境外生自己負擔防疫旅館費用,學校自然最輕鬆。當然,若是資源不足的學校,想搞自己的檢疫宿舍,也力不從心。

這一整個打電話的過程,讓我們看到的就是「一個應屆畢業生,各自表述」的亂象。之所以會有「各自表述」的狀況,並非是教育部「沒有硬性規定」、「學校有作業空間」這麼簡單。而是,教育部沒有嚴格定義應屆應屆畢業生,是因為學校資源不足,並且教育部也沒有另給補助或想其他辦法,只能給學校「自己作業的空間」。而校方雖然希望境外生可以儘早返台,但因為各校資源差距頗大、校方缺少資源,要搞檢疫宿舍或申請政府檢疫所床位都有很多困難,校方就自己把「應屆畢業生」定義嚴格一些,可以減輕責任和工作。在這種狀況下,教育部雖然在7月22日記者會說明,應屆畢業生是依學期初學籍身分判定,但發現學校執行不了,教育部也沒有想辦法為自己的說法負責。結局是,受損的還是學生。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