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這是犯罪,不是愛!名師操控資優生成禁臠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2/08/17

台中市黃姓數學名師長期在某「明星」國中擔任資優班導師,也曾私下開設補習班,每班人數超過百人,以學生跳級就讀第一志願為其績效,深獲同儕及家長肯定。之後,黃老師順利擔任該校主任且考上校長,前後擔任兩所國中校長共12年,並獲頒資深優良教育行政人員。然而今年4月,畢業多年的女學生(簡稱A生)向台中市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舉發,自己在20年前被黃姓導師性侵,受害時間長達四年多,並強烈懷疑有其他同學也受害,要求性平會擴大調查。

解析台中名師的操控手法:

一、造神,並給予特權或禮物

黃老師平常會在班上講「信我者得永生」,就像在「造神」般,他說的話就是真理,同學們必須服從,不能有不同意見。他會送禮物給特定學生,也經常舉辦過夜班遊,甚至帶全班去加拿大畢業旅行。這在二十年前國中校園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二、製造關愛假象,拉攏父母

當年台中市只有兩所國中有資優班,黃老師曾把學生帶到跳級升學,深獲家長信任。因此,當黃老師個別接送或帶學生去吃飯(大多是女同學),家長都不疑有他。黃老師曾對A生家長表示,由於A生的數學程度不好,週六下午要留下來個別輔導,讓A生覺得自己獲得老師的特別關愛,黃老師也曾送A生文具、項鍊、睡衣和哈電族電子辭典當禮物等等,家長非常感謝老師,甚至在A生國中畢業時送禮給老師,以表達謝意。

三、逼退假想敵、加強父母的信任,同時孤立小孩

A生與某男同學互有好感,黃老師強力介入,不僅禁止兩人交談,還向家長告狀,以此離間親子間的信任關係,讓家長更仰賴黃老師,藉以孤立A生。黃老師曾在班上諷刺A生與男同學「兩個人都拆不散,真是一對金童玉女」、「兩人不能交談,卻還能『眉目傳情、回眸一笑』」。男同學曾在考卷後面抄宋詞《釵頭鳳》給A生,意思是喜歡A生、但不能在一起,A生就回覆《釵頭鳳》後半首。黃老師看到後勃然大怒,整整罵一節課,大意是:「不要臉!我這麼辛苦班級經營,居然還把我比做惡婆婆,抄這首詞來諷刺我!」之後某次班遊外宿的夜晚,黃老師親自押著該名男同學親口對A生說:「我不是喜歡妳,是覺得這樣好玩」。男同學離開後,黃老師便以安慰為由擁抱A生,之後再手牽手走回房間。

四、利用獨處機會,以愛之名步步進犯

黃老師以加強數學為由,單獨留A生假日課輔,結束後先要求A生靠近自己,再伸手擁抱,要A生靠在他胸口上,接著說:「在輔導你的過程,我已愛上你了」、「我可以吻你嗎?」A生擔心拒絕後會被遷怒或冷落,不敢有任何反應。黃老師說:「這是我們的初吻,要好好珍惜,小心保護這段關係,不要告訴別人。」之後,一再利用課輔結束後,帶A生去保健室猥褻及性侵。A生擔心懷孕,問黃老師可否戴保險套?但黃老師以自己從沒使用過保險套為由拒絕。

五、刻意選擇獨立、無穿透性的空間下手

黃老師性侵害A生的地點包括國二教室、辦公室或保健室。但升國三後,教室剛好在警衛室旁,黃老師就將地點改為校史室、電腦教室等不透光的隱蔽空間。問題是,為什麼黃老師會有這些地點的鑰匙呢?

六、建立特別且獨有的關係,製造對方內疚感

由於A生覺得黃老師特別關愛自己,不敢不言聽計從。國三下學期的某次班遊,黃老師要A生晚上去找他,A生實在不想去,也不經意睡著了。事後黃老師很生氣,說他等了一個晚上A生都沒出現,他很像笨蛋。當時A生覺得,雖然不想過去,但這件事還是自己的錯,因為跟老師約好了卻沒出現。

七、試探口風,確保惡行不被揭露

即便是放寒假,黃老師也會打電話到A生家裡,關心A生在做什麼、心情好不好。黃老師很可能是在試探口風,藉以觀察家長是否知悉,或A生是否守口如瓶。

八、家人成為最佳掩護

黃老師接送A生時,黃老師的太太(同校老師)和小孩也都在車上。國中出國畢業旅行,黃老師趁著太太在自由活動時段,帶小孩及其他同學出去玩時,在旅館房間性侵A生。

九、老謀深算,避免留下證據

高中時,黃老師約A生去喝下午茶,實則是去飯店開房間。黃老師告知A生房號,自己先上樓,要A生在大廳等候片刻再上去。A生當時很猶豫是否要逃離,但因顧忌老師會生氣,不得不跟著上樓。黃老師很得意地說:「因為樓下有餐廳,別人看到我們,也會以為是來喝下午茶;而且是用現金結帳,不會留下紀錄。」並說:「這是為了保護我們兩個。」

十、威脅受害人以免脫離掌控

黃老師曾在班上公開說,他跟一個大六屆的學姐很好,知道學姐最喜歡吃哪家海南雞飯、哪家咖啡店的簡餐,也會一起去看電影,甚至還送16張CD當學姐的16歲生日禮物,但是,學姐升學後,參加社團玩瘋了、不理他,後來變得又胖又醜、大學考很爛,活該!這就是「離開他的下場」!

