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論壇

2018/08/19
Tariq Ali

人數眾多但政治上疲軟的阿拉伯之春,未能打破這股毀滅性的驅力。由於阿拉伯民族主義的殘骸腐朽已久,加上主要的反對派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迫切希望與華盛頓當局達成協議,這場2011年的起義,輕易地被美國收編並進...

2018/08/17
Tatiana Cozzarelli

人類至今為止的全部歷史,愛情都是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在社會主義時期,愛情將呈現何種面貌呢?

2018/08/17
陳逸婷

《小偷家族》這部電影對於「犯罪」以及「罪犯」的共居生活描寫之深刻,在劉羿宏刊登在苦勞網的文章〈《小偷家族》:他們偷的,是生存〉裡...

2018/08/16
陳韋綸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週一(8/13)宣布啟動以虛擬貨幣「石油幣」(Petro)為基礎的新經濟制度,該國的工資、退休金與物價將以石油幣為基準計算,藉此穩定薪資與物價。

2018/08/11
鍾喬

在《山路上》這齣戲,我們接收到比較多的是:作為一位在政治肅清風雲中,忍受犧牲並堅韌生存下來的女性;較少的則是,以女性出發的革命救贖意識,如何面對一整個紅色獵殺世代的精神風暴,以及終至無法止息的對於革命倘若墮落了的關切。在小說《山路》中...