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後稿】釣魚台列嶼為什麼是我們的?
對比日本與韓國教科書的相關課綱與論述
漁民、教師、保釣團體疾呼正視主權教育危機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2/09/16
資料來源: 

「要給我們的下一代一個明確的主權教育!」

  針對現行教科書中對釣魚台列嶼主權論述的缺失,保釣團體釣魚台教育協會、漁民與教師代表,在國民黨教育委員會立委林奕華的陪同下,於今(16)日上午在立法院會議室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正視課綱與教科書的問題,挽救釣魚台主權教育危機」。

主權教育的缺失,將使釣魚台的記憶會消失在下一代的腦袋當中

  釣魚台教育協會理事長陳美霞說,釣教協花了兩年的時間,詳細檢視了我國108課綱以及各版本主要教科書,發現108課綱並沒有提到「釣魚台列嶼」及「釣魚台問題」,各版本社會科教科書提到釣魚台問題時,通常過於簡略,且錯誤地採取「中立」的立場。相較於立場非常強硬堅定地韓國獨島(日自稱「竹島」)教育以及日本釣魚台(日自稱「尖閣諸島」)教育,我國的釣魚台教育的內容不僅在各版本教科書中主權立場軟弱、論據缺乏,更離譜的是,在我國課綱中毫無提及釣魚台主權教育的必要性,也完全沒有規範應該如何進行釣魚台主權教育。陳美霞認為最大的責任在教育部,教育部必須要深刻檢討,否則釣魚台的記憶會消失在下一代的腦袋當中。

從小學、中學到高中,「爭議不休」的主權敘述

  釣教協專員羅時承提出詳細的中日教科書對照,清楚看出日本的釣魚台教育是從小學、中學到高中,不論在課綱或者教科書中,都有相當明確的釣魚台主權教育內容,他們教育日本的學生釣魚台列嶼是日本的固有領土,並且對釣魚台的主權強烈地採取「沒有主權爭議」的立場。相較之下,台灣的教科書中,對釣魚台列嶼的主權敘述幾乎都是「爭議不休」。而韓國針對與日本有爭議的獨島主權問題,除了韓國官方一貫捍衛獨島主權的態度落實在課綱與教科書內容外,韓國的民間藝文界、影視圈也充分融入獨島主權教育,甚至在好萊塢等級的電影當中,也有明確的獨島主權主張,大作機會教育。

教科書中對釣魚台主權躲躲閃閃,無疑是自廢武功、自斷手腳

  中華語文促進教育協會理事長、高中退休教師段心儀老師表示,青少年時期所建立起來的共識與價值觀,如將深入骨髓般的影響我們一生的選擇與作為,若非如此,一個國家何須總攬基本教育的權力與資源。她表示,一個國家共識的要素包括人民、領土、主權、政府,缺一不可,因此,世界各國在面對攸關國家主權領土得失之事,莫不寸土必爭,絕無放棄之言,並且透過教育培養建立國民的主權意識,以全民力量作為爭取國家主權的強大後盾。釣魚台在資源、經濟、戰略方方面面都極為重要,從歷史、地理來看,釣魚台都屬於我們的領土,毫無疑義。釣魚台的得失攸關領土主權、廣大漁民生計、台灣人民的尊嚴,政府不只應該設法奪回主權、保障漁民的漁權,更應該在教科書中詳細說明釣魚台歷史的來龍去脈。但是台灣的教育部面對課綱與教科書中的釣魚台主權教育問題閃閃躲躲、反其道而行,無疑是自廢武功、自斷手腳。

漁民心聲:讓釣魚台的主權回歸歷史真相,莫讓下一代忘記釣魚台!