當A生高三畢業時,不想再跟黃老師聯繫,黃老師便威脅要動用人脈讓她考不上教甄(當時A生被洗腦將來也要當老師)、要把她從資優家族除名等等(附件一)。

大學開學不久,黃老師打電話給A生父親告狀,說A生竟然在大學的校門口坐上學長的機車,行為很不檢點。隔年的小年夜,黃老師打給A生的國中同學,抱怨A生忘恩負義等等,竟講了一個多小時。

根據專家研究:兒童性誘騙,是利用信任的犯行

長期從事兒童性侵防治的作家徐思寧在〈兒童性誘騙:偽裝成善意的惡行〉專文(附件二)中提到:每個孩子都期待得到師長的喜愛。然而,兒童性侵加害者卻利用孩子這份純真的期待,以「關愛」之名,引導兒童進入性侵的圈套。

不少兒童性侵受害者在回溯性侵的歷程時,都會描述加害者起初對自己的寵愛及給予自己特別待遇。孩子無法預料,師長及成人的關愛,卻是性侵加害者常用的加害前奏。

兒童性誘騙(sexual grooming)描述了性侵加害者以各種控制及操控手段,與孩子建立信任,製造機會與孩子發生性互動,並使之正常化的行為。

一位童年性侵受害者說:「在這段經歷裡,信任扮演一個關鍵的角色。信任使我順從,使我無視所感到的疑惑。要不是這份信任以及加害者持續經營的尊重,一切事情將無法發生。」

兒童性誘騙通常是一個漫長的歷程。加害者往往會緩慢地展開他的佈局。過程牽涉心理的操控、幽微的互動、漫長的計畫。這是成人經過精心計算和預謀的行動。

在性誘騙的初期,加害人會意圖讓受害者感到互動是舒服的。他會製造機會與孩子接觸,透過與孩子建立情感連結與信任關係,取得孩子的順從。然後加害人會慢慢把行動升級為侵害行為,並操控受害者的心理狀態,使受害者對性侵保持沉默,同時以控制的手段維持性侵的隱密性,避免性侵被發現。

倖存者打破沉默,為自己發聲

A生是在進入職場、擔任教育工作者,並成為校園性別事件調查人員後,才意識到自己也是校園性侵害的受害者。她希望能為自己發聲,因此在今年4月提出校園性別事件調查申請書。

然而,在調查期間,黃老師(校長)數度騷擾證人,例如傳訊息要求A生國中同學編製通訊錄,意圖拿到A生的聯絡方式,並數次去電A生家人任職處所騷擾、要求見面,並強調已經問過律師:「本案已超過20年刑事追訴期」,甚至威脅如果把事情鬧開,A生就會被搜尋、影響婚姻與家庭等等(附件三)。即便台中市教育局已經要求黃老師(校長)不得再接觸或騷擾當事人,都沒有任何作用。

要全面擴大調查,才能終止傷害

三年前,人本基金會揭發台南市某國小數學老師張博勝性侵26名女學生,經過台南市教育局擴大調查,共找到41名受害人;今年7月,人本陪同倖存者揭發另一國小數學名師尚志剛,經台南市教育局在其任教的兩校擴大調查後,共找出11名受害者,遺憾的是尚志剛老師之前也曾經在台中兩所學校任教,但台中市政府卻沒有擴大調查。

老師與學生之間的權力不對等關係,讓學生很難拒絕老師的要求,而在此事件當中,我們更清楚的看到,所謂「名師」,更可以輕易利用師長權威,誘導學生進入性侵害的陷阱。本案在資優名師的光環下,加上受害人本身也是資優班學生,要面對可能被對方模糊焦點成師生戀,或面臨被對方騷擾、抹黑的威脅與壓力,出面控訴的壓力比一般生更大,需要更大的勇氣與決心。

為此,人本基金會訴求:

台中市教育局應擴大調查範圍,全面普查黃老師任教過或私下補習的學生,過程除保護保密外,並承擔所有受害人後續心理諮商等費用。

台中市教育局及本性別事件調查小組應嚴格禁止黃老師(校長)接觸當事人、證人及其家屬,並告知若繼續接觸,將做出對其不利之認定,以保障舉發者正常生活不受其影響。

台中市政府應加強教師對專業界線的認知、賦權學生對身體自主權被侵犯的處理方式、加強校園空間安全檢視及管理、嚴格追究隱匿不通報的責任。

 

附件:

一、黃師在A生高中畢業後,寫給A生的信

二、《人本教育札記》第362期─徐思寧〈兒童性誘騙:偽裝成善意的惡行〉

    https://hef.org.tw/journal362-2/

三、A生父親與黃師通話後的紀錄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