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異語 周富美:環保單位不造反,我造反有理

2007/10/12

Q:為什麼當記者?

A:我出生在一個很底層的家庭,爸是老兵,以前在開公車,哥、媽跟我都要花錢,他努力賺錢都養不活一個家。他少小離家,老大也回不了,在台灣落葉歸根。我很愛他,所以從小就有很強的不安全感,怕他生病,家就垮了。我恐懼死亡,想了解生死,大四就進醫院當志工。志工媽媽勸我去當記者。我就想,我學新聞,若有些醫療常識就可以照顧我爸,就很賣力想當醫藥記者。

台灣社會沒正義感

我初出茅廬,很有理想性,但不會寫專題,打不過碩士畢業的,去應徵民生報沒上,可是裡面的記者鼓勵我別放棄,他們願意教我。社會這麼現實,這麼多人鼓勵我,有2年時間我白天當助教,晚上接case採訪。我慢慢磨筆,後來去《勁報》、《自由時報》,中間還念北醫人文所,對弱勢醫療人權很有興趣。

Q:還有什麼原因讓你特別看到底層人?

A:我入行就遇到血友愛滋病患,他們因輸血感染愛滋病,賠償金少的可憐,但也只是要求政府道歉,但很多人到死都等不到。我看他們再苦也不放棄希望,像我幫他寫書的李錦章,死前還在想如何在他家土地上蓋房子給病友住。他多年沒工作,死後還留15萬元給我寫書。

我有時覺得台灣社會沒什麼正義。小Y因血友病輸血感染愛滋,又得到B肝、C肝、肺囊蟲病,什麼ㄙㄨㄟ運都到他身上。他吃AIDS藥變很瘦,警察以為他是毒販盤查,還打了他一頓,後來得憂鬱症。律師幫他告警察,結果警察勝訴。小Y到醫院,醫生還不願給他打凝血因子,還是我故意說TVBS記者來了,醫師才趕快打。有時覺得記者力量好大,但這有公理嗎?

2004年,我親自送走4個病友,其中一個出殯時,他媽還喝農藥自盡。其實記者不能介入個案,像那個媽媽,我事前就通報社工要做哀傷輔導,但社福體系就是無法發揮功能。對弱勢者,我不能雪中送炭,但我也不會錦上添花,所以我一直在發掘沒人寫過的事實。

Q:你這次因要求環評會議要像過去一樣公開給記者旁聽,被環保署警告妨礙公務,發函報社不准你採訪,報社後來把你調內勤,你提辭呈抗議,為什麼敢這樣做?

A:我就是有熱情才敢衝撞環保署,媒體跟官本來就對立,但在台灣這種環境,我卻被認為是態度差,報社也覺得我不乖,我知道我評價兩極,但即使我是《自由時報》記者,還是有獨立性。

不放棄爭取勞動權

其實我做了件大家認為很蠢的事,因為一般人覺得正常記者就是冷靜,但是你冷靜,環評那個門就別進去了!你也永遠不會試著去爭取採訪權利。記者就是一天到晚在外面跑的高級外勤,當你勞動條件已每下愈況,自己還不捍衛,一天到晚抱怨大環境爛,薪水糟,老闆只會灑狗血,不去做點改變,我無法接受。所以我一直沒放棄爭取我的勞動權。

我有機會還要做記者。不過我現在覺得很無助,沒人幫我,就像心裡破個洞,就掉進去了,在裡面需要溫暖就劃根火柴自己取暖。

註:周富美在受訪後4天,10月10日被《自由時報》批准辭呈,目前失業。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臉書討論

回應

allcome:加油,這些四、五年級畜牲報應到了……哼哼哼
豬頭扁的故鄉--台南縣市,一直在出大事情……

http://news.pchome.com.tw/society/ettoday/20071028/index-200710282102340...

宋江陣頭川穿梭 南市議會、市府「不乾淨」?

2007-10-28 21:02/地方中心/台南綜合報導

台南市政府大樓昨天突然出現宋江陣陣頭在各個樓層穿梭,
甚至陣頭還突然起乩,原來宋江陣是市議員認為,議會今年
很不平靜,請來鎮煞之用,

因為市府也傳出靈異傳聞,所以順道到市府遶境驅邪,這樣
的行為立刻遭到其他議員痛批實在太迷信!

照片中可以看到宋江陣和各陣頭長長隊伍鑼鼓喧天,準備擺
壇設陣,而兩旁還有議員虔誠觀看,仔細看,這個地點竟然
就在台南市議會門口。

陣頭為了驅邪,連神轎也出動,一邊走還一邊揮舞手上的兵
器,說是要斬妖除魔,最主要是,有議員認為今年議會是多
事之秋,不僅有議員被潑糞,甚至是毆打民眾等意外事件,
相當不平靜,但不只如此,這個宋江陣還走到了隔壁市府內。

員工費工夫擺出香案,市長許添財更親自拍手迎接隊伍,就
這樣在各樓層遊行,甚至走到電梯旁,一度還有乩童起乩。
但怪異的是,陣頭最後來到六樓市長辦公處,驅魔儀式做的
特別賣力,主要是據傳這裡曾經有日本包商上吊自殺,留下
「不乾淨」的東西,才要鎮煞驅邪。

儘管否認,但堂堂官府居然迎接陣頭擺陣,有議員就批評太
過迷信。議員陳慶信舊痛批,做法驅魔的行為太可悲。不管
是祈福還是做法,堂堂議事廳卻充斥著鬼神之說,難免會被
外界解讀太迷信,留下負面觀感。

allcome:妖魔不就是政客自已嗎??

中壢埔心的土雞,又油又香又便宜。漬油時報的做雞,又油又膩又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