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談】《記憶之奴》放映會
── 以色列導演艾亞爾‧西凡(Eyal Sivan)親自與談

「社運公佈欄」是一個開放的平台,內容不代表苦勞網立場。任何社運議題相關行動/記者會/活動/講座採訪通知與新聞稿發佈,歡迎寄至 coolloud@gmail.com
2024/05/08

放映方式:實體+線上

時間:2024年5月13日(星期一),下午14h00

地點:平行空間 (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3號,捷運頂溪站2號出口左轉約200公尺)

線上:透過海報上QRcode 掃描連線

關於以色列導演艾亞爾‧西凡(Eyal Sivan):

艾亞爾‧西凡是出生成長在以色列海法(Haifa)的猶太人,他是國際知名的紀錄片導演、製片也是作家、評論家。艾亞爾‧西凡受到國際電影界的重視是他在1999年出品的「專家」(Spécialiste)這部電影,是當年柏林影展的開幕片,後來獲獎無數,此後20多年來他的電影經常獲獎,這些都是對一個電影人才華和視野的肯定。

艾亞爾‧西凡更受到關注的是,他身為以色列人卻能拍出數部「逼視巴勒斯坦」境況的電影,特別是以色列為什麼會如此對待巴勒斯坦?大多數的以色列人民為什麼對於轟炸加薩或入侵巴勒斯坦「無感」,甚至「以色列的年輕人看到頭上的轟炸機飛向加薩時,還會拍手歡呼」(艾亞爾受訪時如是說)。怎麼可能一個受盡苦難的民族竟如此殘暴的對待他的鄰居呢?這是艾亞爾‧西凡的提問。

我們要從他在1989年所拍攝的一部紀錄片《記憶之奴》(IZKOR, the slaves of memory)談起。

在這部電影中他詳實細密的拍攝了以色列的教育界從幼兒園、小學、初中直到高中是如何灌輸學生們猶太族從創世紀以來的的苦難;小學生們跟著老師唸著摩西出埃及後「我們就不再是奴隸,我們是自由人了!」

猶太族的苦難是沒完沒了的,納粹集中營大屠殺,整個歐洲數個世紀來的反猶思想和行動,一一化為悲情壯烈的史詩,以色列的小孩從小就要吸收歷史悲情養分,青少年時期受到納粹大屠殺陰影壟罩,到了十八歲當然就要立志保衛這應許之地,在建國紀念日歡呼慶祝。所有的動員和儀式,將猶太族的歷史苦難澆灌到新生代的腦袋情懷裡,建構了一代又一代的以色列年輕人。

「我30年前拍的紀錄片到今天還是在現況中,而且以色列的年輕人還更基進。」
「從踏進學校的第一天起,你就一步一步地成為記憶的奴隸,更確切的說,集體記憶的奴隸。「記憶像疫苗,是為了對抗罪行,我們以為記憶是為了對抗遺忘,只是記憶一旦被操作,你就成為記憶之奴了。記憶不再是集體,而是將無辜受害深深內化,因此,反擊或所有的暴力加碼都是為了自我防衛,都是受害者的奮力一搏。」艾亞爾‧西凡最近在談論加薩屠殺時,常會提起他在1991年出品的紀錄片。他認為從這個記憶建構開始操作恐懼,「所以我們要強大」,這就是以色列人的想望。

艾亞爾‧西凡反對猶太復國主義(錫安主義)的立場鮮明,過去二十多年來經常公開批判以色列政府以屯墾行動擴充版圖,驅逐巴勒斯坦人。導演因此受到猶太團體的敵視,甚至對他發出死亡威脅,2018年他在英國衛報公開聲援巴勒斯坦,杯葛在以色主辦的國際演藝競賽,但他還是努力尋求以、巴兩族人共生共存的出路,環繞這個主題的作品如《發條橘子》(Jaffa : mécanique orange ),、《工同國家,可能之對話》(Etat commun, la conversation protential) 都令人感動。

一個以身為猶太人為榮卻反對以色列殖民擴充,他以影像、書寫、演講為巴勒斯坦發聲。

「過去以色列築了牆,我們還能眼見一道水泥高牆隔開了加薩和以色列,後來牆邊種植的爬牆虎和其他植物把牆給遮住了,好像這道牆已經不存在了,這就是否認了加薩的存在。我們在加薩邊上開演唱會,年輕人無憂無慮聽演唱會,非常快樂,因為對他們來說,加薩是不存在的。因此,十月七日哈瑪斯進擊撕裂了以色列人的否認之夢,這才叫人發狂!」

或許從某個視角觀之,只有以色列人最了解以色列人。導演艾亞爾‧西凡的英、法文流利,他很樂意跟台灣的朋友線上討論。

活動日期: 
2024/05/13

臉書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