  宜蘭縣漁民權益協會前理事長楊德信從漁民的角度提出,釣魚台是南方澳漁民百年的傳統漁場,早期捕魚幾乎不見日本漁船,且根本沒見過日本公務船在這片海域,釣魚台確確實實是台灣的附屬島嶼。楊德信說,今日種種的紛爭,全都起源於1970年代美國把行政管理權私相授受給日本。並且除了釣魚台之外,日本也把沖之鳥礁硬稱為島,並據此劃設200海浬經濟海域,強勢擴張海上領土主權,影響我漁民生計甚鉅。他強烈呼籲讓釣魚台的主權回歸歷史真相,透過教育,莫讓下一代忘記釣魚台,這是當代台灣人最重要的使命。

為什麼在自己的領海捕魚要被噴水、扣留、罰錢,備受屈辱!

  在蘇澳區漁會擔任了20年總幹事的林月英說,釣魚台明明就是我們國家領土主權範圍,但為什麼台灣的漁民去那邊捕魚竟然變成「越界」捕魚,還要被日本的公務船噴水、扣留,早期被日本扣留的漁民往往要經過漫長的審判,還要由家屬拿錢去把人「贖」回來,林月英質疑,為什麼我們在自己的領土上,要受到這樣的屈辱,她為這些漁民深感不平。林月英提到,釣魚台海域這麼豐富的漁產,提供了國人優良蛋白質的營養來源,這不只是關乎漁民、更關乎廣大的消費者與國民利益。但現在,在漁村的小學裡,孩子們不知道釣魚台、不知道釣魚台是我國的,這樣的狀況難道我們不應該感到汗顏嗎?林月英更進一步地說,日本議員當著我國外交部官員的面說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我們的官員和總統竟然不提出嚴正抗議、表達我國領土主權立場,縱容日本議員在台灣的土地上如此囂張跋扈,這相當的令人感到憂心、沉重。

教育部對釣魚台主權完全無所作為,繼續無作為,將成賣國賊

  前東吳大學校長劉源俊,同時也是1970年代為釣魚台主權走上美國街頭的第一代老保釣,他指出,釣魚台行政管轄權在美日私相授受下給了日本後,五十年期間,我國的外交部、立法院、國防部或多或少地分別表達過釣魚台屬於我國的聲明或紀錄,唯獨教育部,完全無所作為。劉源俊強力譴責教育部長,如果教育部在釣魚台的主權教育上繼續無所作為,教育部長就是中華民國的賣國賊。

執政黨的國家立場不堅定,一遇到日本就軟腳

  長期關心教育問題的國民黨立委林奕華則表示,課綱的制訂全由執政黨的意識形態主導,找什麼樣的學者來修改課綱,就影響了教科書的內容方向,無法超越意識形態來思考教育問題,就無法好好教育孩子。林奕華認為,我們對待所有的國家都應該一律平等且相互尊重,但台灣現在的執政黨,一碰到日本就軟腳,例如教科書提到日本殖民台灣時推動的「國語(當時指日語)教育」,是當時為了要破除族群的界線、增進彼此的理解,但提及國民政府來台之後所推行的「國民教育」,就變成了要消滅方言、造成族群對立。林奕華指出,108課綱一出來的時候,就出現了國家立場不堅定的問題,林奕華反問,在教科書中不寫、不說或說有爭議,哪有一個國家的教科書會這樣寫呢?這根本就是喪權辱國的作法,這是教育部故意不作為的結果。林奕華強力支持民間共同推動這些重要的歷史主權教育工作,包括釣魚台、慰安婦、高砂義勇軍、八二三炮戰等等議題,都是很需要大家劍及履及地集結起來共同努力,不然再過十年,台灣的年輕人就完全都聽不懂了。

針對課綱與教科書的釣魚台主權教育問題,提出四大訴求

  釣魚台教育協會在場宣布已經正式將課綱與教科書的釣魚台主權教育問題正式發函給各立院黨團,希望各立院黨團公開予以回應,會中並提出四大訴求:

一、明確且全面地將釣魚台的沿革納入課綱

二、充實釣魚台屬於我國領土的主張與論據

三、支持民間團體推動全民釣魚台主權教育

四、要求日本政府停止扭曲釣魚台歷史教育。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