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老爹英不英雄,到底關台灣工運何事?

2007/10/08

既然Torrent開了個頭,那我就來應援幾句。

如果現在有人要拍一部回顧曾老爹工運生涯的片子,那麼,可以有幾種說故事的方式呢?

一種方式是以第一人稱的敘事觀點,描繪曾老爹面臨抉擇時的心理轉折。但是,我猜曾老爹不像全泰壹般有寫日記的習慣,所以,我們無法依照日記內容了解當時曾老爹的心理狀態。

一種方式是以第三人稱的觀點,把曾老爹放回特定的時空背景中,看曾老爹如何在主客觀情勢中作出行動與選擇。當然我們也可以只交代結果,但如果牽涉到評價,那恐怕就不能只是敘述故事本身而已,必須要先設定基準點才有辦法評價。

基準點就是傷腦筋的根源。誠如Torrent所說,對曾老爹的評價雖涉及新仇舊恨、甚至政治認同,但背後隱隱有兩個不同的取向在角力,且這兩個取向從來不曾明確地被論說過。事實上,從民進黨執政以來,工運中的「批判自主」論陣營與「妥協待進」論者就不時隔空交火,對曾老爹的評價不過其中一端,可就是因雙方的取向皆不曾清晰過、基準點混亂不已,以致隔空交火幾乎從來沒交集過。

的確是少有人談過運動策略的問題,但這個問題的基準點在哪裡?姑且先依Torrent所言,曾老爹是私營部門出身的工會幹部、街頭抗爭起家,談論勞工政策或法令並非他所擅長。老爹後來在地方上的角色也沒錯是在處理非常具體的關廠爭議,而他的那一套「槍法、刀法、棍法」理論亦不時發揮作用,如果把老爹的任務設定在為關廠勞工抱不平,那麼,老爹的表現堪稱遊刃有餘。我們先以這樣的基準點來看他。

在這樣的形象之下,以水滸英雄來比喻老爹的話,應該不算過分。事實上,老爹亦曾說過他絕對不會像宋江一樣被朝廷招安,可他在全產總第二屆大會改選前的致詞時,卻又自己主動招認當了被招安的宋江。但不論如何,從這種觀點來看,都只是個人評價而已,於是,對老爹的批評就會圍繞在:他是不是該接受招安?他接受招安之後有沒有讓兄弟們雨露均沾?護衛他的人們亦只會以他接受招安之後並沒有忘記初衷來辯護,講起來倒是和批評他的人邏輯一致。

但現在終究並非近千年前的宋朝啊,即使老爹的命格是水滸英雄,但除卻個人評價之外,我們還是可以對他的行事路線有另外的路線評價。不用太高蹈的基準,就以最基本的指標來說,或許曾老爹有他不為人所知的考量或苦衷,但不管他較早展現個人英雄以一人抵眾人坐監的氣魄,或他後期屢屢欲以個人意志來強壓抗爭群眾意見的手法,其實不都是違反工運中最可貴的「草根民主」原則嗎?以一人抵眾人的豪邁不拘,不管是為群眾受難還是涉嫌為官方開脫,不都是強調集體性的階級運動所最忌諱的個人主義作風嗎?我相信大家可以理解,現代產業工人運動跟兄弟義氣還是有質上的差異的,老爹的英雄,必須放在歷史的脈絡中。

不服氣的人會說,如果依照這樣的說法,那全台灣沒幾個工會幹部符合標準。沒錯,即使是所謂較進步的「批判自主」論陣營,也沒幾個工會幹部或工運團體領導人符合這個標準,以致路線區隔性薄弱,「批判自主」的路線未能號召吸引更多勞工群眾的支持。不要忘了,台灣人民不是正在追求普世價值、與國際接軌嗎?而「草根民主」正是國際工運眾多普世原則之一而已、並非苛求。

還有一種敘事方式,是以仰角鏡頭尊崇、追隨主角的一生,只有光環、沒有批判。以最近的另一個事件來比喻,就是這種方式,造就了電信三法抗爭時的英雄張緒中、「新社會之夢」遊行時的英雄張緒中,更造就了現在被指控苛待與解雇會務人員的同一個張緒中。成也英雄、敗也英雄,成在英雄的結合群眾、敗在英雄的脫離群眾。換句話說,這是最糟的敘事方式,把人吹捧上天然後再讓他重重落下。

至少我個人認為,如果以這種方式來描繪老爹的一生,恐怕不是最明智的選擇。

延伸閱讀:

從曾茂興詮釋戰談起 曾茂興去世新聞整理

建議標籤: 
事件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